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五十八章 全族赔罪(求果实!!!)

其实宋家才是害死宋清韫的罪魁祸首。

若不是他们为了攀上林家的高枝,不停地向宋清韫施压,让她为了家族嫁给林晟,宋清韫的下场也绝对不会那么惨。

不说是庇护宋清韫了,那怕不落井下石,兴许宋清韫都能撑到苏玄的归来。

按照正常情况来讲,苏玄第一个要灭的就是宋家,第一个要杀的便是宋家家主宋河。

但。

他却忍住了。

宋家再如何,对宋清韫都有养育之恩,苏玄权当替宋清韫偿还这恩情了。

故而,饶了宋家。

因为宋清韫宋家才落得如此下场,也正是因为宋清韫,才使得他们免去一死。

只是到现在宋家人都不知道苏玄所想,还认为今日苏玄上门,便是要灭宋家的“好了,时间也不早了,进屋去接你姑姑吧。”苏玄微笑道。

宋灵得到提醒,抚摸两下小彤的头:“你以后要多听妈妈的话,好好长大哦。”。

小彤重重点头。

不过,她目光仍是放在苏玄身上。

到现在那天雨幕下苏玄一袭黑色狐裘朝他微笑的样子,都刻在这个小女孩的脑海里,不曾忘记一丝一毫。

宋灵牵着苏奈一的手进了宋家。

自从她上了大学,哪怕是宿舍有两个令人作呕地“贵妇”,她都很少会回到这个应该属于她的家。

只因在这个“家”里生活的人,对她而言,要远比宿舍的哪两个“贵妇”还要恶心。

每次当踏进宋家大门的时候,宋灵就能感觉,自己的心脏上像是被压上了巨石,很压抑。

当面对宋家人目光的时候,宋灵会自卑,会低下头,会不敢与人直视。

但今天,她牵着苏奈一的手,脸上洋溢着笑容,不再有任何怯弱的情绪。

这一切的一切,都因为那位一直站在她背后的男子。

是苏玄给了她自信和底气!

这样的一幕,被一名穿着暴露地跟个站街女似的女子看到,那张浓妆艳抹的脸上大惊失色,转身就小跑而去。

“爹,爹,宋灵那贱丫头怎么回来了,牵着个丫头,后面还有个男人!”

这个一路不顾形象,像迪士尼在逃公主似的暴露女子,便是宋河的女儿,宋芙。

宋芙长相不丑,却也并不算漂亮,只是在胭脂俗粉的覆盖下,以及那妖娆的身材,让人浮想联翩罢了。

此刻,聚满了宋家高层的大厅中,本来气氛压抑,沉寂无比,结果被宋芙的慌乱生打破了宁静。

见宋芙如此不知礼数,众多高层有人皱眉,有人鄙夷。

宋山也很是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,都是他从小太惯着这丫头了,导致宋芙长大,他压根都管不了!

宋芙见自家父亲坐在轮椅上不吭声,顿时急了:“爹,你听到我刚刚说的没啊!”

宋河看着眼前的宋芙,又突然想到宋清韫姐妹俩,这么一对比,他重重叹了口气。

这便是报应吗?

“好了,我听到了,你如此打扮站在祖祠大厅,又有那么多高层在场,究竟成何体统,还不快站一边去!”宋河责备道。

面对自己父亲的责怪,宋芙只是缩了缩头,便站在了祠堂边缘。

一名辈分极高的白发老者,拄着拐杖成颤颤巍巍的走出来问道:“家主,我们到底该怎么办?”

见老者走出,宋河沉声道:“三叔公,你也没老糊涂,应该知道,我们宋家虽说是天河市一流家族。”

“但,跟四大顶尖豪族相比还差得远,眼下面对一个将四大顶尖豪族玩弄于股掌之中的人物,我们又能如何?”

说到这,宋河那双刚恢复神采的眼睛,再次黯然了起来:“只要能让他饶了我们宋家,哪怕是全族跪地求,我们宋家都要做。”

与性命相比,那些尊严又算得了什么?

不要说,有时候尊严比性命还重要。

要知道有多少人的命,从来到这天地到娶妻生子,就已经不是自己的了!

人不光是为了自己而活。

听到宋河的话,众多高层无不双拳紧握,面露屈辱之色,由此可见他们心中的不甘。

但不甘又能如何?

正如宋河所说,就连四大顶尖豪族都已经被苏玄弄灭一个,剩下两个都在瑟瑟发抖。

四大顶尖豪族都如此了,他们宋家又算个屁啊。

那名年龄已过八旬的老者闻言气得身体发抖,吓得旁边宋家高层连忙上前搀扶,急呼:“三叔公,您莫要动怒,身子骨要紧啊!”

他们生怕这位宋家辈分最高的老者,活生生气死在这祖祠大厅中。

若真如此,那又该是何其荒谬?

“都随我去见苏玄吧。”宋河叹息。

说完,他弟弟宋春山便推着他,走出了祖祠大厅。

那些宋家高层看到宋河离去的背影,面面相觑了两秒后,也相继摇头苦叹,跟了上去。

早知如此,何必当初呢?

宋芙见状傻了,连忙快步追上宋河急切问道:“爹,这是什么情况啊?我们为什么要给宋灵那贱丫头赔罪?”

她早在一年前,就被宋河给送到国外留学了,如今年关将至,她才刚回来,远在国外的她根本不知道这段时间天河市发生了什么。

宋河没有开口。

宋芙则一直在后面追问,一口一个宋灵那个野丫头,便可见她与宋灵的关系并不好。

不光跟宋灵关系不好,跟宋清韫的关系也是极差的。

只因宋清韫姐妹两人的颜值要比她高出太多,惹得她女人嫉妒心爆棚。

当年她也没少嘲讽宋清韫,火上浇油,给她施压。

宋芙像是只苍蝇,在宋河旁边“嗡嗡”聒噪,吵耳。

最终宋河实在是忍不住心中烦躁,直接怒道:“住口!”

宋芙被突如其来的怒喝吓了一跳,当即闭上了嘴。

“宋灵是我二哥的亲生女儿,乃是宋家嫡系,比你年幼更是你的堂妹,你却一口一个贱丫头称呼她。”

“一点教养都没有!”

“春山!”

在后面推动轮椅的宋春山连忙应声:“哥,我在呢。”

“掌嘴!”

宋春山明显愣了一下。

谁不知道宋芙是宋河的宝贝疙瘩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