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六十五章古老到来

“那……阁主,这道消息我们要放出去吗?”魁梧男子面色有些迟疑。

只见白衣男子只是瞥了他一眼,便捏起手中白子,缓缓落在棋盘中,淡淡问道:“小六,究竟是你傻,还是你觉得我傻?”

魁梧男子连忙低头:“属下不敢。”

“这道消息,我可是跟君皇发过誓不会透露的,否则按照咱们当今君皇的脾气,咱们这天光阁可就不复存在了。”

天光阁纵然厉害,但这里是龙国。

普天之下莫非王土,率土之滨莫非王臣。

他们天光阁也只是屹立在龙国之上的“情报组织”罢了,可以仗着自身本事跟君皇做做生意。

但也仅是如此罢了。

君皇一怒,浮屠万里可不是说着玩的。

“还有,这道消息一旦传播出去,会造成怎样的后果,我想你应该就算是傻子也应该清楚吧。”

白衣男子目光平淡地放在魁梧男子身上。

魁梧男子内心一颤,心脏加速跳动,声音有些沙哑地道:“知道。”

“这也是君皇很想除掉那位,却只能一而再再而三克制住自己冲动的原因。”

白衣男子目光飘向窗外:“玄君死,扎在龙国这块土地上的擎天巨柱便倒了,天下必乱!”

“不过与君皇来说,从自己父亲口中得知,这位堪称他眼中钉肉中刺的玄君,已时日无多。这道消息对君皇来说倒也算万幸了。”

“同样,可见先皇与玄君两人的深厚情谊啊。”白衣男子感慨万千。

就算是临死前,先皇都在尽全力的保全苏玄。

“那阁主,我们接下来该做什么?”魁梧男子恭声问道。

白衣男子缓缓站起身子,轻摇羽扇,那张白皙的脸庞上浮现出一抹凝重之色。

“让你的手下不用再搜寻那位了,用不着多长时间他自己会出现的。”

魁梧男子面露困惑:“阁主为何如此笃定?”

望着夜间灯火繁华的自己紫禁城,白衣男子只是反问一句魁梧男子:“英雄,岂会选择苟活而结束自己的一生?”

魁梧男子心中顿时掀起惊涛骇浪。

“对了,动用天光阁一切资源,去调查那位血战之后消失的那半个月,究竟是到了哪里!”白衣男子沉声道。

“诺!”

正如白衣男子所说:“英雄,岂会选择苟活而结束自己的一生?”纵使落幕也要落得绚丽多彩!

而落幕的方式,早在半年前苏玄就已经决定好了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。

翌日清晨。

苏玄所在的别墅来了客人。

门铃声响起,宋灵起身前去开门。

门一推开。

只见,一名白发苍苍穿着灰色布衣,拄着拐杖,身材消瘦至极的老者,映入眼帘。

而老者身后则站着个身材宛若小山般巍峨的男子。

宋灵不认识老者,但当看到男子后,当即惊喜地脱口而出:“单武大哥!”

单武回报以微笑,但这笑容多少显得有些僵硬……。

没办法,这已经是单武所能做到最柔和的笑容了。

“单武大哥,这位老爷爷是……”宋灵掐着鼻子问道。

没办法,她面前的这位老者身上散发着一种特别浓郁的苦药味,让人光是闻着都犯恶心的那种。

还没等单武介绍,这位拄着拐杖,身子佝偻的老者便抬起头,朝着宋灵咧嘴一笑:“我姓古,名森,大家都叫我古老。”

见古老再朝她微笑,宋灵也很想礼貌地回个笑容,但她却怎么都笑不出来。

因为古老因为年纪太大的原因,脸上满是褶皱,皮肤也都跟树皮一样,笑起来多少有点瘆人……。

还不如单武笑的好看。

宋灵只好结结巴巴地道:“您,您好。”

古老见状笑了笑。

本来是挺温馨,和蔼的场面,但因古老长得确实有些吓人,所以画风一下就变成了灵异风格……

“大人他在家吗?”单武问道。

宋灵忙声道:“在呢在呢,你们快进来吧。”

此时苏玄一如往常般,平日无事会选择泡在书房里,靠着堆积如山的书籍度日。

“咚咚咚。”

书房的门被轻轻敲响。

苏玄合上书本,与往常坐在原地说一句:“请进。”不同的是,他这次选择站起身子,亲自去开门。

门一打开。

“一年未见,玄君别来无恙。”古老充满褶皱的脸上再次露出笑容。

当看到古老后,苏玄平淡的脸上也浮现着温暖的笑颜:“一年不见,古老身上的药味始终未曾削减一分啊。”

“老头子大半辈子都埋在药材堆里,恐怕这辈子身上的药味至死都除不尽喽。”古老笑着。

苏玄笑了笑:“古老将一生奉献于医道上,这一点令苏玄佩服。”

“哟,玄君居然夸老夫了,呵呵,老夫以后可有跟那群老糊涂吹嘘的资本了。”

苏玄微笑:“请进吧。”

书房的门打开,苏玄用“请”的手势,让古老走进书房中。

这是苏玄自来到这处别墅中,接待的最为贵重的客人——古老!

一位屹立于龙国医道之巅的存在。

苏玄平生敬佩的人很少,而古老便在此列。

“主上。”单武向苏玄恭敬行礼。

苏玄点了点头:“辛苦了。”

“有什么要汇报的事,等会儿再说吧。”

“是!”

书房门关上了,外面的宋灵尽管心里很好奇,那个长的很吓人,还浑身药味的老爷爷找自己姐夫干什么。

但她同样心知肚明,自己姐夫很厉害,有些事情自己知道,反而不好。

所以她也就打消了想偷听的心思,便喊着苏奈一,两人一大一小又抱着零食到客厅看动漫了。

书房内。

古老直接开门见山地问道:“玄君既然让单武千里迢迢的把老夫给请到这来,想必身体状况应该更加恶劣了吧。”

苏玄点头:“没错。”

“敢问老夫给你调制的那一副药物,如今还剩多少颗?”

“还剩四十二颗。”

古老猛地睁开眼睛,浑浊的目光爆射出一道精光。

“四十二课!?”

他三两步直接走到苏玄面前,抓起苏玄的手腕,边诊脉边面色凝重地沉声道:“按照预定,如今你应该剩一百多颗药物才对!”

这也就证明,苏玄的身体状况,要比他预测的还要恶劣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