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五十九章海阔天空

否则宋芙也不会让宋河给惯坏成今天这个样子。

宋春山本来以为宋河只是说出来,吓唬吓唬宋芙的,但当看到宋河那双淡漠的目光后,他心中一颤。

没有犹豫,直接抡起一巴掌就朝着宋芙满是粉黛的脸上抽去。

众目睽睽之下。

“啪!”

一道清脆的声音响彻在空气中。

众多高层看着眼前这一幕,全都沉默了。

他们知道,宋河让宋春山打这一巴掌,是打给他们看的。

是在告诉他们这些人,他宋河的决心。

到现在,哪怕是他最疼爱的闺女,侮辱了宋灵,他都不会手下留情!

这些猴精地高层看透了宋河的意思,但宋芙却捂着通红的脸颊,双目晶莹含泪,样子委屈至极。

她没明白自己父亲为什么要打自己?

就因为自己骂了一句宋灵贱丫头?

但为什么之前自己骂的时候,父亲没有打她,偏偏是现在,那么多人的注视下,让她颜面尽失……。

宋芙咬牙,想要开口给自己讨个公道。

“从现在开始你给我闭嘴,要是再说一句侮辱你宋灵堂妹的话,这个年你也别过了,给我滚回国外!”宋河的声音冰冷至极。

宋芙泪水一下忍不住就流了出来,直接捂着嘴,哭泣逃也似的离开了。

对于她这种从小就娇生惯养,被人或众星捧月的娇嫩大小姐,何曾受过这种委屈?

她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这么丢人,在这么多人面前,被一直疼爱她的爹给如此训斥。

“看到宋灵小姐了吗?她去哪了?”

宋河叫住一名宋家下人问道。

宋家下人见到宋河,连忙弯腰恭声道:“回家主,宋灵小姐应该是去找她姑姑了。”

宋河点头,宋灵来到宋家后第一时间会去找宋茹也实属正常,毕竟整个宋家也就宋茹跟她关系最好了。

于是宋河便让宋春山推着他向宋茹的住处走出,身后还跟着乌压压一大片宋家高层。

就像是街道游行一样,浩浩荡荡的。

只是,当他们赶到宋茹住处的时候,发现里面空无一人。

别说是苏玄了,就连这几个月里深居简出的宋茹也不见了。

“人呢?”宋河皱眉。

他身后的一众宋家高层也都在面面相觑,怎么人不见了?

很快宋河便从附近的下人口中得知,宋灵牵着个小女孩,还有一个男子确实来到了宋茹住处。

但很快,宋茹就跟他们离开了,至于去哪,这些下人一概不知。

宋河面色阴晴不定,望着空荡荡的房间,坐在轮椅上的他沉寂了,没有说话。

见宋河不说话,也没有任何动作,众多高层也只好站在原地,没有动。

就这样过去了大约五分钟的时间,宋河突然笑了。

他的笑声,一开始很小,只是能让宋春山听到,之后越来越大,到了最后笑的声音便肆无忌惮了起来。

见宋河坐在轮椅上状若癫狂的笑着,众多高层全都傻眼了,这是什么情况?

宋春山也被吓到了,连忙问道:“大哥,你怎么了?”

这有什么可笑的?因为苏玄这个煞星走了?就算是这样,确实值得高兴,但也不用笑得这么瘆人吧……。

宋河没有回答宋春山的话,就在那自顾自的狂笑。

笑着笑着,他声音都沙哑了。

不过,很快众人虽然不知宋河为什么突然大笑,但他们都能从宋河沙哑的笑声中听到一种情绪:自嘲。

没错,就是自嘲。

宋河这是在笑自己。

就见他笑着过程中,转头看了眼身后乌泱泱一大片的宋家高层,笑声不禁更大了。

宋家高层:“……”

宋春山:“……”

就这样笑了好几分钟,宋河的嗓子都沙哑到了极致,他才停下。

“大哥,你这究竟怎么了,你别吓我啊!”

宋春山慌了,宋河这样说句不好听的,就像是被门夹了一样……。

“苏玄压根就没把我们放在心上。”宋河沙哑的声音响起,脸上满是自嘲。

到现在他从才恍然醒悟,苏玄压根就没动过灭他们宋家的心思。

否则的话,凭借他们对宋清韫的所作所为,恐怕整个天河市除了林声之外,最先被灭的就应该是他们宋家了。

是啊,若是真想灭他们宋家,凭借此人的手段,他坟头都该长草了才对。

人家压根没想灭他们宋家的心!

而他们在得知苏玄来到宋家后的反应……现在看来是如此的可笑,讥讽。

这就是他一直引以为傲的天河市一流家族宋家吗?

如果,只是说如果的话,宋清韫没有死,并且跟他们亲如一家的话。

那等苏玄归来,他们宋家有了苏玄这跟支柱,又该会是怎样的景象?

“啊?”

因为宋春山声音太过沙哑,宋春山没听清。

但宋河也没因为自己弟弟没听清,就去重复这句话,而是说了句:“回去吧。”

这句宋春山倒是听清了,见大哥好像又恢复正常,他松了口气。

宋河被推着离开了,树倒猢狲散,众多宋家高层也都纷纷离开了。

只是个个都一副劫后余生的样子,不知道的还以为这群人刚从大草原的狮子口中捡回一条命呢。

此时,天河市的一处公路上,黑色的普通轿车正在路上行驶着。

车上播着粤语歌曲,后排还时不时地传来宋灵跟苏奈一两人欢快的小声。

宋茹坐在副驾驶上,转头看着后座上正在“打闹”的宋灵跟苏奈一,那张已经有些皱纹的美貌脸上挂满了笑容。

看着娇小可爱的苏奈一,她目光闪烁,如果青韫还活着的话,那她跟苏玄也应该有孩子了吧。

苏玄也会时不时地借着后视镜,观看宋灵跟苏奈一两人的嬉笑画面,心里满是温馨。

就这样,这辆黑色的普通轿车上,一路带着欢声笑语,以及那首粤语歌。

原谅我这一生放荡不羁爱自由。

也会怕有一天会跌倒。

背弃了理想谁人都可以。

哪怕有一天只你共我。

仍然自由自我,永远高唱我歌,走遍千里。

这是车子电台里播放的歌,苏玄偶然还会跟着轻轻哼唱,深邃的瞳孔闪烁丝丝光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