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九十九章 两个月可活

所谓的同学聚会,若干年后,大家都已步入社会,尽管有些人还如当年一样,未曾改变。

但总有些人在接受完社会的熏陶后,性格从而发生本质上的改变。

故而,普遍的同学聚会某种程度上更像是一种“应酬”。

大家凭借高中同学的关系,聚集在一间包厢里展露笑颜,推杯换盏,就如同公司中的商业应酬般,疯狂的扩展属于自己的人脉。

恐怕都有不少人在来之前,了解了一番自己这些同学们的底细,心中也早已有了选择。

跟哪些人套关系,他们心里跟明镜似的。

当然,世事无绝对,还是有许多数年不见的同学们再聚一起,很纯粹得重温当年的感情。

众所周知,在任何公共场合,唯有两种人最受欢迎。

一,有钱权势的人。

二,就是美女了。

至于帅哥嘛,就比较一言难尽了。

总之,像柯诗茗这种在天河市里都少有的美女,再加上其因为结过婚,身上所散发出来的那种成熟韵味,自然就吸引了不少昔日同学的目光。

包厢中十分热闹。

苏玄不知从哪弄来了一顶黑色的鸭舌帽,戴在头上,帽檐压得很低,极大部分挡住了他的脸。

尽管他是跟柯诗茗一起走进包厢的,但众人还是直接就将视线放在了柯诗茗身上,根本没怎么多看一眼这个柯诗茗身边的家伙。

连脸都不敢露,估计又是个混得奇差的家伙吧。

柯诗茗自然知道苏玄不喜欢那种被人围观的感觉,朝着他眨了眨眼,便很融洽的跟昔日同学聊天,玩闹了起来。

苏玄目光扫视了一眼包厢,最终目光停留在一名正躺在椅子角落上,望着窗外景象的消瘦男子。

他脸上浮现出一抹笑容,拎起一个椅子,坐在了消瘦男子身旁。

消瘦男子听到身边声音,转头就要看是谁。

就见苏玄将鸭舌帽的帽檐向上一挑,朝他一笑:“八年不见,还记得我吗?”

林学翰看着苏玄鸭舌帽下的这张让他既熟悉又感动陌生的面孔。

他明显愣了一下。

但很快,林学翰脸上也露出由衷得笑容,一拳捶在苏玄胸口:“八年不见,玄哥长得倒是越来越帅了。”

没有久别相见后的激动拥抱,也没有热泪盈眶的感动。

两人反倒像是昨日才分别的老友,今天又重聚在了一起。

两个人,两个椅子,坐在窗户前,共同望着窗外景色,平淡中夹杂着温馨的聊起了当年往事。

“你八年前突然离开,是不是该给我一个交代?”林学翰摆出一幅怨妇表情。

“滚吧,我需要给你个鬼的交代。”苏玄笑骂。

不知道的还以为这小子跟他有不一般的关系呢。

林学翰闻言没好气地道:“你高三上学期向我借了两百块钱,要给宋青韫买礼物的,你两百块钱我到现在都记得呢!”

苏玄目光恍惚,脑海中浮现出昔日场景。

“现在八年过去了,咱这可是有利息的。”

“你要多少?”

林学翰猥琐一笑:“两千。”

“好,给你。”苏玄道。

林学翰再次愣了一下:“这么爽快?”

“就是这么爽快。”苏玄笑着。

“我擦,老子血亏,早知道找你要两万了!”林学翰气得咬牙切齿。

苏玄一笑:“两万,你也得让我有能力拿得出来啊。”

只见林学翰恶狠狠地道:“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小子现在有多牛气,以后我可就跟着你混了!”

苏玄笑骂一句:“你这无赖性格倒是一点没变。”

两人如此安静的对话,仿佛与周围的一切格格不入。

按照苏玄如今所展露出来的能力,按理来说这次同学聚会,他应该才是主要的焦点。

但不知道是不是众人没认出来,亦或者是他们认出来了,但不敢上前搭讪的原因,苏玄落得一身清净。

同学聚会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,毕竟现在已经有不少人成家了。

老婆催命似的打电话,难免有些扫兴,只好自罚一杯退场了。

随着一个人离开,其他人也陆陆续续提前走人。

人一走,热闹的气氛就迅速冷却了下来。

就像是大家通宵正聊的火热的时候,有人突然说一句:“不早了,我去睡觉了。”

多少会起到气氛冷却剂的作用。

一个气氛冷却剂可能起不到什么太大作用,但几个气氛冷却剂,却能让热闹的氛围直接冷场。

林学翰抠了抠鼻子,大感无聊:“我们也走吧。”

苏玄目光望向柯诗茗。

毕竟他不是一个人来的,需要征询这个女人的意见。

“走吧,你们两人那么久没见,怎么着也得找个大排档好好嗨一晚吧。”柯诗茗目光促狭地道。

林学翰闻言精神一振:“柯大美女的这个意见好啊!”

苏玄耸了耸肩:“你请客我就去。”

“我靠,玄哥你都这么厉害了,还让我请客,这干的是人事吗?”林学翰瞪大个眼睛。

苏玄挑眉:“我厉不厉害,跟你请客有什么关系吗?”

林学翰脸一囧。

“好了,那就这么定了,今晚大排档林狗请客!”柯诗茗在旁边戏谑补刀。

林学翰气得捶胸顿足。

前半段柯诗茗跟着苏玄和林学翰,三人在露天大排档吃着烧烤,喝着啤酒畅聊当年的趣事。

不过因为柯诗茗明天还要工作,在没喝高的情况下,就打车回家了。

后半段的话。

苏玄本来是可以动用灵力,来抵消体内酒精,让自己永远不会醉的。

但他没有那么做,直接跟着林学翰两人不停地喝。

到最后,就在两人都感觉脑袋有点昏昏沉沉的时候,给老板付了钱。

两人一人手里拿瓶啤酒,便像两个醉鬼一样,大摇大摆,摇摇晃晃地走在凌晨无人的街道上。

路灯下。

两人勾肩搭背。

“林狗以前那么多时间谢谢你了。”

“害,你也不是让我少挨了无数顿打吗?”

“你又不是不知道,我那爹妈明知道我不是学习的这块料,还硬逼着我,要不是有你给我抄作业,估计我天天得被那对夫妇活活打死。”

苏玄大笑出声,想到了以前林学翰被他爹妈追的满学校跑的场景。

“林狗。”

“干啥?”

“告诉你一件事。”

“啥事?”

“我应该就两个月可活的时间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