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六十一章 最苦天下父母心

田晨的父亲在他十四岁那年就因一场大病去世了,在那之后一直是由他母亲独自一人辛苦抚养长大的。

他父亲在家里排行老三,村里的人也都叫他田老三。

如今田晨带女朋友回来的这道消息,一下就传遍整个村,让原本因为冬天而显得安静的村子,突然热闹了起来。

“田老三的儿子有出息了啊,居然找了个城里的女朋友。”

“那闺女坐在车里,据说还是个漂亮丫头呢!”

“呀,那沈嫂子可算是熬出头,有福气了呀!”

众人议论纷纷,所讨论的话题基本上都是在田晨一家上面的。

“田老三那儿子打小就有出息,咱们村跟他同龄的小辈,要不是辍学不念打工去了,要么是上个破技校,也就田晨给咱们村争光,考上了天河大学。”

在农村这个地方,大学生永远是值钱的,而田晨能考上天河市这种全市最好的重点大学,自然受村里人的拥戴。

“唉,其实无论是田老三还是沈嫂子,都是好人,可惜老天不长眼收走了田老三的小命,苦了沈嫂子跟田晨母女俩。”

“尤其是沈嫂子,一个人为了供田晨上学读书,没日没夜的干活,如今才四十多的年纪,头发就全白了,看得真是让人心疼。”

“唉,是啊,不过田晨这找到女朋友,就代表沈嫂子要熬出头了,田晨是个孝顺好孩子,等他成家一定不会亏待他娘的。”

田家村大多数人是打心眼里盼田晨她母亲沈月能过上好日子,不是他们太善良,而是沈月日子过得太苦了,让他们都看不下去。

村子就那么大点,很快苏玄就将车子停在了一间普普通通的宅邸前。

与村子里其它的两层独立楼房比,这间宅邸就是一间平房,而且看着已经很久没有装修了,就连白墙都是灰的。

只见一名穿着大红色羽绒服,四十多岁的年纪就已经白头的中年妇女,身影消瘦地站在门口,浑浊的眼睛中闪烁着激动的光芒。

今天是她儿子带女朋友回家的日子。

在田晨接到宋灵电话,从家里离开后,她就穿着这身昨天刚买的新衣服,站在门口盼着了。

田晨今年已经二十二,按虚岁都是二十三的人了,这样的年纪放在农村娃娃都快能打酱油了。

她也正如同普通父母一样,开始忧心自己儿子能不能找到女朋友。

甚至担心,在这个一结婚就要天价彩礼,有房,有车的时代,有没有女娃娃能看上她儿子。

万幸的是,田晨在前几天跟她讲找到女朋友,这可让沈月高兴坏了。

只是当听到是城里女娃娃,长得很漂亮后,让这位脸上黄土背朝天的母亲心里“突”了一下。

她会担心,城里女娃娃在来到他们家后,能不能看得上他们。

心里尽管高兴儿子找到女朋友,但沈月的心一直提在嗓子眼。

不过……。

当看到从黑色轿车中走下来宋灵,第一时间就高兴蹦蹦跳跳地扑在田晨怀里后。

这样的一幕,让她紧悬着的心稍微放下了些。

“别闹,我妈,还有你姑姑和姐夫在这呢。”

尽管田晨也想好好的抱一下宋灵,但显然场合不对,只好语气带着宠爱地柔声道。

“啊!”

宋灵俏脸一红,这才想起来在场的不光有苏玄和她姑姑,还有田晨的母亲也在呢!

沈月见宋灵如此可爱的一面,心里也是欢喜的不行,连忙道:“快快快,饭菜已经准备好了,快进屋吧。”

苏玄对其微笑示意,而宋茹也是笑着回答道:“让您费心了。”

宋灵家里的事,田晨已经跟她讲过了,所以沈月一下就猜出了苏玄跟宋茹两人的身份。

这间宅邸虽然看上去有些老旧,但收拾的却是干净利索,再加上不大不小的院子里,还有一片小花园,颇有农村气息。

饭桌并没放在厨房里,而是摆在了堂屋中吃的,可谓是尽足了礼仪和重视。

到了堂屋后,沈月忙道:“从市里开车到这该累了吧,快坐下休息休息。”

“好。”宋茹笑着点头。

桌子并不是很大,正正好好够六人坐的,菜肴也没有多珍贵,基本上全是普通的家常小菜,味道却是很香。

田晨主动站起来给苏玄,宋茹和他母亲盛饭,宋灵刚想站起来帮忙就听沈月柔声道:“丫头,你第一次来我们家做客,这些事让田晨去做就行。”

宋灵没有犹豫立刻乖巧地点头:“好~”

等田晨小心翼翼地盛完饭后,宋灵便笑嘻嘻地道:“沈阿姨,我现在肚子有些饿,可以开吃了吗?”

沈月闻言,连忙道:“可以,当然可以。”

“丫头你喜欢吃什么,阿姨给你夹。”

“嘻嘻,我觉得阿姨做的这一桌子菜都很香,我都想吃。”宋灵搓着手,一副口水都快流出来的样子。

沈月一下忍不住就笑了:“丫头嘴真甜。”

饭局就以这样的开端开始了。

宋茹膝下有个女儿,也已经结婚了,所以在见双方父母这个环节,她还是有经验的。

很快就跟沈月找到了共同话题,两名四十多岁的女性聊了起来,一下就拉近了男女方长辈的距离。

而同样作为女方长辈的苏玄,坐在原地就像是旁观者似的。

只有苏奈一碰到夹不着的菜后,拽着他的胳膊,奶声奶气道:“爸爸,我想吃大虾。”

苏玄才会动起筷子,给苏奈一夹虾。

没办法,苏玄是真不擅长这些,并且他心里庆幸还好把宋茹给带来了……

就这样,一顿饭吃得既热闹,又开心。

不过在吃到一半的时候。

“嫂子,我听说小晨带女朋友回家了?”

堂屋外传来一位中年妇女的大喊声。

只见一名中年妇女带着看上去也很年轻的一男一女,从门外走进了堂屋。

中年妇女的身材有些壮实,五大三粗的模样,彪悍至极。

而跟在她身后的一男一女倒是即帅又很漂亮,尤其是男子俊俏的脸上满是高傲之意,那一身名牌奢华衣服显眼无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