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八十章 黑心的天光阁

丁家老太爷为了丁家颜面,再加上本人极其护犊子的性格,会直接出手,为他那位名叫丁文凯的嫡系子孙报仇。

对于这件事,龙国上上下下凡是知道的,都并不会感到任何意外。

毕竟,丁家在龙国夹着尾巴那么长时间,出了个八境大宗师,不去将那么多年所积累怨气吐出来,那就怪了。

不过让人还是忍不住感慨,这位丁家老太爷的脾气太过火爆,竟亲自出手。

许多人开始同情那位杀了丁文凯的家伙,不知那个胆大妄为的家伙在看到身为八境大宗师的丁老太爷,会是怎样的一番心情。

武者圈子里很多人的都在拿这件事当饭后谈资。

试问天底下,有什么是比看一个倒霉蛋笑话更有意思的?

只是,当一道消息传进武者圈子的时候,让那些看笑话的吃瓜群众,震惊得“手中瓜”都掉在了地上。

丁老太爷竟铩羽而归!

这消息刚蔓延开来,就掀起了十二级的大地震,所有人都傻眼了。

丁老太爷这位八境大宗师败了?

听到这则消息的全都懵在原地。

其实关于这道消息,尽管丁老太爷已经够小心翼翼,丁家也在尽量隐瞒这件事。

但奈何,就算再怎么隐瞒,在丁老太爷踏入宣城地界的那一刻,便被天光阁的人给发现了。

天光阁当天就写上个标题:“震惊!!丁老太爷晋升八境第一次出手的结果……”

对于这么一个极具诱惑力的标题,虽然天光阁对这件八卦的定价很高,但还是有无聊的家伙出于好奇心,把这个八卦买了下来。

大约是两千万的价格。

当那位买家到天光阁拿这件新闻的真像时,天光阁的人当场拿出一张纸,一根毛笔。

那人拿起毛笔便在白纸上挥洒墨汁,笔走龙蛇地写出了一个大大的“败”字。

于是这位买家便拿着这张写着一张“败”字的纸回去了。

没错,就是花了两千万买一个字。

不是那位买家财大气粗,当他见只有一个“败”字后,他心里也在骂娘。

好歹老子是花了两千万买的消息,你们这群奸商就不能多提供点消息?

心里是这么说的,但表面上却断然不敢这么来,买家只能搓搓手,面带谄媚:“敢问杀丁文凯,让丁老太爷落败的那人是何方神圣?”

他最好奇的是这个。

但谁曾想,天光阁那位长得跟病恹恹儒生一样,还手拿羽扇的家伙,只是十分遗憾地摇头:“这个我们天光阁也不知。”

“很抱歉,对于丁老太爷这件事,我们只获得一个情报——他败了,仅此而已。”

听到这个儒生客气无比的话,那位买家气得直跺脚,二话没说,直接拂袖而去。

但还是愤然留下一句话:“你们天光阁如此黑心般地做生意,迟早会惹来众怒的!”

显然,这哥们并不信这位儒生的话。

因为在世人眼中,天光阁便是龙国的百事通,只有他们不知道的,就没天光阁不清楚的。

所以这哥们权当天光阁奸商行为,只说出一个情报,还留着一个情报不说,好引诱他们卖更高的价钱。

是在耍他!

白衣儒生男子闻言,又岂会不清楚这位“客户”心中所想,但也唯有无奈地摇头。

他们天光阁是真不知道丁老太爷是败于何人手中的。

“罢了,权当做那位老太爷最近行事太过招摇,惹得某位大能不高兴,出手惩戒了吧。”白衣儒生耸了耸肩。

既然想不通的事,那便干脆不想,有些事时机一到自会了然,强硬去想只会给自己徒增烦恼。

“来人,备衣。”

其实白衣儒生还真有个情报瞒着没说出来,因为虽然他不知道丁老太爷是败在谁手里的,但他却知道,丁老太爷败在何处。

天河市,天河山。

“天河市。”白衣儒生轻喃一声,目光望向天河市的方向。

“极武殿那位十一长老的儿子,应该也是死在这里吧。”

“会是同一人所为吗?”

“不光得罪一名拥有八境大宗师坐镇的丁家,还敢杀极武殿长老的儿子。”

白衣儒生只能用一个词来形容此等壮举:“胆大包天。”

尽管那位极武殿的长老只不过是排行第十一,境界不过七境巅峰。

但要知道这位长老可不像是丁老太爷那样已经八九十岁,只不过五十多岁罢了。

对武者而言,五十岁还很年轻,能在五十岁达到七境,这样的天赋虽然不算多么的卓越,但也是有很大前途的。

起码稳稳晋级八境,若有机缘此生踏入九境都不算奢望。

不过,这不是重点,其身份才是最重要的,极武殿十一长老!

说得罪他就等于得罪极武殿都毫不为过。

眼下情势,得罪极武殿可不是个明确选择,除非对方是皇室的人……、“衰极必盛,如今末法时代,却百般天骄丛生,我有预感,这番天地要变。”

“正巧无事,本阁主便亲自走一遭天河市,倒要看看这个偏僻小城里,究竟隐藏着何方神圣。”

白衣儒生面露温煦微笑,轻摇羽扇便走回天光阁。

来到充满古风气息的阁楼中,他从宽松衣袖中拿出一根竹签。

将竹签正面翻过来,这位天光阁主脸上笑容更甚:“天意如此。”

今日解签,宜出门。

两千万买一个字的事,让那位买家可谓是肺都快要气炸了,但奈何对方是天光阁。

有些人宁愿得罪皇室,得罪极武殿,得罪那些从远古时代就遗传下来的隐秘势力。

却很少会有人愿意得罪天光阁。

原因很简单,指不定他就把你事暴露出去,且提供诸多证据。

虽不会杀你,却足以让你生不如死了……、如果说天底下的八卦新闻分十成,那天光阁爆出来的八卦新闻,绝对独占七成。

剩下三成天下共分之。

由此可见天光阁的可怕了!

一个很正经,又很腹黑的势力,让人可谓是又爱又恨。

“晦气!”买家又暗骂了一句,便不敢再说了。

鬼知道天光阁有没有派人悄悄跟在他身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