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九十八章此等心性

正如宋云栾所猜测的,这两名老者便是傅家除了傅古生之外的另外两名八境武者。

更是傅家当中辈分最为古老的两位族老,平时就算是傅古生见到两位都得主动得恭敬喊一声:“二太爷,四太爷。”

两名老者其中年龄最大,也是傅家真正除了傅古生外最有威望的“二太爷”便是穿着红色唐装的老者。

另外一个穿着紫色唐装的便是“四太爷”,傅家老一辈威望仅次于“二太爷”的存在。

听到二太爷的呵斥声,傅古生深吸口气,尽量让自己的情绪稳定些,将自身释放出去的恐怖气势慢慢收敛回来。

正如二太爷所说,若再继续把他威压释放下去,恐怕傅家的这一代小辈就有可能毁在他的手里。

“这到底发生了什么?”四太爷沉声问道。

究竟是何事能让傅古生如此失态?

二太爷目光警惕地扫视了一眼宋云栾,场上也唯有这位宋氏王族族长之弟,最为可疑了。

宋云栾深知自己可能被怀疑了,无奈地耸了耸肩膀。

不过心中却是大感意外,刚刚他可是十分清晰的听到了那名傅家小厮所说的话。

傅松的系魂石碎了。

宋氏王族即将跟傅家达成联姻,而他这次上门便是代替他的兄长,也就是当今宋氏王族的族长,被人称为金陵王的宋云烽,来跟傅家详谈具体的。

自然在来之前就查清楚了傅家的所有情况,并且了解到傅古生最为疼爱的儿子,不是那位天赋卓越的傅龙,而是最为纨绔的傅松。

他们宋氏王族其实一开始也有考虑将王女嫁给傅松,但奈何这个纨绔子弟实在是太纨绔了。

王女虽然是要嫁给傅家的,但好歹是宋氏王族的人,也就代表着王族的脸面,嫁给这么一个不学无术的纨绔,实在是有辱门风。

故而,宋氏王族才将人选定好,便是傅古生的大儿子傅龙。

今天他来就是为了通知傅家此事。

“没想到这个纨绔子弟竟是个短命鬼,幸好没将人选定在傅松身上。”宋云栾松了口气。

不过他更为好奇的是,这傅松究竟是因何而死的。

听到四太爷的问话,傅古生目光阴沉至极,强忍住心中杀人的冲动,声音喑哑地道:“松儿死了。”

“什么!”

此话一出,两名傅家八境老者也全都惊呼出声。

“这怎么可能!”四太爷不敢置信。

“松儿的系魂石呢?”二太爷问道。

“碎了。”

“谁!究竟是谁杀了松儿!”四太爷愤怒地咆哮出声!

“究竟是谁敢杀我傅家儿郎!”

二太爷目光同样阴沉了起来。他深知傅古生到底有多宠溺傅松。

“人死不能复生,古生你节哀顺变吧。”

傅古生没有说话。

两秒后。

他目光冰冷地道:“我要杀我儿者,血债血偿!”

“古生,四太爷支撑你,如今咱们傅家一门三个八境也不是以前的软柿子,任人拿捏的。”

“既然有人胆敢杀害松儿,就是在挑衅我们傅家的威严,无论如何,我们都要找出凶手,将其碎尸万段!”

“诛九族!”四太爷满脸都是杀意。

二太爷闻言没有反驳。

他知道傅古生在傅松身边一直派枯老跟着的。

作为傅家少数不多的核心外姓成员,枯老以六境巅峰的实力放眼整个傅家都称得上一流强者了。

更何况,因傅古生为了能让他更好的保护傅松,直接允许其修炼傅家秘术。

凭借秘术,他的修为直接就能暴涨到七境。

这也就等于有一名七境武者在随身保护着傅松。

在这个世界上,有一名七境武者保护,根本不可能出现任何意外。

因此傅松只有一种可能会死,那就是被一个实力高于枯老的人杀死!

“会是孙家吗?”二太爷心中思考。

乾元洲境内,有能力杀死七境武者的总共就那几名势力,除去跟他们傅家关系友好的,目前也就剩那么几家。

但最近当宋氏王族要跟傅家联姻的消息穿出去后,这几家也完全消失在了傅家的视线中。

毕竟傅家以后是跟宋氏王族绑在一块的,他们心里只有求爷爷告奶奶,让傅家别来欺负他们。

更别说是反过来招惹傅家了。

若是再排除这几个家族,那就只剩下一个势力了。

二太爷目光放在宋云栾身上。

宋氏王族。

宋云栾感受到二太爷的目光,心里顿时了然,不禁觉得好笑:“二太爷,您老人家不会认为是我们宋氏王族杀了傅松吧。”

二太爷满是褶皱的脸上露出一抹笑容:“宋二爷多想了,我们傅家即将与宋氏王族达成联姻,那便是盟友关系。”

“就算我们傅家怀疑谁,都不可能怀疑你们的。”

宋云栾见二太爷的回答,心中冷笑,好机灵的老鬼。

“二太爷能这么想那就再好不过了,对于傅松公子的死,我在此代表宋氏王族和我的兄长表达最真挚的悲痛。”

“若傅家在追寻真凶方面,有任何需要帮助的,我们宋氏王族必定在力所能及之下,尽力协助你们。”宋云栾眼中满是诚挚。

“那老朽便代表傅家感谢宋二爷的好意了。”二太爷朝着宋云栾作揖。

宋云栾也站起来向二太爷作揖。

虽然宋氏王族的人都因自己是王族而有优越感,高人一等。

但傅家好歹是即将跟他们联姻的家族,在礼仪上面宋云栾还是要做到位的。

“既然古生兄痛失爱子,要不有关联姻之事,我们过几日再谈?”宋云栾问道。

二太爷和四太爷都没有表态,而是将目光放在了傅古生身上。

“不用。”

傅古生手里紧攥着傅松的系魂石,脚步沉重地步步走回大堂的座位上。

“来人。”

议事府外面连忙走进来两名颤颤巍巍的傅家侍卫。

“把这个没用的家伙拖出去,另外速度去把大少爷给喊来。”傅古生下达命令。

他口中“没用的家伙”便是那名从祠堂中,给他报傅松死讯的小厮。

这名小厮在近距离承受傅古生威压的情况下,直接被当场吓死了。

如今尸体正躺在大堂当中。

“是!”

两名侍卫直接将小厮的尸体抬了出去。

“这傅古生……”宋云栾心中再次暗惊。

刚刚还收到爱子的死讯,痛彻心扉,结果这才不到十分钟的时间,就能调整过来。

此等心性,实在是太过恐怖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