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八十一章 第二位龙左中?

崔衍在观摩完苏玄那一剑之后,便陷入了一种比顿悟还要诡异的“悟道”状态中。

因为顿悟只是如道士般,盘膝在地感悟巧妙。

在这段时间,就连一根手指头都不带动一下的,有时候顿悟会维持十分钟,有时候会一个小时。

有时候也会像个雕塑一样,时间长达一天。

据记载,顿悟时间最长的是一位如今已站在武道巅峰的存在,时间长达两个星期。

据说两个星期后,这位存在直接连破两境,将整个龙国江湖庙堂都震动了。

以上是顿悟。

但……小崔这种“悟道”状态,竟然闭上眼睛,缓缓站了起来,以手指为剑般,在空气中比划着。

“这……”廉宗人傻了。

这是什么鬼?

梦游?

“敢问大人,小崔这是什么情况?”廉宗终于忍不住了,开口问道。

“这是更高阶段的顿悟状态,能维持多长时间全靠他自身的造化,如果能撑到明天早上。”

“从此龙国,便会多了一名龙左中。”苏玄目光平淡。

廉宗肝胆俱颤。

多了一名龙左中?

这句话的言外之意,岂不是只要小崔能维持这个状态到明早,以后就有可能媲美龙左中?

龙左中是何等人物,已经不必多说了。

在年少时,就已经是公认的剑道天才,二十岁时拜入苏玄名下,潜心练剑,尽管心高气傲,处世风流,却极少出剑。

要说最震撼人心的一次出剑,便是紫禁城斩数十名天骄,从此一战成名!

如今更是代替玄君在北部军团的地位,作为北部军团的第一把交椅坐镇北部兵团。

能在北部兵团那种真正的虎狼之师的坐上第一把交椅,由此可见龙左中的实力。

也是龙国目前为止,最有望突破十境成为剑仙的人物。

如果是别人这么说,小崔以后能成为龙左中,廉宗绝对只听个乐呵,权当对方的商业互吹了。

但眼前这位不是别人,而是玄君。

龙左中的师父!

从玄君口中说出这话,便等于是对崔衍的一种认可。

想到这廉宗心中激动不已,小崔也算是他看着长大的了,自然知道这小子在武道上是极有天赋的。

本来想再把这小子留在身边锻炼一两年,再托人把他送到一个,能将他天赋开发到极致的地方。

却没想到,在今天小崔居然获得了如此机缘。

“你也不要开心的太早,可能等会他就会从状态中解除,就别奢望跟龙左中比了。”

苏玄一盆冷水浇在廉宗的头上。

廉宗却并没有感到任何尴尬,只是嘿嘿直笑:“无论如何,此次都是这小子的机缘,就算马上停下来感悟状态,也赚了。”

苏玄一乐:“你倒是个好心性。”

“可惜自身天赋不行,空有心性也无用,最多达到七境,若没有天大的机缘,八境无望。”

苏玄又是冷不丁一盆水浇下。

廉宗原本笑呵呵的脸顿时僵住了,心里就像是受到了一万点暴击!

旁边的单武嘴角抽搐。

众人皆知玄君是个不苟言笑的一个人,却不知道,正是这位“不苟言笑”的大人,有时候说的话,却就像是锥子一样。

句句扎心!

当年在部队,不知有多少人被苏玄一两句话给打击得自闭,怀疑人生。

看着廉宗吃了苍蝇屎样的表情,单武脸上也露出了一丝微笑。

很久违的画面。

“以你六境的实力在这里保护他已经足够了,等他苏醒后,让他来见我。”苏玄淡淡道。

他肯定是不会在这里等着崔衍解除状态。

别问为什么,问就是这小子还不够格。当然如果这小子能撑到明天早上话,那就勉强够格了。

“卑职遵命!”

廉宗朝着苏玄恭敬弯腰作揖。

苏玄离开了。

廉宗看着苏玄渐行渐远的背影,不知为何心中陡然再次涌现出一种酸楚之感。

他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情绪,明明眼前这位大人,刚刚还一剑就重创一位八境大宗师。

并且直接让小崔进入一种比顿悟更高的“悟道”状态。

足以证明这等存在的强大。

为何他还会有种英雄迟暮的落魄感?

廉宗紧咬牙齿,像是鼓足了勇气一样,朝着苏玄的背影敬礼,恭声道:“大人乃是龙国最坚硬,最可靠的国之柱石,还望您定要保重身体!”

就见那道身影的脚步突然停顿了一下,就像是定格在原地几秒一样。

然后便背对着廉宗,极其潇洒的挥了挥手。

是听进去了廉宗所说,还是表示让廉宗不必担心?

廉宗不知道,单武不知道,老天爷不知道,只有苏玄一人知道。

因为临近年关的原因,既然宋灵跟田晨两人都见了双方父母,除了结婚证没拿,没办婚礼之外,也已经算是两口子了。

过年自然要送节礼。

不过这些事都不用苏玄担心,宋茹作为最疼爱宋灵的亲姑姑,自然事无巨细,将这些事情全都处理妥当了。

“还有两天就要过年了,古老若是不嫌弃的话,不如就留在这里,一起过个年,如何?”

书房中,苏玄微笑地对着刚从紫禁城送药而来的古老。

古老挑眉,望着窗外天河市已经有些热闹,张灯结彩,红联映眼的场景,有些感慨。

“这一年的光阴,过得到是真快啊。”

说完,他便笑道:“老夫本就孤家寡人,四海为家,在哪过年都一样,只不过若玄君不嫌老夫叨唠,能让老夫留下过年的话,实属老夫荣耀。”

天底下,能跟玄君一起过年,又何曾不是一种殊荣。

“那便就这么定了。”苏玄笑了。

“单武。”

“属下在。”

“马上收拾出来一间屋子供古老休息,期间古老有任何需求都务必第一时间解决。”

“是!”单武恭声道。

“劳烦单都统了。”古老笑呵呵地道。

只见单武同样恭敬地朝古老作揖,然后才退出书房,去给古老整理房间。

他知道苏玄是很敬重这位老者的,有时他劝不住苏玄的时候,让古老出马兴许就能行得通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