第一百四十二章 剑芷萱

见苏玄是这幅语气,红色劲装女子顿时气鼓鼓地叉腰道:“为啥就不能是我?”

“师祖我们好歹都有快一年没见了,难道你就不想人家吗?”剑芷萱很是委屈地道。

苏玄:“……”

“人家当得知您老人家在天河市后,可是马不停蹄地赶来找您呢,目的不就是想早点看到您老人家吗?”

“结果……”

说到这,剑芷萱都委屈得快哭了。

苏玄哑然失笑,他是肯定不会相信这妮子眼泪的。

“好了好了,我没有不欢迎你的意思。”

果不其然。

苏玄此话一出,剑芷萱就立马止住了哭泣,如川剧变脸似的露出惊喜之色:“真的吗?”

苏玄见状哭笑不得:“真的。”

“嘿嘿,我就知道师祖您老人家对我最好了。”

剑芷萱开心的张开双手,欢天喜地跟苏玄来了个亲密拥抱,嘻嘻直笑。

感受到两团柔软紧紧贴着自己的胸膛后,苏玄老脸一红。

这丫头相较于一年前,又丰满了不少……

“你今年多大了?”

“禀报师祖,人家明年就二十一啦。”

苏玄很是“嫌弃”地推开剑芷萱:“二十一了,你师父没教你男女授受不亲吗?”

被推开的剑芷萱很不以为然地又贴了上去,抱着苏玄的胳膊,摇晃嬉笑道:“那是对外人而言,您老人家又不是外人。”

苏玄一直拿这妮子没什么办法,只是象征性地敲了敲她脑袋,问道:“你师父呢?”

对于苏玄敲她脑袋这一举动,剑芷萱很是受用,脸上笑意更甚了。

在她看来,自己师祖的这一举动,就像是长辈不忍心惩罚晚辈的宠溺动作。

这样的一幕若是被紫禁城的那些年轻一辈们看到,恐怕得惊掉下巴。

“前线最近异动比较大,据说是西美帝国的那些人在筹备什么东西,师父最近一直在那坐镇呢。”

苏玄点头:“前线动荡,确实需要你师父稳定居心,震慑宵小。”

自从他辞去一切军中职位隐退之后,在北部军队中最有声望的就是他第五个徒弟龙左中了。

因此,龙左中虽然明面上不是北部军队的最高指挥官,而是另有其心。

但军中将士大多还是只听龙左中一人的。

“这段时间倒是辛苦他了。”苏玄叹息。

“不辛苦,不辛苦”剑芷萱连忙摆手,眼睛眯了起来促狭地道:“有未来的师娘在那陪着师父呢?”

“未来师娘?”苏玄错愕了一下,但脑海中很快就浮现了一道倩影,略微试探地道:“凌竺?”

剑芷萱嘻嘻笑道:“是呀。”

苏玄一乐:“这两人倒是一段佳话。”

龙国谁人不知龙左中之名?

玄君六大徒弟之一排名第五,天地九州之一乾元州的州牧,更是举世闻名的超级剑修。

至于凌竺……

在龙国也有个女神榜,当然这个榜单就不是龙国官方制定的了,而是一群闲来无事的家伙,自己制定的排行榜。

但因为上榜之人确实有倾城之姿,故而这个女神榜也很受龙国人信服。

凌竺位列女神榜第四。

曾被人冠以天仙之称,同样是为武道天之骄女,不知有多少人拜倒在她石榴裙下呢。

凌竺的美,龙左中的风流。

两人的事情,其实早在几年前就已经传出来了,当时可是震动整个紫禁城的大事。

因为,不是龙左中追的凌竺,而是凌竺追的龙左中!

更令人惊骇的是,龙左中屡次三番的拒绝了凌竺……

那一天,不知多少人借酒消愁,喊着要跟龙左中单挑。

又有不知多少的爱慕凌竺的天之骄子,真正向龙左中发起挑战。

一开始龙左中并未放心上,但随着越来越多人叫嚣,把他耐心消磨光了后。

只放出一句话:“找我挑战可以,生死不论。”

紫禁城那是什么地方?

龙国武道最昌盛之地,无数武道势力盘踞在此,各种天才更是如过江之卿数不胜数。

本来就看不惯龙左中这种“饱汉不知饿汉饥”的行为,直接就被这句话给激怒了。

那一天,龙左中收到了近乎上百封战书。

那一天,龙左中凭一己之力,斩了数十位天骄!

绝世剑修,暴躁杀神这八个字,就是从那一战中出现的称号,龙左中也正靠那一战,才真正在龙国扬名!

“你师父还没表态呢,你这妮子就喊凌竺师娘,要是你师父听到了,他非罚你不可。”苏玄笑道。

剑芷萱不以为意:“我师父才不忍心罚我呢,更何况……”

她满脸期待:“师祖您也一定不忍心我被师父罚,会帮我说情的对不对?”

苏玄:“……”

“好了,该说正事了,你把这两人给带走吧。”苏玄道。

剑芷萱瞥了眼躺在地上的汉斯,跟到现在还蜷缩着身子的图斯夫两人。

“两个五境级别的实力。”

“西美帝国的人倒挺会挑地方,按照他们两人的实力,在天河市周围恐怕也就只有驻扎部队的人能压得住了。”

看了眼旁边面色平淡的苏玄,剑芷萱心里满是庆幸,还好师祖提前来把这些家伙给控制住了。

异族这些人本就像是一颗颗定时炸弹,随时都会爆炸,给龙国带来损失。

若这两个五境武者想要做出玉石俱焚这种行为的话,那所造成的后果影响绝对是巨大的。

“小韩,小孙。”剑芷萱对着黑暗道。

很快,两名穿着就像是有点古代风格的男子,恭恭敬敬地出现在剑芷萱的面前,齐声道:“属下在。”

“带走。”

“是!”

两名男子分别将汉斯和图斯夫的手,戴上一副黑色的莫名金属手铐。

这是宰执门专门用来束缚武者特殊研发的手铐,寻常武者根本无法挣脱。

当然,到了一定实力,这种手铐的作用就不大了,只是对六境以下有效。

“师祖,人家千里迢迢跑来其实不光想看您老人家一面,我还想陪陪您一段时间呢。”剑芷萱鼓着小嘴,眨巴着眼睛。

“你师父来了。”

“啊?”

剑芷萱扭头:“在哪呢?”

四顾无人后,她气鼓鼓地转头:“师祖您……”

她脸色呆滞了一下。

因为原本还在她面前的苏玄消失了。

两秒后,剑芷萱很是气愤地跺了跺脚:“师祖,大坏蛋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