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八十二章 会显得没出息?

“玄君倒是选了个好地方啊。”

古老走到院子中,闻着新鲜的空气,笑道。

苏玄微笑:“您老人家直接称呼我姓名即可,不用太过见外。而且还望古老能帮我瞒住身份,不要让我家人知道。”

古老意外:“这是为何?”

以苏玄“玄君”的这层身份,是何等的耀眼和荣誉?

“有些事情他们还是不知道的好。”苏玄没有过多的去做解释。

古老见状也没有追问,点了点头:“既然你想隐瞒身份,那便是你自己的权利,以后老夫便不称呼你玄君,却又不能逾矩,便称呼你一声苏小友吧,如何?”

苏玄笑着:“古老喜欢怎么喊便怎么称呼,这些都只不过是些代号罢了,无需太过看重。”

古老抚摸着白色胡须,感慨道:“如今你才不到三十岁的年龄,心性便如此看得开,而且还贵为玄君……”

想到这,古老叹息地道:“当真是天妒英才。”

无法想象,如今的苏玄就已经如此强大了,若是十年,二十年后,又会达到怎样的地步?

古老身为龙国医术圣手,放眼整个龙国都极少能找到与古老医术相媲美的存在。

故而他在龙国的地位也是极高的,自然也见过,听说过所谓的妖孽,天才,神童等等。

但若真要古老列出来一个,他觉着在武道天赋上最卓越的一人。

毫无疑问,他必然会将苏玄给排在第一位。

世人皆知玄君战力无双,是位屹立在龙国武道巅峰的存在,却不知玄君的真实年龄,只不过是个三十岁都未到年轻人。

就凭借此例,又岂是那些天纵之才能比得了的?

“生死乃人生常事,古老作为医者见证生死的次数,恐怕要比在下还要多,理应要比我更看得开才对。”苏玄笑道。

“更何况,在下一生挚爱已逝,天底下已经没有任何可以让我留恋的东西了。”

“如果真如神话当中所说,人死后能见到逝去故人的话,那死亡对我来说,兴许也不是件坏事。”

古老闻言,心里除了叹息就是叹息。

他清楚,苏玄之所以把他请来,也只不过是想让他帮忙延长一段时间寿命,好让他亲眼目睹宋灵的婚礼罢了。

一旦完成婚礼,这个世界就真的再没有让苏玄牵挂的东西了。

他不怕救人,却是怕救那些一心求死的人。

医术可以治疗人的肉体,却无论如何都没法改变一个人的想法。

“在这个小城市中,并没有什么武者,因此相较于紫禁城,难免是要多出一丝安逸的。”苏玄道。

古老点了点头,事实确实如此。

“待老夫找到可以能够继承老夫这一身医术的,老夫便可以从此退隐江湖,来到这偏僻小城安度晚年了。”

“古老是想找弟子了?”苏玄面露讶异之色。

古老微笑:“正是。”

“这可是件大事。”苏玄有些严肃。

古老虽一身武道实力不强,也就七境的修为,但他那一身医术才是最珍贵的!

算是龙国最宝贵的那一批财富之一了。

当年血战,若非有古老带人医治,恐怕到最后那些濒临死亡的强者都得死。

古老那一双干枯,褶皱地跟树皮似的手,已经拯救了太多龙国的砥柱。

“可惜老夫至今都未能找到合适的苗子。”古老叹了口气,眉宇间有些忧愁。

他自然知道自己这一身医术的重要性,但也正是因为他清楚自己传承的重要性,所以他才不能随便找个人就传给他医术。

医者能救人,也能悄无声息的杀人。

他需要从各个方面考量一个人,然后再总结判断适不适合当他的徒弟。

故而他到现在还没找到徒弟。

不是没有学医的好苗子,而是这位古老的要求实在是太高了。

“收徒一事就如机缘般,古老还是耐心等待,静静等待合适的人出现便好。”苏玄笑着。

听到苏玄安慰言语,古老脸上的愁容散去了一些,但心中依然思绪万千。

毕竟他如今已经一百一十多岁了,在武道上并没有什么天赋,这一身七境也完全是用灵药堆积起来,用来延年益寿的罢了。

眼下他能明确感受到自己已经没多少年可活,如果不能尽快找到能继承他衣钵,将这一身医术亲手传承下去的话。

就怕等到时候,虽然已经找到合适的继承人,他却无多少时日来传承……、这样的话,就算到了九泉之下,古老也绝对不会瞑目的。

“但愿能早日找到在医道上颇有天赋,并且有悬壶救世之心的人吧。”古老目光飘向远方。

宋灵带着苏奈一跟着宋茹已经提前去田晨家了,所以偌大的别墅也就只有苏玄,单武和古老三人。

单武在楼上替古老收拾房间,故而做饭这件事自然就落在了苏玄身上。

见苏玄居然系上了围裙,在厨房里忙碌了起来,古老满是震惊之色。

纵使是他也断然想象不到,像苏玄这等人物居然会亲自动手做饭!

饭菜没一会儿就做好了,只是简简单单的家常便饭罢了,并没有什么名贵食材。

就在古老大感稀奇,迫不及待想尝尝“玄君手艺”的时候,别墅的门铃声忽然响了。

刚被苏玄叫下楼吃饭的单武,听到有人按门铃,便去开门。

门一开。

就见一脸兴奋的廉宗带着小崔站在门外呢。

“进来吧。”

正在将饭菜摆在桌上的苏玄,看到这两人便开口道。

当两人走进门内的时候。

单武的目光特意在小崔的身上滞留了两秒。

“卑职见过大人!”

“崔衍见过大人!”

廉宗和小崔两人见到苏玄,第一时间就神色无比恭敬地作揖。

苏玄有些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:“这里是我家,不用这么严肃。”

“是!”

廉宗和小崔又立马敬了个标准的军礼。

苏玄:“……”

“吃饭了没?”

小崔看着饭桌上色香味俱全的饭菜,咽了咽口水,但想到来之前廉宗跟他说的话。

“等见到大人的时候,一定得表现的有出息些,这次机缘能不能抓住,可就看你接下来的表现了!”

小崔想着,如果见到吃到就眼馋的话,是不是就会显得很没出息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