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五十七章 再临宋家

是啊,他们又能如何?

他们也只不过是普通人罢了,在面对武者层面存在的时候,身上的各种头衔,都只是泡沫虚影。

什么天河市顶尖豪族,又算得了什么?

只会让现在的他们更难堪罢了。

在面对绝对力量面前,一切显得如此可笑。

赵真觉得,他们现在差不多就可以探讨一下,天河市哪家棺材的质量比较好了。

等苏玄回到家后,见宋灵跟苏奈一两人正坐在沙发上,捧着零食看电视呢。

他面露意外之色,看了眼墙上的钟,现在才下午两点。

这两个丫头,哪次出去玩,不得晚上八九点?

“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?”苏玄有些好奇。

“我跟田晨只是出去一起商量下,啥时候去见他父母的而已,又不是去逛街。”

“定完时间,田晨还要回家做些准备呢。”宋灵边吃薯片,边口齿不清的说着。

苏奈一则两双大眼睛,眨都不眨一下地盯着电视机里的动漫看,那样子别提多入神了。

“那定好的日子是哪天?”

“明天。”

苏玄眉头一挑:“这么快。”

宋灵无奈地耸了耸肩:“还不是田晨他妈妈,迫不及待的想见见我这位优秀的儿媳妇。”

“姐夫,你要理解,谁叫你妹妹我这么优秀呢?”

苏玄:“……”

“不过,田晨他妈妈的意思,不光想见我,还想双方家长见见面。所以,姐夫明天你就以我的家长身份,跟我一起去吧。”

苏玄点头:“可以。”

宋灵跟宋清韫的父母在他们小时候,就已经去世了。

要是按照严格意义上来讲,他们的家长理应是宋家那群人,但……那群畜生并没有任何资格,来当宋灵家长的这个身份。

“对了。”

这时,苏玄仿佛想到了什么,道:“你跟你姑姑讲了没?”

在宋家唯一对宋清韫和宋灵姐妹俩好的,就只有他们的姑姑,宋茹了。

当时宋灵被人掳走,偌大宋家也就只有宋茹不顾压力,怒骂宋河禽兽不如。

宋茹算是宋家唯一对宋清韫姐妹俩尽职尽责的长辈。

“嘻嘻,我早就已经跟姑姑打电话了,她说去见双方父母这件事不小,她也要去见田晨父母呢。”

“等我们明天去田晨家的时候,记得去宋家找姑姑就行。”

宋灵并不是傻丫头,偌大宋家只有宋茹对她好,故而她跟她姐姐一样,跟宋茹的关系是格外的亲。

“那就更好了。”苏玄笑了笑。

无论苏玄对宋灵怎么好,从血缘关系上,他终究是个外人。

像结婚见父母这种事,如果宋茹不出面的话,难免有些不妥。

“还有,姑姑还说,可能你不太了解天河市的风俗人情,所以去田晨家的礼物,她会准备好的。”宋灵补充道。

苏玄忍不住感慨,真细心啊。

他对天河市习俗什么的,还真一窍不通……。

“好了,汇报完毕,我要看电视了!”

宋灵说完,又跟苏奈一两人死死地盯着动漫看。

苏玄见状不禁感到有些头疼,这都是已经快谈婚论嫁的人了,怎么还跟小孩子似的。

第二天早上。

苏玄并没有开那辆灰色的奥迪R8,而是从车库里开出了那辆看上去普通至极的黑色轿车。

与奥迪R8相比,这辆黑色轿车就要显得档次低了不少。

但这正是苏玄想要的。

毕竟田晨父母也就是寻常普通农民,若是他开那辆奥迪R8,就算他无心,也会让田晨父母有种不属于一个世界的隔阂感。

尽管这是事实,但并不好。

至于所谓,开豪车过去能震慑住他们,能让他们以后不敢给宋灵委屈受的理论,苏玄并不认同。

这样只会影响宋灵跟田晨父母之间感情的建立,同样也是在给田晨压力。

果不其然,见苏玄开出来的是那辆普通黑色轿车,宋灵松了口气,然后便抱着苏奈一坐在了后座上。

“姐夫,这应该算是我们一家三口,第一次出行吧。”宋灵揶揄道。

苏玄细想了一下,还真是。

好像回到天河市后,他都并没有好好地带着宋灵跟苏奈一两人出去玩过。

“下次一定。”苏玄笑着。

宋家府邸。

那辆黑色的普通轿车,相隔数月,再次停在了宋家的大门口。

阳光明媚,微风不燥。

一名穿着红色棉袄的小女孩,正拿着扫帚,细心地清理宋家门前的灰尘。

当看到有车停在门口,女孩停下手上动作,忍不住抬头看去。

就见一名气质淡然的年轻男子,从车上走出。

女孩当即愣在了原地。

很快,后排车门打开,宋灵跟苏奈一两人也下了车。

见到门前的小女孩,宋灵眼前一亮:“小彤?”

她牵着苏奈一的手,走到小女孩的面前,蹲下身子,捏了捏小女孩的脸蛋,笑吟吟地问道:“你还认不认识我呀。”

小彤已经十一二岁了,正值心灵敏锐时候,看到宋灵一下子就脱口而出:“灵小姐。”

“诶~”宋灵有些欢喜地应了一声。

小彤是宋家下人的闺女,所以从小就生活在宋家,都算是宋清韫姐妹俩看着长大的。

“来给你介绍一下,她叫苏奈一今年四岁,你叫她奈一妹妹就行。”

“奈一,小彤比你大,你要叫她小彤姐姐。”

宋灵已经好长时间没有回宋家了,搁着一段时间再看到小彤,就像是见到家人一样,很高兴。

苏玄在不远处看着这一幕,脸上浮现一抹微笑。

小彤便是那天他从宋家管家手里救下来的那个小女孩。

宋家门外,场面一片温馨,但宋家门内,在得知苏玄到来后,却炸了锅般!

“大哥,我们该怎么办啊!”宋春山如热锅上的蚂蚁,慌得手足无措。

一众宋家高层当得知消息后,都吓得急忙跑到宋河这里。

见光是听到苏玄二字就吓得魂飞魄散的众人,宋河心中却无半点生气。

只见他坐在轮子上,脸色难看至极:“难道,此人还是无法放过我们宋家吗?”

众人闻言,面露悲哀,万念俱寂!

宋家恐亡矣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