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五十六章 又能如何?

有些时候,两个人彼此相隔不过咫尺,中间的距离却如同隔了一个世界。

遥远,触摸不及。

苏玄没有问黎紫娴还想不想重振魅影帮。

但黎紫娴却主动请求了一件事。

“能不能让我也成为武者?”

苏玄没有拒绝,但也没有答应。

没有拒绝的原因是,每个人都有选择道路的权利,他苏玄还没霸道到那种剥夺别人选择人生的地步。

至于为什么拒绝和答应都没有。

“武者虽强,但在龙国一旦成为武者,就会受到武道法的限制,并且代表你以后的世界不是普通人,而是弱肉强食的武者世界。”苏玄道。

“而且,龙国武者,受到召集令,无论男女都必须无条件服从,若违反召集令,你应该知道后果。”

召集令,是龙国征兵的一个方式。

若违反召集令,将会视以叛国处理,死罪!

黎紫娴紧咬牙齿:“昨晚碰到武者,我们魅影帮险些全灭,若没你恐怕这辈子都无法报仇。”

“这次有你,但你总不能无时无刻庇佑我们,若下次再遇到武者,我们又该何去何从?”

苏玄沉默。

“我知道,你没有义务来教我成为武者,扶持魅影帮也只不过是想维持天河市地下世界的平衡而已。”

想到之前在女神之泪展览会现场,苏玄不动声色,只是站在那就让世界级的设计师讨好,谄媚,将那对女神之泪免费相赠。

黎紫娴又自嘲道:“至于送礼求你,我也不自求其辱。”

“但……”

黎紫娴美眸颤动,双手紧紧攥着衣摆:“我还有一身美色。”

苏玄摇头:“我对你并不感兴趣。”

黎紫娴目光黯然地低下头,攥着衣摆的双手不禁握得更紧了。

是啊,像这种级别的存在,恐怕早就视女人如红粉骷髅了吧。

这么多年以来,一直受众星捧月,站在舞台光芒中央的她,第一次从心中涌现出一种叫自卑的情绪。

“若你执意想成武者,我并不会教你,等过段时间,我会找人教你的。”

“再那人没来之前,你有充足的时间思考,武道法是用来保护普通人的,而不是保护武者。”

“在你成为武者后,哪怕被人用残酷血腥的手段蹂躏致死,龙国都不会插手管理这件事。”

“所以,好好考虑吧。”

说完苏玄就离开了,没有再看黎紫娴一眼。

望着苏玄渐渐远去的背影,黎紫娴美眸中闪烁着浓浓的坚定之色!

灰色的奥迪R8中。

苏玄并没有立刻开车离开,而是坐在驾驶位上,看着后视镜里的自己。

他觉得自己变了。

就拿刚刚黎紫娴想成为武者举个例子,要是换做以前的他,根本不会跟那个女人说那么多话的。

因为,黎紫娴的死活跟他并无任何关系。

就算是她成为武者,第二天横死在他面前,苏玄的内心都不会有任何波动。

故而,他不会浪费口舌。

但现在,他却像是在劝导一样,说了那么多。

是他对黎紫娴有特殊的情感?

决然不是,如果说苏玄的内心是一片天地的话,那宋清韫便是天地间的空气,充斥在他心中的每一寸土地中。

他心,不会再容下第二人。

“是变得善良了吗?”苏玄心中自问。

这个自我思考的过程并没持续多长时间,因为他并不在乎自己会变成什么样。

鳞蛇帮作为一个帮派,肯定不止辛彬,苟获这几个武者,还是有几百名帮派成员的。

当一名在鳞蛇帮担任职务的成员,打算屁颠屁颠跑来向辛彬禀报帮派事务,溜须拍马屁的时候。

发现了那四名横死当场的四境武者,以及成了两具血人,一死,一半死的辛彬和苟获。

这名成员当场吓得魂儿都飞了!

既然有人发现,很快鳞蛇帮帮主被杀的消息,便像是狂风过境,迅速席卷整个天河市!

再次引起了十二级的大地震。

没人看到过凶手,但每个人心里都知道是谁干的——苏玄。

放眼天河市,能做到如此手段的也就只有苏玄了!

“嘶……这苏玄莫非真是天上神仙?”

天河市的人,尽管已经见证了苏玄各种震撼人心的事迹,但辛彬的死,还是再次刷新了苏玄在天河市人心中的地位。

任狂风起,巨浪冲,这处高峰仍矗立在原地!

不过,在震惊过后,又不知有多少人要晚上天台见了。

天河市当中,赌辛彬会胜的人还是很多了。

有人忧愁,自然有人欢喜,那些压苏玄会赢的人,一下赚的盆满钵满。

还有不少人悔恨自己怎么把全部身家压上,这样就能赚得更多了。

“不可能!”

还是那处赵真私人别墅的地下室里。

赵真直接怒的将桌子上的油灯蜡烛拿起,狠狠地摔在地上!

旁边的翁天福粗犷的脸上也阴沉不已。

“天河市里,能现在出手且直接杀死鳞蛇帮帮主的,应该就只有苏玄一人了。”翁天福沉声道。

试问,他们找翁两家作为天河市顶尖豪族之一,有那能力杀死那位同样神秘的“鳞蛇帮帮主”吗?

翁天福和赵真都有自知之明。

天河市能比他们强的就只有一人,苏玄!

“从四境武者手里逃出来,这绝不可能!我不信!”赵真气得牙都哆嗦了起来。

“苏玄那个小杂种既然还活着,恐怕林遵请来的那名四境武者就已经身死了。”

“赵兄,我们两人还是尽快另想它法吧。”翁天福叹息。

相较于赵真,翁天福倒还是理智了不少。

不要问为什么,问就是他儿子还没死。

赵真在发泄完一身怒火后,突然无力地一屁股坐在椅子上:“想办法,我还能想到什么办法?”

“就连四境武者都杀不了他,更何况是我们?”

与四境武者相比,他们这两个所谓的天河市顶尖豪族又算个屁啊!

“那我们就只能做那案板上的鱼肉,任其宰割?”翁天福义愤填膺。

赵真抬头看了眼满脸不服的翁天福,只吐出四个字:“又能如何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