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九十章 杀人

“what?”经理傻在了原地:“杀,杀了?”

听到苏玄的命令,单武没有任何犹豫,根本不给高大男子任何求饶的机会,手中的短匕直接刺入脖颈的大动脉中。

“住手!”

这时,不远处一名身后跟着好几名美女,嘴里叼着雪茄,一身贵气的年轻男子怒声喊道。

可惜的是,显然这名年轻男子来晚了。

“噗嗤!”

短匕刺入高大男子喉咙动脉中时,单武又轻轻一用力,短匕直接在动脉中划出了一道“一”字型。

鲜血从伤口中喷涌而出,高大男子瞳孔中满是惊骇之色,就像是动物临死前的挣扎似的。

他面露狰狞之色,爆发出浑身所有的力量,想要摆脱单武的束缚。

但区区一个五境,在单武眼里只不过是长得大点的蝼蚁罢了。

故而,任高大男子怎么挣扎,都动弹不得。

最后不知是不是他没有力气了,还是已经死了,直到他停止挣扎,单武才松开手。

“噗通!”

高大男子直接像是块木头,面部朝地重重摔在了地板上,不到一会儿,其身底下便汇聚成了一处血泊。

众人见状,无不惊得呆滞在了原地。

“哗!”

“死,死人了!”

很快,大厅中便瞬间掀起了惊天的舆论浪潮。

“啊!”

许多心理承受能力脆弱的女生,无不尖叫出声,超分贝的声音在大厅中突然响起,仿佛要刺破人的耳膜!

“此人究竟是谁,居然敢在澜天酒店杀人!”

“不光如此,杀得还是傅三少的人!”

有不少见过大场面的人见状,全都目光震惊,严肃,沉重地望着苏玄。

傅三少无论有多纨绔,多废物,在武道一途上多么不学无术,但其终究是傅家的少爷,其大哥仍是傅家年轻一辈第一人傅龙!

到目前为止,还没见过哪个愣头青是敢招惹傅家人的。

“这……”

张承,老孟两人见到眼前这一幕也全都傻在了原地,没想到有人竟然敢在这里公然杀人。

至于罗诗然,早就吓得六魂无主。

她双手捂住眼睛,躲在张承身后,不敢再多看这种恐怖地血腥场面一眼。

“老孟,你有没有觉得那个男人看上去有点眼熟?”张承深吸口气,问道。

本来对苏玄没多大感觉的老孟,经过张承这么一提醒,他再看苏玄。

两秒后,他面露惊色:“他不会是苏玄吧!”

当听到老孟的话,张承心里也笃定了猜想,郑重地回答道:“没错,他应该就是苏玄。”

他们与苏玄已经八年没见了。

因此他一开始看到苏玄的第一眼,只是觉着熟悉,并没有立刻认出来。

只是刚刚他脑海里突然冒出了这个念头,他觉得越看越像,于是才问的老孟。

老孟的回答直接印证了他的猜测!

听到张承的回答,老孟瞪大了眼睛,直接当场爆出粗口:“他这变化也太大了吧!”

在他的印象里,以前的苏玄虽然算不上一无是处,毕竟人家在高中时期的学习成绩还是很好的。

但却是一个并无多少存在感的人,顶多“雪人表白事件”以及因为跟宋青韫的恋爱关系,让人不得不关注这个家伙罢了。

没有宋青韫的话,估计这家伙在班里就是个透明人。

普普通通,平平淡淡。

然而现在。

看着受到大厅中人万众瞩目,却依旧显得云淡风轻的苏玄。

仅是一句话,就决定高大男子的生死。

就像是冰冷无情地上帝一样的姿态,以及那一身淡漠中给人丝丝压迫感的气势……、这种种的一切,就算是换做爱因斯坦估计都无法想象,这是八年后的那个班级“透明人”!

“既然是他就能理解了。”张承心中释然。

整个天河市敢当众杀人,或者是有能力当着大庭广众面杀人的人,应该也就苏玄了吧。

毕竟就算是以前四大顶尖豪族那些土皇帝,为了避免不好的影响力,他们也不会如此光明正大地杀人的。

“只是……”

“这家伙居然敢杀傅三少的人,怕是要完了。”张承目光闪烁期待的光芒。

他在期待苏玄被傅三少给制裁。

别问为什么,问就是男人与男人之间也会存在嫉妒之心。

大家都是同龄人,凭什么他就能这么强,随意就能颠覆四大顶尖豪族。

凭什么现在他能万众瞩目地站在五星级酒店的大厅中,而他只能在这处角落当个路人甲?

张承自知这辈子是无法达到苏玄这种程度了,但如果苏玄被傅三少打压,制裁,到最后落魄得连他都不如的话。

光是想想张承心里都兴奋呢。

那名无论走到哪身后都会跟着四五名美女服侍,一名年过半百,身子佝偻老者跟着的贵气年轻男子,快步从人群中走出来。

看到倒在血泊中,黝黑地脸上满是恐惧,绝望神色的高大男子,傅松阴沉地目光猛然转向苏玄,沉声道:“你是没听到我说话吗?”

苏玄目光平淡:“听到了。”

“那你为什么还敢杀他!”傅松双目充血,心中满是怒火。

这个高大男子是他前段时间就挖掘出来的武道天才,虽然人野蛮了点。

但以其二十三岁就达到五境的天赋,若是稍加培养说不定就能成为他手下的得力干将!

他还对其寄予厚望,今天就打算把这家伙给带到傅家,然后好生培养一番。

如果真是个武道好苗子的话,再赠送给他哥哥傅龙,博取傅龙的欢心。

如意算盘都已经让这位傅家三少打好了,但现在人却没了!

“杀他,与你何干?”

“他是我傅松的人!”

“傅?”

苏玄目光微挑:“姓傅,傅古生是你什么人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