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五十四章 一指之威!(二月第一更,求果实!!)

见苟获第一时间就是带着辛彬,朝与他相反的方向逃跑,苏玄平淡的点评一句:“明确的选择。”

当知道与敌方实力差距太大,与其宁死不屈,还不如逃跑来的聪明。

但!

这只是个明确选择,却不是可行的选择。

苟获转头看后面,想看苏玄有没有追上来,结果发现站在原地的苏玄突然消失了。

他心头一紧。

忽然,他只觉得浑身汗毛炸立,就像是猫受到惊吓般,猛然将头转过来,看向前方。

只见苏玄正负手而立,站在前方的不远处,像是在等着他。

苟获心中惊恐,这是什么恐怖速度,他根本连察觉都没察觉到啊!

他如同急刹似的停下狂奔的身子。

辛彬也反应了过来,当看到不远处的苏玄,他肝胆俱颤:“苟获,我们该怎么办?”

他虽蠢,但不傻,知道自己今天这是踢到铁板上了。

苟获深吸口气,示意辛彬别慌。

不过……

他鼻子微微动,便看到辛彬裤裆的湿润处……

这货被吓尿了。

虽然辛彬实力同样是四境,但从小到大都生活在舒适圈子中的他,别说是见到死人了。

就连头鸡都没杀过,心性连个普通人都不如,遇到这种场面被吓得六魂无主倒也正常。

苟获心里暗骂一句:“废物。”

尽管他都想扔下这货不管,自己跑,但眼下显然是跑不掉了。

“那个男人极有可能是六境,或者七境强者,面对这种级别,我们连逃跑的能力都没有。”

辛彬闻言面露绝望。

七境都跟他老子一个境界了。

“但,别忘了我们两人的身份!”苟获沉声。

说完,他便深吸口气,朝着苏玄昂声道:“前辈,我乃极武殿弟子苟获,我身边这位则是极武殿十四长老辛臣之子辛彬。”

“我们已深知自己所犯下罪孽深重,但还请您看在极武殿的份上,饶我门一命!”

辛彬很快也反应了过来,面露惊喜之色。

是啊,他门背后还有个极武殿撑腰呢!

就算眼前此人是七境武者,那又如何?七境固然强大,但向他爹这种七境,在一众长老里也就只能排第十四罢了。

据说极武殿排名前十的长老,全都在七境之上!

前三名长老的实力更是恐怖至极。

在极武殿这等庞然大物面前,七境武者倒也显得微不足道了起来。

“没错,我爹是极武殿十四长老,你要是敢动我一根汗毛,我爹和极武殿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!”

一下子,辛彬就觉得底气上来了,浑然不顾已经湿透了的裤裆,抬头挺胸,好不威风。

“极武殿?”苏玄皱眉。

见苏玄听到极武殿有反应,苟获心中狂喜,趁热打铁连忙道:“只要前辈您此次能放过我们,他日辛长老绝对会备上厚礼,向您道谢的。”

辛彬也急声附和:“你若是能跟我爹打好关系,凭借您这身实力,在我爹的介绍下,说不定也能加入极武殿,担任执事!”

苟活眼前一亮,没想到辛彬这个蠢货在关键时刻,居然能说出来这种话。

众所周知,极武殿作为新兴起来的武道势力,在短短几年的时间就疯狂发展,如今都隐隐能跟皇室分庭抗礼了!

不知有多少武者挤破头都想加入极武殿,更别说进去担任一官半职了。

恐怕龙国都没有多少人能拒绝加入极武殿的诱惑。

两人全都一脸期待地等着苏玄回复。

但,接下来苏玄的一句话,让他们刚好起来的心情,又突然如坐过山车似的极速下滑,掉落深渊。

“你们严重违反龙国武道法,却报出自己背后有极武殿撑腰的身份,让我放了你们。”

苏玄淡淡反问一句:“何时龙国武道法,这么不值钱了?”

苟获和辛彬两人面色剧变,苏玄这句话,无疑是并不把极武殿放在眼里!

“莫非前辈今天铁了心的想杀我们?”苟获面色阴沉。

苏玄摇头:“并不是我想杀你们,而是你们该死。”

“但你可曾想过,杀了我们的后果。”苟获仍不死心地沉声道:“哪怕我的性命微不足道,但对极武殿这种庞然大物而言,颜面比什么都重要。”

“哪怕你是七境强者,胆敢挑衅极武殿威严,龙国上下虽大,也绝无你容身之处!”

说到最后,苟获脸色阴沉至极,也不委婉,直接挑明了说:“你可以杀我们,但后果也绝不是你能承担得起的!”

话都让苟获说了,辛彬纵然有心想放狠话,但一时间词穷只能冷声色厉地附和一句:“没错!”

“龙国上下虽大,也绝无我容身之处?”苏玄呢喃这句话。

忽然,他步步走向苟获,语气同样平淡至极:“这句话,希望你能让千道武亲自走到我面前来说。”

苟获身体颤动!

千道武!

当今极武殿殿主,一位对他而言如同神话般的人物,据说实力已然踏入十境之上!

武道,一至三境为下境,四至七境为中境,八至十境为上境。

踏入上境,便是鱼跃龙门,哪怕是八境武者,都被世人尊称为武道大宗师!

宣城丁家,原先老太爷只不过是个即将寿命枯竭的七境,距离八境只差那临门一脚。

但却花了几十年都未能踏出那一脚,最终在油尽灯枯的刹那间,他踏出了那一脚,迈入八境之列。

从此,一人得道鸡犬升天,宣城丁家因有位八境老太爷坐镇的原因,直接踏入龙国一流势力之中,更是被皇室封侯拜爵,奖赏无数。

这便是,上境武者的威慑力!

而上境之上,也就是十境上面那就已经颠覆武者认知,真正宛若仙人手笔的存在了。

千道武,极武殿殿主,便是位列十境之上的传说级别强者。

眼前此人却语气平淡的直呼其姓名,并且似是轻蔑地说:“让他亲自走到我面前来说这句话。”

此言,何其嚣张。

又何其的荒谬!

但,从眼前这名男子淡漠的语气中,他们却感受到了一种浓浓的自信!

仿佛真是如此。

苟获这次心魂都在不停地颤栗。

“我只出一指,事后你们死活,我一概不管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