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五十五章 行走世间的武圣!

苏玄就如同下围棋般,天地为棋盘,而辛彬跟苟获两人便是棋盘上的一粒尘埃。

他一指落下,平淡无奇。

但,天地间就像是凝聚了如泰山般沉重的压力,整个空间都在这股压力下凝固了起来。

空气也在这一瞬间,降至冰点!

苟获和辛彬两人面对苏玄这一指,全都面色苍白无血站在原地,心生绝望。

不是他们不想跑,而是在这股充斥天地每一寸空气中的威压下,他们别说是逃,就连动根手指都极其困难!

苟获体表泛起通红之色,额头青筋暴突,喉咙里发出歇斯底里的闷沉嘶吼声。

他这是在动用浑身解数,来抵抗苏玄这一指所带给他的压迫!

既然连逃的几乎都被剥夺了,那索性便抗!

能死在这等人物手下,倒也不算耻辱。

至于辛彬则早就吓得双腿打颤,跟得了帕金森似的,连三秒都不到,便直接整个人趴在了地上。

那张倒也算得上清秀的面孔,紧紧地贴着冰凉地面,瞳孔除了恐惧,便是恐惧!

他知道自己要死了。

因为,那一指还未真正落下,这只是威压,勉强算得上暴风雨来临前的大风罢了!

“这是上境之威!”

苟获那张惨白的脸上,除了惊惧外更多的则是兴奋,一双眼睛里充满了光彩!

浑然不像是即将面临死亡的人,更像是见到了偶像似的追星族。

仿佛在这一刻,就算是死,也没什么大不了的!

八境武道大宗师?

哦不,眼前这位极有可能是九境武圣!

想到面前站着的极有可能是位行走于世间的武圣,苟获的心里热血翻涌,激动到了极致。

此刻若非没有多余力气大喊,否则苟获定要一改常态,歇斯底里的咆哮出一声:“能死在这等存在手里,就算是死,也踏马的值了!”

在这个十境以上不出的世代,九境便是世间武者们所认知的天花板!

武者虽没普通人多,但若要细细统计,却也犹如过江之卿数不胜数。

普天之下,武者所追求的境界,不是那虚无缥缈的十境之上,而是那九境!

皆是以究竟为目标,倾尽毕生之力为之前进,挥洒鲜血,纵使身死道消,也无怨无悔!

九境,吾辈武者,心俱向往之!

苏玄平淡的目光中闪烁欣赏之色,此人倒是一颗好苗子,天赋虽并不出众,却有颗会有大作为的心性。

一指之威落下,如同仙人手笔的一幕出现了。

只见苟获和辛彬所站之地,方圆数米的一切,顷刻间就像是被格式化般,化作粉碎,成为空气中的一利力尘埃!

旁边才匆匆赶来的黎紫娴看到这一幕,完全怔住在了原地,心中泛起惊涛骇浪!

最终,这处比较偏僻的工厂中,多了两个血人倒在地面。

之所以用“血人”这个词,完全是因为两人浑身上下真的全是鲜血,就连脸上都布满了血渍,就像是戴上了一层红色面罩。

衣服也都被鲜血浸透!

苏玄平淡的目光扫过苟获和辛彬两人,并没有多看,而是向黎紫娴走去。

正如他之前所说,一指之后,两人无论生死,他都不会再管。

但!

就在苏玄刚走两步时,突然两具血人中的其中一位发出剧烈的咳嗽声:“咳咳!”

不少鲜血从他嘴里咳出,甚至他一张嘴,洁白的牙齿上面也满是鲜血!

苟获心脏剧烈跳动,贪婪大口的喘着粗气,发出像是哮喘的急促呼吸声。

他从那一指之威中活了下来!

两秒后,急促的呼吸声逐渐平稳。

苟获勉强地扭动脖子,强忍住身上五脏六腑传来的刺骨疼痛,望着苏玄的背影,虚弱无比地道:“以后,我苟获这条命,便是您的。”

说完,他又剧烈地咳嗽了起来,满是鲜血的脸上布满了痛楚之色。

饶是他这位从小便吃苦过来的四境武者而言,身上创伤所带来的疼痛,每时每刻都在摧残着他的精神!

说是生不如死也毫不为过。

苟获理应直接昏死过去,但他却强撑着,对苏玄说了这句话。

话罢,他双眼一闭,昏死了过去,就像是死了一样。

而他旁边的那具“血人”辛彬,才是真死了。

毕竟苏玄只是欣赏苟获,才收回了一些力量,达到让他死不了,却也深受重创的地步,算是对其触犯武道法的惩戒。

至于辛彬的死活,苏玄一点兴趣都没有。

苟获的声音因为虚弱,宛若蝇虫之声轻微,但却一字不落,清晰地落入苏玄的耳中。

苏玄没有回答苟获。

对他而言,自己的这一行为只不过是因为惜才,所以一时兴起留手罢了,并没什么。

所以他并未放在心上,至于苟获会怎么想,怎么看他,苏玄不感兴趣。

天底下,不知有多少人想为他卖命,追随在他身后。

说句残酷的,苟获尽管心性不错,但也仅仅如此罢了。

等他什么时候踏入八境再来说这话,兴许苏玄就会给他一个回答了。

“怎么,灵魂被人抽走了?怎么愣在原地了?”

苏玄看着到现在还呆滞在原地一动不动的黎紫娴,难得开了句玩笑。

这句玩笑,若是让那些平日见惯了苏玄严肃,冷漠的将士们听见,绝对会兴奋,欢呼。

玄君的笑容,跟一句玩笑,对他们来说便是最好的奖赏。

但现在,黎紫娴喉咙微动,想说什么却欲言又止。

她一双美眸看着眼前,长相明明没有多大的年轻男子。

这个人总是给她云淡风轻,处事不惊的感觉,尤其是那股从骨子里流露在外的淡淡自信,更是让她刻骨铭心。

还是那句话,苏玄神秘的就像是一团迷雾,每当她越了解这个人一分,越深究这个人,便越会发现无数,足以颠覆她世界观认知的东西。

越知道眼前这个人的恐怖。

让她觉得,眼前这个人就像是无底的深渊,看得着却永远也摸不透!

这一刻,黎紫娴心中恍然清楚。

从一开始,两人便不是一个世界的人。

最终,想说的所有话都被黎紫娴咽了回去。

她指了指刚刚还说话的苟获,道:“要不要给他叫个救护车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