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四十七章 在这世上总有人会时刻念着你(今日第一更!!)

总之随着今晚的战斗落下帷幕,尽管叶龙小队也损失了数名队员,但相较于剿灭了一个超大据点来说,这点伤亡尚能勉强接受。

苏玄并没有坐车,而是徒步从天河山走到天河市的。

路上,就像是个旅游行者,双手插兜,漫步在公路上,偶尔会有车辆从身旁呼啸而过。

从天黑,走至黎明。

当他的侧脸被今天的第一缕阳光照射的时候,苏玄已经走到了天河市。

深冬的天河市,一般是在六点天亮。

而这个时间的天河市,虽然从天色看上去很晚,但街道上已经陆续有人影出现了。

清晨的路灯下,环保人员们正在穿着棉服,带着手套,频繁吐出热气地在清扫灰尘,垃圾。

也有积极勤奋的上班族,或者是学生们,早起晨跑,想要让新的一天,从元气满满开始。

当然,路过网吧门口,也是能看到不少眼圈红肿,脚步虚浮的“网瘾少年”们,打着哈欠走出。

三三两两,尽管还都在欢声笑语,但都能从其语气中感受到疲惫。

有时只要一个人,静下心来感受,世间百态便会如一幅幅画,展现在你们的视线当中。

前提是心静。

苏玄走到一个公交车站点,坐在了公共座椅上。

他掏出手机,有许多的未接电话。

有三个人。

宋灵,柯诗茗和黎紫娴。

黎紫娴就打了两个,而宋灵和柯诗茗两人加起来都有四五十个未接电话了。

苏玄嘴角微微露出抹笑容。

他收起手机。

这时,早上的第一辆公交车行驶到了他面前。

“师傅,路过宏豪居附近吗?”

司机师傅神清气爽地乐呵道:“路过,路过。”

苏玄也笑了。

回到家中后,他拿钥匙,轻轻将房门打开。

现在时间还很早,为了不打搅宋灵跟苏奈一两人的睡眠,苏玄轻手轻脚地走进房门。

他走到厨房,给柯诗茗发了个短信:“手机关机,刚看到消息,身体已经好多了,不用担心。”

就在他刚系上白色围裙,打开煤气灶,打算忙活的时候。

突然,厨房门外,趴了个小人影。

“爸爸,你回来啦。”

苏玄转头,就见苏奈一正揉着睡眼惺忪的两个大大眼睛,一脸惊喜地看着他。

说完,小丫头就跑似的冲向苏玄。

苏玄蹲下身子,张开双臂接住了苏奈一的“冲锋”,感受到怀里的娇小可爱的身体。

“今天怎么醒的这么早啊,是做噩梦了吗?”苏玄柔声道。

苏奈一摇了摇头:“我听到了爸爸开门的声音。”

苏玄眉头一挑:“你不是跟着你小灵姐姐一起睡的吗?”

这栋别墅一共有三层楼,但一般也就只用两层楼罢了。

宋灵跟苏奈一住在二楼,而苏玄则是睡在一楼的房间里。

小奈一在二楼的房间里听到他轻轻地开门声,应该是不可能的吧。

只见小奈嬉笑道:“我一开始在小灵姐姐房间睡,但我夜里又偷偷跑到爸爸的房间里睡觉了哦。”

苏玄愣了一下:“为什呢?”

“因为这样,只要爸爸晚上回家了,奈一就能马上知道了!”

“怎么样,爸爸,奈一聪明吧。”

小奈一在苏玄怀里耀武扬威似的握紧小粉拳,如黑宝石般的瞳孔里闪烁着得意的光芒。

显然对这个只有四岁大的小姑娘而言,很骄傲自己想出来的“计策”。

“那我们家奈一确实聪明呢。”苏玄笑着宠溺地抚摸苏奈一的小脑袋。

听到苏玄夸她,小奈一高兴地从苏玄身上挣脱出来,在厨房里又蹦又跳。

“奈一,要不要跟爸爸一起做早餐啊。”

“好耶!”

很快,就见一大一小的身影在厨房里忙碌着。

油水进锅发出“噼里啪啦”的声音。

菜刀切在案板上“噔噔噔”的声音。

小奈一欢快的笑声。

还有二楼上,穿着松垮粉色睡衣,摆着大字趴在床上,宋灵的浅浅梦呓:“姐夫是我的,你们谁也别跟我抢。”

天河市的另一个房间里。

喜欢裸睡的柯诗茗蜷缩在被窝里,正在侧卧着陷入熟睡当中,只不过其脸上的黑眼圈足以证明。

昨晚,她睡得很晚。

“叮咚。”

黑屏的手机突然亮了,光芒照在柯诗茗美丽的脸颊上。

只见其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。

半分钟后,她困难的眯开眼睛,然后从被窝里伸出修长且白皙的玉手,拿起手机,下意识的解开锁,点开短信。

整套连招,如行云流水般,一气呵成,没有半点拖泥带水。

她伸出另一只手,哦不,是胳膊。

只见柯诗茗白皙光滑整条胳膊从被窝里伸出,暴露在空气中。她揉了揉眼睛,将手机拿到眼前。

当看到短信是苏玄发来的后,她猛然睁开眼睛,甚至身体直接坐在了床上。

一瞬间,其光滑的背部,没了被子的遮掩同样也裸露在了空气中。

只是有些气人的是,她身前的被子却没有滑落,否则定是今日清晨最美的一幅画面。

她连忙点开短信,当看到内容后,她松了口气,语气有些埋怨地道:“到现在才回消息。”

半分钟后,柯诗茗穿上一身紫色的日常衣服,走到房间的窗户前,手抓住窗帘,一拉。

大好的阳光,瞬间便照耀在了她身上。

柯诗茗打开窗户,享受清晨的清新,冰冷空气,以及那温和的晴朗阳光。

依然是那句话。

她知道以自己的身份不该爱上那个男人,但奈何命运弄人,真让她爱上了这个不该爱的男人。

不该爱,但谁叫自己爱上了呢?

那她只好将这份感情隐藏在内心,却并不打算如同正常人一样,因为暗恋,单相思感到痛苦,想要遗忘。

而是心里时刻铭记自己的这段情愫。

因为每当回忆起时,她心里就会格外的温暖。

柯诗茗看着干净窗户中的自己,嗔怪道:“柯诗茗呀,你也不怕等死了以后,没颜面见青韫。”

“还有啊,大概这个世界上只有你一个,会把暗恋跟单相思,给想的如此美好的吧。”

“嘻嘻,凭借我跟青韫这么多年的感情,等死后真见到她,她应该也是不忍心怪我滴!”

“至于暗恋,单相思嘛,我自己高兴就好了呀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