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六十四章 那位时日不多

一顿饭就这么祥和的吃着,根本就不像是男女双方家长第一次见面的样子。

沈月不停地给宋灵夹菜,很快宋灵碗里的肉啊,菜啊都堆得跟小山似的了。

既然彩礼钱这篇翻过去了,但结婚可不止彩礼这些,不过这些都用不着苏玄操心,全都是宋茹跟沈月两人商量。

“嗝~”

苏奈一坐在椅子上,拍了拍自己的小肚子,肥嘟嘟的脸上满是幸福:“爸爸,我吃饱了。”

苏玄则哑然失笑。

这个小妮子,从开始就没停过嘴,食量简直大的惊人。

饭吃完了,宋茹跟沈月两人商量完结婚的具体事宜后,又闲聊了很长时间。

等天色都快暗下来的时候,苏玄才抱着已经昏昏欲睡的苏奈一,对着宋茹道:“天色不早了,我们也该回去了吧。”

经苏玄这么一提醒,宋茹才发现外面天都快黑了。

“哎呀,跟沈姐聊的太入迷,都忘记时间了。”宋茹一拍额头。

沈月也连忙道:“那你们快回去吧,从这到市里也得一个多小时,夜里路上可得小心点。”

中间宋灵这丫头居然要嚷嚷着在这住下来,说这里的环境实在是太好了。

结果被宋茹一个眼神瞪了下,就老实了。

在宋灵从记事起,宋茹虽然很疼她跟她姐姐,但同样对她们也很严厉,所以宋灵还是很怕这位姑姑的。

但……。

在即将离开前,宋灵和田晨还不忘拥抱腻歪一下。

这样的一幕,让苏玄都不忍直视。

爱情的酸臭味!

因为苏奈一在车上已经睡着的原因,所以回到天河市后,苏玄先把这小丫头给送到家睡觉。

宋灵自然也留在了家里。她肯定是这辈子都不会去宋家住的。

宋茹本来想直接打车回家,但奈何苏玄执意要把她送回家。她也就没有拒绝。

此时,龙国的某处府邸当中。

“吾儿!”

在从手下口中得知自己儿子辛彬居然惨死天河市后,辛臣这位极武殿的十四长老当场悲吼出声!

在之前得知辛彬居然蠢的敢口头侮辱龙左中的那个宝贝女徒弟,他便吓得连忙把辛彬给送到了天河市避避风头。

甚至还找了四名四境武者,以及苟获这名极武殿的天才保护,这样的“护卫团”在天河市几乎无敌才对。

但眼下居然传来了他儿子的死讯,这让辛臣这位境界都达到七境的武道宗师,都差点没忍住气昏过去。

“究竟是谁杀了我儿!”辛臣怒不可遏!

那名属下见辛臣如此暴跳如雷,吓得连忙跪在地上:“回辛长老,随彬少爷赶往天河市的一众人,只有苟获一人存活。”

“但当发现苟获后,他就已经奄奄一息,至今都还未苏醒……眼下我们就苟获一个线索,等他醒了,我们就能知道凶手是谁!”

“那他什么时候醒?”辛臣冷声问道。

属下低头连看都不敢看辛臣一眼,低声道:“苟获伤势严重,就算已经送到紫禁城接受治疗,但短时间内还是无法苏醒……”

“废物!”

辛臣大怒:“短时间内无法苏醒,那你们还想让老夫等多久!?”

“立刻让人不惜一切代价,让苟获醒过来越早越好!”

“是!”

“滚!”

属下如蒙大赦,连忙转身就要离开,生怕这位辛长老会一怒之下,把他杀了充当发泄口。

然而他刚迈一步,就听到辛臣开口。

“等等。”

“我儿的尸体如今在何处?”辛臣表情有些悲痛。

没想到他堂堂极武殿十四长老,居然也有白发人送黑发人的一天。

“已经送到您的府上了。”属下颤声道。

辛臣深吸口气:“我要回府。”

辛彬身死的事,在第二天早上就已经传遍了紫禁城大街小巷,各个地方。

引得不少人倒吸一口凉气。

在这紫禁城,辛彬虽然算不上什么顶级公子,但背后也是站着个极武殿长老亲爹的。

如今居然在某个偏僻小城别人杀了,着实让人震惊。

一时间不少人都在猜测究竟是谁干的!

“这段时间倒真是热闹啊,前段时间丁家老太爷晋升八境一事,屠灭了不少与丁家作对的势力,可谓是杀伐果断,引起了不少震动。”

“结果不久就传来,丁家某位嫡系子弟被人杀死的消息,如今不光是丁家那位,辛彬居然也死了。”

“有趣,真是有趣。”

一栋阁楼中,一名正在下棋的白衣男子,挥动手中羽扇喃喃自语。

之所以说是喃喃自语,只因他面前空无一人。

他在独自下棋。

“小六。”

他轻唤一声。

一名长相属实魁梧的中年男子,从阁楼下便走了上来,恭敬地跪在白衣男子面前,恭声道:“阁主。”

“我让你查的事进展的怎么样了?”白衣男子语气轻柔。

魁梧地中年男子沉声道:“那位就像是凭空消失般,任我们天光阁怎么搜,怎么查都根本查不到任何踪迹。”

天光阁。

号称龙国最强的情报组织,天地间就没有他们打探不到的情报。

只要这群人想查,就算从街上随便拽个路人,他们都能将这个人祖宗十九代给查个底朝天。

据说就连龙国皇室都在跟其合作,那些各个榜单便是根据天光阁给的情报列出来的。

由此可见天光阁的恐怖之处。

只是眼下,居然有人说天光阁查不到一个人的消息!此事若传出去,定会引起十八级大地震!

然白衣男子却一点都不意外,淡淡开口:“能让我们天光阁都查不到的人,也就只有那位了。”

“继续查,我有预感那位即将再度出世。”

魁梧男子面露惊骇之色:“那位要出世?”

只见白衣男子轻笑一声:“自血战之后,那位深受重创,恐时日无多,这个消息可是从咱们当今君皇口中得来的。”

“这个可是,我用莫大代价换来的,做不得假。”

此话一出,要比白衣男子上一句话更要来的骇人,魁梧男子脸色当场就变了。

他们口中的那位,便是玄君!

玄君时日无多?

这道消息简直疯狂,但却是从眼前这名白衣男子口中说出来的,那就是真的…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