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四十六章 为往圣继绝学,为万世开太平!

“冯杰,你别那么激动。”

赵璇璇见冯杰这么怒不可遏的样子,勉勉强强地站起身子,劝阻道。

“我怎么能不激动?就在刚刚,我们小队死在西美帝国那群杂种手里的人有多少,你又不是不知道!”

“现在,居然有人在我面前替这群杂种说话,是可忍孰不可忍!”冯杰愤怒的不行。

“你理解错了,我并不是在为西美帝国说话,而是阐述一个客观的事实。”

苏玄直视冯杰充满怒火的眼睛。

还没等冯杰开口,苏玄就直接打断了他。

“第一个问题问完了,接下来第二个问题。”

“如果在不久的将来,龙国战胜了西美帝国,并且支配了这个国家,你会做什么?”

冯杰毫不犹豫:“当然是将这无数年里,他们施加在我们龙国的一切,十倍百倍的奉还!”

“第三个问题,战争是为了什么?”

冯杰仍然不作任何思考,脱口而出:“和平!”

这是他在军校时第一节课学的内容。

“什么是和平?”

“百姓们都能过上丰衣足食的安稳日子。”

苏玄点头:“这个回答很好。”

说完这句话,他站起了身子,目光从冯杰身上转到另一个方向。

廉宗!

只见刚指挥完剿灭西美帝国行动的廉宗,在行动结束后,就第一时间向苏玄这边赶来了。

“大人!”

廉宗向苏玄严肃敬礼。

他在来的路上也收到了苏玄的电话。

当得知这位玄君居然也在现场,并且已经让宰执门的人将这个据点的两名最高指挥官全带走了后。

他心里松了口气的同时,也有些郁闷。

郁闷的是,他居然没能将那两个西美帝国据点的最高指挥官带到部队里,而是被宰执门的家伙给抢先了!

但这些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玄君也在现场。

“廉都统!”

见到廉宗赶来,冯杰跟赵璇两人连忙恭声敬礼。

“咦,你们两人居然在这里!”

廉宗见到冯杰跟赵璇璇面露惊喜之色:“叶龙说你们四散逃跑了,我刚刚还派人出去找你们呢。”

“怎么样,都没什么大碍吧。”

见廉宗如此关心他们,冯杰和赵璇璇两人心中一暖。

“禀报廉都统,冯杰身上的伤无关痛痒!”

“禀报廉都统,赵璇璇也并无大碍。”

廉宗这才展露笑颜:“那就好。”

“你现在不去坐镇清理现场,来这里干什么?”苏玄皱眉。

见苏玄好像不高兴的样子,廉宗神经一紧,绷直了身子,刚受完冯杰,赵璇璇两人的敬礼,便又向苏玄敬礼道:“回大人,在来之前我已经将一切事情都处理好了,来这里只是想向您汇报一下状况。”

苏玄有些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:“我已经辞退军中一切职务了,你没有必要向我汇报这些的。”

“但您在我心里的职位却一直没有改变!”廉宗神色一直保持恭敬表情。

苏玄:“……”

这句话让冯杰和赵璇璇两人都面露古怪之色。

怎么听着那么像是,拍马屁?

“不需要向我汇报这些东西,会影响我心情。”苏玄道。

“是!”廉宗不敢再多说。

苏玄简单地“嗯”了一声。

“既然这边的事情已经结束,我也该走了。”

廉宗一听顿时急了:“那不行啊大人,我还没代表我们部队好好地向您表达谢意呢!”

“这次要不是您及时出手,制服了那两名五境的西美帝国军官,一旦让他们逃跑,将会是巨大的祸端!”

“没有您,他们跑了那就是我们驻扎部队的过错,我这个驻扎部队的最高级别指挥官更是罪该万死!”

“因此,于公于私,属下都应当好好地向您道谢。”

旁边的冯杰跟赵璇璇闻言,也都是震撼不已。

及时出手制服了两名五境的西美帝国军官?

望着眼前平淡如尘的苏玄,两人尽管已经见识到苏玄那种神乎其技的手段。

搁着几十米远,瞬息间就将两名三境,四名二境抹杀掉。

但,独自一人镇压两个五境强者,要远远更加震撼得多!

四境只能保持产生罡气在身体周围游离,从而达到保护自身的作用,可以挡住寻常的手枪子弹。

但,五境的标志就是罡气外放!

能将罡气如同自己手足般使用,举个夸张的例子,千里之外取敌人首级!

五境可能做不到,但那近乎神话的上境定然能做到,或者是上境之上……

能也一己之力对抗两名五境,足以证明眼前这个人的实力。

六境,或者是五境中的佼佼者!

在天河市周围这种级别的强者,恐怕都可以横着走了。

“我虽已不是龙国军人,但作为一名龙国人就有义务与你们共同抵抗异族人士。”

“这是一个龙国人该做的,并不需要道谢。”苏玄微微一笑。

廉宗心中一震,连忙举手敬礼:“听君一席话,胜读十年书,还是属下的格局太小了!”

赵璇璇和冯杰两人都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。

廉都统,您拍马屁大家都能理解,但能不能稍微含蓄一下,不要那么明显啊……

苏玄嘴角都微微抽搐,索性摆了摆手,示意这家伙别说了,再说下去,自己都该比肩圣人了。

凌晨的夜色下,尤其是天河山中都格外的寂静,就连小动物在草丛中穿梭所发出的“莎莎”声音都清晰可听。

苏玄离开了。

但在离开前,给冯杰留下了一句话。

“战争是残酷的,是充满仇恨的,对错之分早在数百年的鲜血战斗中淡薄了。”

“在对错都已经消失后,唯有立场之分。”

“你作为一名龙国人,能如此仇恨西美帝国这点没有错,立场站的很对。但却不要忘了,绵延了数百年的战争是为了什么。”

“以战止战,而不是因为战争掀起另一场战争。两国交战,普通老百姓是无辜的。”

“在龙国也有句古话,为为往圣继绝学,为万世开太平。”

细细品位苏玄这番话,廉宗站在原地沉默了。

几秒后。

就见冯杰面露愤怒之色:“这人肯定没上过真正的战场,像他这种生活在温室里的天之骄子,又怎能我们与西美帝国的血海深仇!?”

廉宗闻言,没有呵斥冯杰的无礼,而是抬头仰望星空,喃喃自语:“正是因为这位大人经历了太多死亡,所闻所感已经远超我们太多了,所望的角度也已经高出我们不止一个层次。”

“他能说出这句话,足以证明。”

“这位立于前线,征战沙场数载,横推诸多国家,手上之鲜血堪称现代杀神的大人,已经疲倦了战争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