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七十七章 为这峥嵘大世,添一抹色彩

“主上不可!”

旁边的单武闻言大惊失色。

昨天古老还说过,苏玄的身体已经恶化到穷山恶水的地步了,是无法承担体内灵力运转的。

想要多活几天,还需尽可能的不要动用身体内的灵力。

而苏玄也答应好好的,说尽量不会动用灵力。

但现在这才过去两天的时间啊,就又要动用灵力?

苏玄微微一笑:“无论如何,这一剑还是要出的。”

他轻唤一声:“崔衍。”

本已经陷入顿悟状态,别说是有人喊他,就算有人在他身上捅刀子,都不会有知觉的崔衍,脑海中却格外清晰的想起了苏玄的这声呼唤。

他有些复杂且浑浊的目光,瞬间清醒了。

这便是退出“顿悟”的代表。

对于武者而言,“顿悟”是一个可遇不可求的悟道状态,不知有多少人都是借着“顿悟”从而达到破境的目的。

因此,“顿悟”是难能可贵的。

但现在苏玄却主动打断了崔衍的顿悟。原因很简单。

接下来他会给崔衍一个要远比顿悟更好的机缘。

“小辈,你且看好我这一剑。”

苏玄的这一言,语气仍是平淡。

但不知为何,当落在崔衍,单武,廉宗三人耳中时却又显得如此格外的有重量!

这一句小辈,当得是让人内心都跟着颤动。

单武看着已经向前一步踏出的苏玄的那道黑色、孤寂、萧瑟的背影,心中了然。

现在他知道为何,苏玄宁愿自己少活一段时间,也要出剑了。

三人中唯有单武懂,廉宗和崔衍断然不会懂。

但就算廉宗不懂。在他心里仍然情不自禁得升起一种悲凉的感觉。

他不明白,为什么在自己内心中会突然升起这种情绪。

但看着不远处战场中央,单手持着三尺长剑的苏玄,竟有种英雄暮年之感。

他鼻子一酸。

崔衍年纪轻,没有前两者的那般感悟和想法,但内心却激动无比。

第六感告诉他,这位神秘的大人,会送他一桩机缘。

丁老太爷的瞳孔便猛然收缩了起来。

当苏玄那双深邃明亮地眸子定格在自己身上的那瞬间。

他能明确得感受到,有一股极其强烈的杀机锁定了他,不光是杀机,同样有种极其恐怖的压迫感,从四面八方向他挤压了过来!

让他原本因突破至八境而强劲有力的心脏,都开始剧烈跳动了起来。

丁老太爷心中惊骇无比,这种感觉是他从来未有过的,这是一种来自境界上的碾压感!

但,要知道他是八境大宗师啊!

能在境界上碾压他的,九境?

眼前这个看上去连三十岁都没到的年轻男子,是一位行走在世间的九境武圣?

对丁老太爷而言,这绝对不可能,但是那浓烈压迫感却真实无比的存在。

丁老太爷的瞳孔深处闪过一抹慌乱深色,紧咬牙齿,尽量让自己语气不颤抖得沉声道:“你究竟是谁!”

这位刚晋升八境,带领丁家一跃成为龙国一流势力的大宗师慌了。

苏玄目光不掺杂任何感情色彩:“你没资格知道。”

没错,眼前这个在旁人眼中简直如天神一样,能活足足两个世纪之久的丁老太爷,没资格知道苏玄是谁。

同样,以他以前七境的修为,连见“玄君”的资格都没有,也正是因此,他不认识苏玄。

“且看好。”

苏玄轻喃一声。

他握着由天地灵力所汇聚而成长剑的右手下意识紧了些。

最终,苏玄动了。

并没有任何花哨的动作,只是简单的抬起右手,就是简单的劈出一剑。

宛若普通人练剑时随意劈出的一剑,没有任何出彩的地方。

如果硬要说这一剑有什么优点的话。

那便是这一剑出的果断,没有任何迟疑,犹豫,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,无论是从思想还是身体方面,都没有丝毫的拖沓。

就像是……肌肉记忆?

可能挥剑本人都不知道,自己这一剑究竟有多么的标准。

当然,这只是在普通人眼中是如此的。

苏玄这平凡且普通的一剑劈出的那一刻,丁老太爷心中已经炸毛。

危险!危险!危险!

致命地威胁感就像是病毒样,迅速传播到了他的四肢百骸,让他的瞳孔都跟着充血。

望着那朝自己劈出的一剑,这一刻在丁老太爷眼中,整个世界的时间都变的缓慢了十倍,百倍!

然而,就算如此,这位已经达到八境大宗师的老者,却仍然无法看清苏玄这看似普通的一剑的动作。

丁老太爷额头青筋暴突,在这种死亡地威胁下,他不带有任何犹豫,直接咬破自己大拇指。

血珠自大拇指中冒出,滴落在他手中的长刀上!

刹那间,黑色的长刀绽放猩红光芒。

丁老太爷面露狰狞之色:“老夫不管你是何方神圣,这一刀你必死!”

这位活了八十多载的老者,自知人世凶险,又怎会不在身上留些底牌?

只是让这位丁老太爷万万没想到的事,自己竟有一天会将自己的这枚底牌用在一个小辈身上!

丁老太爷身上气势节节攀升,陡然间便要比刚刚跟单武对战时还要强大上几倍。

但,随着他歇斯底里的咆哮着一刀斩向苏玄那道剑气时,天地中的空气都传来清脆的爆炸声响!

丁老太爷目光兴奋。

他这一刀,已经相当于普通八境巅峰武者的一击了!

这便是他藏了十多年的底牌。

不过老天爷是公平的,能以初入八境的实力劈出八境巅峰的一击,丁老太爷也是要付出很大代价的。

比如……伤及根本,终其一生无法踏入九境。

毕竟他前段时间才刚踏入八境,还没有完全巩固修为,就使用这种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手段,自然需要付出更多的代价。

但想到能扼杀一名天骄,这种快感都快让丁老太爷心情激动得癫狂了。

并且……丁老太爷心中也是很识相的,凭借他的天赋八境就已经顶天了,九境那是终生无望。

所以,这是个稳赚的买卖!

然。

下一秒。

当他所斩出的血色长刀与苏玄那道平淡剑气相碰撞在一起的时候。

丁老太爷干枯脸上的笑容凝固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