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六十二章 不要彩礼钱

这身装束一看就是从农村出来的,不过肯定不是田家村,而是隔壁刚收到拆迁款的村子。

妥妥的暴发户气质,一身阿玛尼,亮眼的大金表,还有那种土中带潮的气质。

见到中年女子的到来,沈月忙放下筷子,站起身来道:“他二婶,快来坐,快来坐。”

没错,来的人正是田晨的二婶。

“小花也来了,这位应该就是你之前提到的男朋友吧,都快坐吧。”

“田晨还傻坐在那干什么,还不快去厨房再拿几副碗筷!”沈月瞪了一眼一点反应没有的儿子。

田晨心中有些不爽,今天是他们家的重要日子,这群人来凑什么热闹!

尽管心里不爽,但他还是:“哦”了一声,就要起身去给拿筷子。

“不了嫂子,我们刚从市里吃完饭回来的,不饿。你们吃你们的就行。”田晨二婶赵玲摆手,自顾自地坐在了堂屋的沙发上。

她女儿田花以及气质极其像暴发户的女婿,便跟着她一起坐在了沙发上。

“那行。”沈月笑着。

刚坐到沙发上的赵玲,便敲着二郎腿,像是领导巡视般,打量着坐在饭桌前的宋灵,苏玄和宋茹三人。

当看到宋灵后,赵玲心中一惊。

“好漂亮的女娃。”

不光是赵玲,就连她那位号称田家村第一美女的闺女田花,看到宋灵的第一眼,眼中也闪过惊艳之色。

好美。

宋灵的美,并不像普通女人那般显眼的美,而是一种内敛的美,越深深打量就会越被其身上的那种气质,容貌而惊艳。

至于赵玲的女婿庞天嘛……。

只见这货,直接傻愣地在原地,那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宋灵,一副猪哥像,就差口水没流出来了。

这样的一幕,被他旁边的媳妇田花看到。

田花怒火直窜心头,偷偷用手狠狠地掐了一下庞天腰间肉,又重重扭了一下!

“嘶!”

庞天面色一变,被掐的龇牙咧嘴!

女人在掐人肉这方面,总有得天独厚的天赋。

“看到漂亮女人就挪不开眼,今天晚上别上我床了!”田花低声怒道。

庞天心里一突,不妙!

但奈何现在不是“求饶”的地方,只好想着等回到家再用说……。

田花心里暗气不已,这时比她好漂亮的宋灵,直接就被她当做狐狸精看待了。

眼中也不再有羡慕,而是只有嫉妒和恨。

就连赵玲这种都快年过半百的妇女,都暗惊,田晨这小子好福气。

就在三人都被宋灵美貌震撼到的时候。

这边田晨也在小声跟宋灵他们介绍起来。

“这是我三爷爷家的二婶,那个女人就是她闺女,那个男的就是她闺女婿,两人前段时间刚结婚没多久。”

“那我们这双方间家长的场合,你二婶他们来干嘛?”宋灵疑惑。

田晨也很纳闷地道:“我也不知道啊,应该单纯是想来看看你的吧。”

宋灵立马笑颜逐开:“我这么受欢迎的嘛。”

“我们家小灵那么漂亮,当然受欢迎啊。”

很快,两个刚坠入爱河的小辈,又展开了打情骂俏环节。

宋茹面带笑容地看着两个宋灵和田晨两人。

这两人感情越好,她就越高兴。

从一开始在村口见到田晨,到现在田晨的谈吐,行为,性格都让宋茹很欣赏。

觉着除了家境不好些,自身条件都挺好的。

当然家境这方面直接就可以忽视。

她作为宋家上任家主唯一的女儿,在宋家也是有一些产业股份的。如果田晨真待宋灵好的话。

她会选择将这些股份全部当做新婚祝福,送给宋灵一家。

对宋茹而言,自从自己哥哥和嫂子也就是宋灵父母去世那一天起。她就已经把宋清韫姐妹俩当做亲女儿看待了。

如今见宋灵找到了合适她的归宿,心中别提多高兴了。

只要苏玄仍然低头,细心地给苏奈一剥虾壳。

只是接下来,赵玲的一句问话,让他把头抬了起来。

不光是他。

全场的气氛都在这一句话下,变的安静了起来。

“嫂子,既然小晨都把这姑娘给带回家了,这两位应该也是姑娘那边的家长吧。”

“这家长都见面了,你们彩礼的事有没有定下来啊。”

这句语气很平常的话,却让沈月脸上的笑容直接僵住了。

见沈月反应,赵玲立马带着略微责怪的语气道:“应该还没定吧,你说你,这双方家长都见面了,你不赶紧跟亲家他们定下彩礼钱,这事可拖不得。”

沈月脸上的笑容也显得有些勉强,应声道:“是是是。”

其实正如赵玲所说,在他们田家村到了双方长辈见面的时候,其实就是差不多定彩礼钱,商量婚期的时候。

她让田晨把小灵带回家的目的也是这个。

但之所以从开始就没往这方面说的原因很简单,她即想确定彩礼钱,但又怕确定彩礼钱。

宋灵无论是长得容貌,还是性格都是百里挑一的好女娃,而且就在刚刚跟宋茹聊天的时候,就能感受到一种贵气。

她怕对方提出来的彩礼,她根本承受不起!

在龙国天价彩礼的例子已经比比皆是了,她一个人能养活田晨,并供他读大学,就已经很不容易了。

车,房,钱三样一个没有。

如果说眼下的婚姻是一种谈判方式的话,女方的谈判的底气便是女生的自身条件,以及……男方对她的爱。

男方谈判的底气,便是上面三样,少一样都很容易导致这场谈判败场结束。

这样的例子可能会有些不恰当,但从某种程度而言也是恰当的。

田晨心里也有些紧张。

不过,当感受到身边宋灵悄悄握住他的手,并朝他嫣然一笑后,田晨内心的紧张荡然无存。

这一刻,他无比庆幸自己的幸运。

“那啥,我嫂子一个人把小晨带大,成天没个主心骨,我作为小晨的二婶,也算是他长辈了。”

“趁着今天咱们都见面,就把彩礼这事给定下来吧。”赵玲朝着苏玄跟宋茹两人说道。

沈月内心已经紧张得手心冒汗了,但却没有开口,显然是在默认赵玲的话。

毕竟这句话早晚都是要问的。

然而,就见从开始到现在都没怎么说过几句话的苏玄微笑开口:“不要彩礼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