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九十一章 傅古生

“大胆!”

傅松听到苏玄所说的名字,当场就怒了:“谁给你的够胆,居然敢直呼我父亲的名字!”

傅古生,傅家当代家主,是站在乾元洲最顶尖的那一搓人之一。

别说是动动脚了,就算是一根手指头落下来,都能把天河市的所有势力碾死,让乾元洲抖三抖。

论实力更是传闻中已经无限接近九境的八境巅峰存在,战力滔天。

起码在乾元洲这一亩三分地,傅古生虽然算不上最强,毕竟头顶还有宋氏王族压着呢,但也绝对名列前茅了。

傅家之所以能在乾元洲如此之稳的站住脚跟,几乎没有别的势力敢来招惹,就是因为傅古生这位八境巅峰的存在。

因为上境特殊的原因,所以天光阁已经给每一个境界的武者都列出了一个实力榜单。

依然有一百个名额,但凡上榜者皆是八境中的佼佼者。

傅古生便排在二十四名。

要知道这个可是天光阁汇聚龙国所有八境武者资料来编排的榜单。

首先,凡是能成为八境的都不是泛泛之辈,更何况是八境中前百人?

放在九州中排在第二十四位,傅古生的战力可见一斑。

甚至有人传言,这位傅家主距离九境,只是一步之遥!

对于这个传言傅家也并未给任何的态度。

但也就是这种“默认”一样的反应,更能震慑宵小!

总之傅古生的强大,在乾元洲境内,乃至龙国都是有名号的。

谁称呼不得加个大人二字?

然而苏玄竟然直呼“傅古生”这三个字,可把众人给吓了一跳。

“原来傅古生是你的父亲。”

苏玄微微惊讶,没想到能在这里碰上傅古生的儿子。

当然,他跟傅古生并不熟,只是因其名声响亮,心里对此人有些印象罢了。

今天一听傅姓,第一时间就想到傅古生。

“小子,你若再直呼我父亲的名字,信不信我当场杀了你!”傅松面色阴沉。

他爹在他心里那就是宛如信仰般的存在。他是绝对不会允许任何人对他父亲有这种大不敬行为的。

傅松话音一落。

他身后那名始终佝偻身子的老者便一步步向前走来。

直到站在傅松面前方才停下脚步,然后抬起那已经被邋遢长发盖住的头。

在乱糟糟的头发后,有一道冰冷至极的目光射向苏玄身上。

苏玄能明确感受到,从眼前这个看上去暮气沉沉的老者身上,有一股浓烈地杀机在锁定着自己。

“六境巅峰,只差一丝机缘就能突破到七境。”

苏玄心中再次惊讶:“用这种境界的武者来保护你,看来傅古生挺疼爱你啊。”

武者不是大白菜,五境以上的武者放在各大势力都是中坚力量了。

要知道就算是极武殿那种地方,排名靠后的长老也就七境。

也就是说,眼前这名老者实力已经无限接近于一名极武殿长老了。

放在极武殿都是接近长老级别人物了,那放在傅家的地位绝对只会更高。

能舍得派这种级别强者保护傅松,由此可见傅古生还是很疼爱这个三儿子的。

佝偻老者眼中闪烁一丝光芒,有些凝重地看着苏玄。

为了低调行事,他明明已经隐藏气息了,没想到眼前这个年轻男子居然一眼就看出来了他的境界。

同样,他自然也注意到了瞬息间就来到高大男子身后,将其轻松杀死的单武。

凭借他混迹多年的经验和直觉告诉他,这两人也绝非善茬。

“小辈,需知山外有山人外有人,傅家的强大也远远不是你这种井底之蛙能够揣测的。”

“念你修行不易,老夫不废你境界,也不会伤你,但你必须当众给三少下跪道歉,这件事才能过去。”

“识时务者为俊杰,劝你莫要自误。”佝偻老者声音沙哑地道。

“枯老!”

傅松闻言顿时就不乐意了。

这两人当着他的面把他的手下给杀了,而且还当中直呼他父亲的姓名。

这种情况,不杀他们也绝对不能放过他们,哪是跪下道歉就能解决的?

未免也太便宜这群人了吧!

佝偻老者听到傅松不爽的喊声,淡淡道:“三少爷年龄也不小了,若是做事依然如此由着自己性子的话,以后会出大乱子的。”

傅松闻言,尽管心中很不爽,但还是紧攥着拳头没有发言。

枯老以前是他父亲也就是傅古生的贴身随从,在他出生后,就被傅古生命令其来保护自己了。

故而枯老也算是看着他长大的老辈了,再加上其实力强大,在傅家里也有很高的地位。

所以从某种情况来讲,枯老并不算是他的随从,更像是一个他父亲派在他身边的一个严厉老师。

他很少会敢跟枯老顶嘴的,这次自然也不会例外。

不过……让这两个人给他下跪磕头,傅松心里也能勉强接受。

“确实山外有山,人外有人。至今苏某都从未觉得自己在这世间有多么的厉害。”

“毕竟现在只是一个末法时代,完全无法想象在上千年前天地灵力处于巅峰状态时,那个时代的人又会强如什么程度。”

“苏某跟他们比,恐怕也就一介蝼蚁罢了。”苏玄平淡地道。

“只是。”

苏玄漠然的目光放在枯老身上:“若是跟你们傅家比的话,苏某倒是不惧。”

“数到三,若你们不从苏某面前消失,今日苏某并不介意多杀两个人。”

枯老面色一凝,沉声道:“小子,你既然已经知道老夫境界,却还敢大放厥词,莫非真想找死?”

“一。”

苏玄像是没听到枯老的话般,右手的一根手指竖了起来。

枯老老脸浮现一抹怒容:“你若如此执迷不悟,就莫怪老夫动手杀人了!”

“二。”

“枯老,此子完全没将我们放在眼里,更是在无视我们傅家的威严,你若不动手灭杀此僚,杀鸡儆猴,否则今日之事传出去,还真让人以为我们傅家是好惹的!”

傅松见机在后面大声地添油加醋。

枯老闻言。他那干枯如同树枝般的双手微动,抬起满是浊气地眸子放在苏玄身上。

一股阴冷至极的恐怖气息顿时从他体内爆发而出。

“既然如此,今日若不杀你,捍卫傅家尊严,否则日后我拿何颜面再见家主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