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七十八章 三千剑气

就见那道由丁老太爷不惜伤及自身根本,断绝那一丝上九境希望,甚至论威力都能媲美寻常八境巅峰一击的血红刀气,在碰到苏玄那道看上去普通至极的剑气后,竟如同脆弱玻璃般,一碰就碎!

当血红刀气与那道白色剑气相碰撞的瞬间。

原本看上去没有什么特殊的剑气,根本没有丝毫停顿,就直接斩断了血红色剑气。

朴实无华,依然没有任何花里胡哨。

不过接下来的一幕,却让在场的廉宗,崔衍,单武乃至丁老太爷都心脏骤然停止了呼吸!

只见白色剑气在斩断完血红色剑气后,陡然间便一化二,二化三,三化无数……

“这……”

望着顷刻间就漫天剑气的场景,丁老太爷心中泛起惊涛骇浪,但现实却不给他留下任何震撼的机会。

只见剑气向他攻来的速度非常之快,漫天的三千剑气,就像是密密麻麻,铺天盖地乌压压一大片的蝗虫!

就连空气中都能感受到那种仿佛要将天地撕裂的凌厉之感。

丁老太爷抬手便要使用手中长刀抵挡剑气,但只是刹那间,就见三千剑气张开“血盆大口”将丁老太爷吞噬其中!

“仙,仙人手笔!”

廉宗见到这样一幅只能存在电影特效,小说当中的场景,整个人就像是一个毫无见识的普通人,欣赏到了南极光之美。

如痴如醉。

而崔衍更是像个傻子一样,目光呆呆地望着战场当中的场景。

原本因苏玄呼唤而打断了顿悟,使得他复杂且浑浊的目光刚转变清晰。

但随着苏玄的这一剑,崔衍清晰明亮的目光中,忽然失去了光彩般,呆滞的瞳孔更像是变成了漆黑地无底深渊。

单武则是心中对苏玄的崇敬更甚了,这是一种自内心深处涌现的崇拜!

要知道眼前这个男人如今的境界只有六境啊!

以六境之躯,如此蹂躏八境大宗师,放眼天下,又有几人可以做到。

又有几人能做到如苏玄这般地轻描淡写。

这便是曾经以一己之力,扛起龙国大任,横推三十六诸小国的玄君!

不过……、在挥出这一剑后,苏玄低头看了看自己握剑的右手,眉头紧皱:“这副身体,已经这么脆弱不堪了吗。”

尽管他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,但苏玄还是高估了现在自己身体的强度。

刚刚那一剑,看似云淡风轻,其实他不光动用了体内的灵力,更是以身体为媒介,容纳天地灵力,集于手中的灵力长剑上。

将这些灵力压缩到极致,然后挥斩出去。

这对于别人兴许会很困难,需要对灵力更高的掌控力,但对苏玄而言,只不过是意念一动的事罢了。

最后确实简单,只是瞬息的功夫,他就完成了上面的这些操作。

只是身体出事了。

“五脏六腑都有不同程度的损伤,是不是有点玩大了?”

察觉体内的伤势,苏玄心中苦笑自问。

然。

当看到不远处,已经陷入某种其妙感悟状态的崔衍,苏玄平淡的脸颊上露出了一抹笑容。

用这一剑,来为这以后的天下,送去一抹色彩。

对于这笔买卖,苏玄虽然不经商,没有精明,老奸巨猾的头脑,但他觉得很赚。

仅此而已,就已经足够了。

嗯,这一剑下去,起码得六七天的寿命吧。

就在苏玄思绪万千的时候。

那位被“三千剑气”团团包围,惨遭蹂躏的丁老太爷,依旧凭借自身恐怖的实力,手持黑色长刀,硬生生杀了出来!

到这里就不得不承认,这么一位货真价实,凭借自身实力踏入八境大宗师的存在,实力果然恐怖。

当然,破开是破开了,只是模样要狼狈了许多。

就见这位平日在丁家光芒万丈的丁老太爷,一身衣服早在凌厉剑气的摧残下,成了一个个小布条。

丁老太爷那如女人般白皙的皮肤,就直接暴露在了空气当中。

并且其表面上的伤势也不容小觑,光其身上被剑气划破的伤口就多的数不胜数。

无数鲜血从伤势中冒出,沾染在他那破败不堪的布条衣服上,脏兮兮的样子,就像是一个刚被战场无辜波及的老乞丐似的。

哪还再有,堂堂丁家老太爷八境大宗师,龙国一流势力丁家顶梁柱那般威风了?

同样,如苏玄般,丁老太爷不光体外伤势重,因刚动用底牌,伤及根本的斩出至强一刀。

实力本就已经下滑到一定程度,结果又惨遭“三千剑气”蹂躏。

对他来讲,一道剑气算不得什么,但三千道剑气,实在是令他招架不过来。

现在别说是毁了他那一丝晋级九境的机会,恐怕此战之后,除非他有大机缘,否则这辈子都很难在武道精进一步!

这对于一名武者而言,就等于断了武道,令人生不如死!

身心疲惫之下,丁老太爷耷拉着眼皮,剧烈地喘着粗气,既虚弱又勉强得支撑身子不倒。

他不能倒!

若是他倒了,丁家就等于失去了八境大宗师的靠山。

他们可以因为拥有一个八境的靠山,一夜间跻身入龙国一流势力,成为宣城真正的霸主,甚至在乾元洲的声望都暴涨!

同样可以因为失去八境靠山,从此地位一落千丈,成为龙国最大的笑话。

这是丁老太爷宁死都不愿看到的。

因此,除非战斗到他生命彻底结束的那一刻,否则他是绝对不会倒下的。

苏玄看了眼还在苦苦支撑的丁老太爷,心中多少有些遗憾。

其实在他看来,这位宣城的丁老太爷如果能摒弃掉名誉之心,虽然没有什么希望突破到九境,但还是可以在八境混出些风头的。

从开始,若是他来到天河市心平气和地想跟他讲些道理的话,苏玄也不是那种不讲理的人。

但这位丁老太爷仗着刚突破八境,就目中无人,公然违反武道界的不成文规定,用灵识覆盖整座城市。

太过嚣张。

否则也不会发生后面的这些事。

“修力不修心。”苏玄摇头慨叹。

“念你身为八境未来可以守护龙国,所以刚刚那一剑,便是我对你的惩罚,无论你是生是死,我都不会再找你麻烦。”

“当然,你若心有不服,大可以现在继续向我报仇。”

“只是你若再动手的话,我也不介意让龙国从此少一位八境的蠢货。”苏玄淡淡开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