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八十九章 傅家三少

“满意答复?这可是傅三少送我的了礼物,你们给弄脏了,究竟是给我一个满意答复,还是给傅三少?”高大男子冷哼一声。

堆了满脸热情笑容的经理,脸色顿时僵住了,心中叫苦不迭。

没想到这个看上去跟“乡野村夫”一样的家伙,表面上粗鄙跟没有什么智商似的,竟如此有城府!

这一句话,就直接把他跟傅三少绑在一起了,并且还是直接放话,你们得罪的不光是“我”还有傅三少。

说实话,就算是澜天酒店总部的大人物碰到傅三少也得给三分薄面。

无论如何,这都是位傅家的少爷。

更何况是他一个小小分部的经理?那是打死都得罪不得这位傅三少的。

“那您说,想要我们怎么赔偿您跟傅三少?”经理咬牙道。

事到如今除了认怂,他也想不到什么办法了。

“让这个贱女人,给老子磕三个响头,陪老子一晚上就行。”

“至于……”

高大男子声音拖长,冷冷地望着苏玄:“至于你,刚刚哪只手拦的我,自己给废了,就算了事。”

“当然,你可以反抗,但在那之前,你最好想清楚,否则到时候就不是废掉一只手这么简单了。”

女服务生闻言,双手捂嘴,脸上终于抑制不住的浮现出惊恐之色,双目满是乞求地望向经理,不停摇头。

她怕经理真的会为了避免酒店损失,答应高大男子。

像她们这种五星级酒店的服务生,跟酒店之间签订的合同就等于卖身契一般。

会牺牲掉自己的自由,但随之换来的也是高价薪水。故而酒店完全可以让她无条件服从高大男子的……、磕头她可以勉强接受,但后面那个条件,会毁掉她一生!

经理见女服务生可怜的样子,心里也有点不忍。

毕竟人心都是肉长的。

只是若不答应高大男子的要求,虽然他们澜天酒店背后也有大靠山,但万一对方狮子大开口,他们也没有办法。

如果酒店损失严重,上面追求下来,别说是女服务员就算是他都得跟着倒霉。

经理两个字名声上说得好听,实际上也就是个打工仔罢了。

想到这,经理面露为难之色:“小雅,要不……”

经理话还没说完,因为他有点不忍心,但意思已经显而易见了,只要不是傻子都听出来。

女服务生眼中泪水夺眶而出,牙齿紧咬着涂抹了口红的红唇。

丝丝鲜血在空中荡漾起腥涩的味道。

明明她也没做错什么。

她只是按照正常流程,给客人上完红酒后,再贴心地将酒倒进高脚杯中。

这个流程是酒店规定的,也并不是她自作多情。

要不是高大男子突然站起来推她一把。她也不会将红酒洒到那件毛衣上。

从头到尾,无论怎么说她都没有错,甚至此事的身份应该颠倒过来。

她才是受害者。

要不是因为受过专业训练,身体平衡力比普通人强些,恐怕高大男子那一推,就能让她重重摔在后面的桌子上。

是非经过早已分明。

但此时,却要她……、女服务生心里从一开始愤怒,不甘,到最后成了绝望。

因为如果酒店做了决定,那她就必须那么多,否则违反合同所造成的代价是很恐怖的。

她赔不起高额的违约金。

“让我自断一手,这种话已经好长时间没有听到了。”苏玄目光泛起一丝恍惚。

在他记忆里,上次曾对他说过类似话的,现在坟头草应该都有三丈高了吧。

“苏某生性懦弱,自然是没胆子自废一手的。”

“所以,若你想废掉我手的话,今日我便站在这,还得请劳烦你亲自动手了。”苏玄微笑。

高大男子心中暴怒。

显然,苏玄这一笑彻底地刺激到了他。

让这位自从大山里出来,就没吃过瘪的五境武者感受到了被轻蔑,不屑的感觉。

“小子,今天老子不给你点颜色瞧瞧,老子白活那么多年。”

说完高大男子额头青筋暴突,下意识就要爆发浑身力量向苏玄冲去。

但!

就在他身影刚动的那一刹那。

“再动一下,你会死。”

单武如同鬼魅一样,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了高大男子身后。

冰冷,毫无感情色彩的声音令高大男子如坠冰窟!

高大男子一米九的个子放在人群中已经算很高了,但在足足两米的单武面前却还要矮上半头。

单武就这么站在高大男子的身后,手中锋利的短匕已经逼在了高大男子脖颈的大动脉上。

只要单武愿意,随时都可以轻松地划破动脉,让其鲜血喷洒出来,倒在血泊中绝望地鲜血流尽致死。

武者并非神仙,妖怪也是血肉之躯,受到致命伤害时,顶多是比普通人能多撑一段时间罢了。

致命地威胁和足以冻结他四肢百骸的冷意让高大男子,顿时就像是雕塑一样停滞在了原地。

他瞳孔放大,喉咙微动,咽了口口水。

“我……”

他能从背后的人身上感受到极其强大的压迫感,他内心推断,此人极有可能是六境武者。

此时再看苏玄那一幅似笑非笑的表情,高大男子心中直接一万个无语奔腾而过。

不是说天河市根本没有什么武者的吗?为毛老子直接一下碰到两个硬茬子?

“那啥,兄弟刚刚是我有点唐突了,有眼不识泰山,狗眼看人低,我认错。”

“麻烦你看在傅三少的面子上,饶了我这一次,如何?”

高大男子也不顾颜面,直接毫不犹豫,哭丧着个脸,当面求饶。

没办法,正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,眼下局势突然逆转,他小命可就攥在人家手中呢。

刘备出师未捷身先死,还是走了一段路的。他这刚从山里出来没一天,要是死在这的话,可就太冤了。

苏玄平淡地道:“傅三少?”

高大男子小鸡啄米般点头,惊喜地问道:“没错,莫非您认识傅三少?”

“没听说过。”

说完这句话,苏玄转头望向经理:“如果把你们这的地面弄脏,你们会不会介意?”

经理疯狂摇头,摆手:“不不不,不介意。”

他刚从别的地方调来天河市,尽管对这边的大人物都还不了解,但直觉告诉他,眼前这位绝对不是普通人!

“那好。”

苏玄向单武淡淡道:“杀了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