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六十章田家村

田晨的家虽然是在农村,但随着时代的进步,哪怕是天河市这种小城市里的农村,都很现代化,并没像电视中的农村一样,穷困潦倒。

田家村距离市区大约不到一个小时的路程,当苏玄来到这个村子的村口后。

“哇!

宋灵和苏奈一两人看着窗外的景色,全都惊叹出声。

这哪是农村的样子?一排排的独立二层小楼,以及到处绿色植物,景色宜人,随处可见的健身设施。

空气也要远远比城市清新太多了。

“之前就经常听田晨说,他们家环境有多么多么好,我一去肯定会喜欢上那里,刚开始我还有点不信呢。”宋灵眼睛满是震惊。

她从小就生活在天河市中,对农村的样貌几乎全是从电视上得来的,而网络上那些电视剧,选材基本上专挑贫困村子,以便有故事性发展。

故而,在她的认知和脑海里,农村可能不至于山坳中的那么穷困,但也应该不怎么样。

但现在,看着车窗外的农村样貌,彻底颠覆了她脑海中对农村的定义。

“灵姐姐,这里好漂亮啊,而且好安静呢。”苏奈一小脸也满是兴奋。

对于她这个年纪的小孩,一切事物都是新鲜的。

就连宋芙这个已经快四十岁的美妇,见到如今农村模样也是讶异无比。

倒是苏玄并无任何意外。

先皇未曾驾崩时,就经常跟他把酒言华,神情激动地,跟他讲着,在他治理下的龙国将会是怎样的一番景象。

人人安居乐业,处处世外桃源。

虽然如今龙国还远未达到这种近乎“理想化“的地步,但龙国在那位先皇的治理下,真的改善神速!

早在快抵达田家村的时候,宋灵就已经跟田晨打过电话了。

很快,就见一名穿着体面,梳着大背头看着精神无比,脸上洋溢喜悦笑容的田晨,从村子里向这边跑来。

见田晨跑过来,两者就像是产生了化学反应一样,宋灵立马雀跃了起来。

她将车窗降下,探出头兴奋地向田晨招手,语气撒娇中带着嗔怪喊道:“田呆子,你不是说早就在村口等着我呢吗?”

“你这哪是在等着我,分明是刚来,好啊你,我这还没嫁到你们家,你就开始骗我了是嘛!”

田晨正欢快向这边跑来,听到宋灵的质问,大概是因为今天是他们正式“见双方长辈”的日子。

而车子上,坐着的正是宋灵的长辈,故而田晨因为紧张,立马手足无措,结结巴巴地解释:“我,我没骗你,刚刚村口的王大妈家里冰箱坏了,让我去帮她看看,我刚帮她修完冰箱,就往路边跑来了。”

“我真是接到你电话后,就来村口等你们了,小灵,天地良心,我要是骗你,天打五雷轰!”

说完,田晨就要伸出手势,真要对天发誓……。

宋灵见状“噗嗤”一笑,摆了摆手:“知道啦,知道啦,瞧你这幅老实的样子,我只是逗你玩的,你反应也忒大了吧。”

别说田晨就算真的刚刚赶到村口,宋灵也绝对不会因为这点小事就乱发脾气的。

因为她姐姐宋清韫曾跟她说过一句话。

“以后结婚,生活就是两个人的事,你们的命运便捆绑在了一起,对他的宽容,体贴,也就是对你自己的宽容,体贴。”

宋灵当时豆蔻年龄,并不是很懂这句话的意思,但在不久前,她懂了。

因为她有了爱她,以及她爱的人。

听宋灵的话,田晨心里一暖,心里刚开始的紧张顿时荡然无存。

“那我在前面引路,你们跟着我就行。”他笑着对宋灵说道。

宋灵也很乖巧:“好~”

看着宋灵乖巧听话的样子,田晨瞬间就觉得腰杆子突然硬了!

只觉得走在路上的步伐都是轻飘飘的~媳妇懂事就是好啊!

他心里美滋滋的想着。

苏玄和宋茹自然将刚刚发生的一幕尽收眼底,苏玄笑着问向宋茹:“他还不错吧。”

宋茹颇为感慨的道:“这孩子虽然看上去憨厚,但并不傻,而且从刚刚的表现来看,他是真的在乎小灵这丫头。”

相由心生,有时用肉眼就能看出一个人的心性好坏。

听到苏玄跟宋茹两人的对话,宋灵娇哼一声:“本姑娘的眼光岂能差了?”

“唉,小灵姐姐,我一直觉得你配不上田晨哥哥啦。”

苏奈一就像是思考者一样,左手扶着额头还做出摇头的姿势,还发出轻轻地叹息声。

仿佛,在这小妮子心里,她的宋灵姐姐压根配不上田晨哥哥似的。

毕竟谁让田晨一见到她,都会给她带好多好多的零食,请她吃好多好多的美食。

而宋灵就是抢她零食,美食的那个坏蛋!

听到苏奈一的话,宋灵直接转头,佯装很用力地敲着这小妮子的头,不爽道:“苏奈一,你要造反了啊!”

“你让田晨上车吧,他坐在车上也能引路啊。”宋茹体贴道。

宋灵摇了摇头:“田晨说这是他们这里的习俗,领女方长辈回家,他必须要走在我们前面,把我们带回家。”

“说,这样才能证明他们一家对我们到来的重视。”

农村不大,一家有事,很快就能传的家喻户晓,更何况是这种某家儿子要结婚的八卦事?

见田晨在给一辆黑色轿车带路,早就听说田晨要带女朋友回家的妇女们都眼前一亮。

她们也不顾忌,直接搁着马路朝田晨笑着打趣喊道:“晨弟弟,你那宝贝媳妇,是不是就坐在那小轿车上呢?”

原本脸皮很薄,被这些经验老道的妇女们,随便调戏两句就该脸红的田晨,这次没有害羞脸红,反而挺起胸膛,昂生道:“是啊!”

见田晨如此神采飞舞的回答,一众妇女们全都笑吟吟,这样的田晨忽然让她们想到,自己刚结婚那天。

自己的丈夫,不也是如田晨这般,抬头挺胸,好似沙场威武将军似得,把她们步步给带回了家?

也正是这一带,让她们将毕生的芳华,美貌付诸于这里。

“你可得好好待人家姑娘哩!可千万不能刷混球!”

田晨拍着胸脯保证:“当然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