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1章八方禁玄杀敌手

小玲一下子赢了六十万晶玄石,这赌坊不是拿不出这么多的晶玄石,而是不敢直接给。

一下子输了六十万晶玄石,他这赌坊的负责人估计第二天就玩完了。

他已经派人将事情往上面报了,这六十万晶玄石给还是不给,就看上面的意思了。现在要做的就是拖延时间而已。

“六十万晶玄石我们会给,但我们这小赌坊一下子拿不出这么多晶玄石,要等一段时间。”

“一段时间是多久,一个时辰,两个时辰,还是一天,两天?”小玲的脸色不是很好看,她知道姑爷安排了人保护她,此刻根本不怕这些人。

“这个不好说,可能一两天,也可能十天半月。”

“十天半月,你们是不想给吧!”小玲冷笑一声。

“我们也没办法,小赌坊,一下子拿不出这么多晶玄石出来。”

“行,拿不出来是吧,写欠条!”小玲眼里闪过狡黠之色。

赌场的主事之人犹豫了一下,然后点点头:“行,我写欠条给你。”

他想着先稳住眼前的小姑娘,这晶玄石给不给还是另外说。

可他不知道眼前的小姑娘是什么身份,这欠条要是写给别人,赌坊可以赖账,但要是写给李家的,那想赖账,还是等下辈子吧!

赌场将欠条写好,并且还加上了赌场的大印。

小玲认真看完,发现没有错误后,这才将欠条收好,随后心满意足的离开。

她今天可是帮姑爷做了一件大事,回去以后姑爷应该会表扬自己。

“跟上她,如果有机会就直接干掉。”赌坊的主事之人神色阴狠的对身旁的手下说道。

得到命令后,有几人悄悄跟随着小玲。

不过小玲有铁面保护,这些人没跟多久,很快就被铁面干净利落的干掉了,甚至小玲都没有发现自己被人跟上了。

另一边,比武擂台上。

进行着最后的仪式——颁奖。

孟南阳这个阳城城主亲自上台,给前十名参加比武的选手颁奖。

晶玄石很多,都逐一按照数量,装在了储物玄器里面。

这储物玄器的形状是一块玉牌,孟南阳给十个人分别发了玉牌,里面装着名次所对应的晶玄石奖励。

颁奖完的孟南阳刚想说些什么,突然,地面开始震颤起来,擂台上的众人都有点儿站立不稳。

“怎么回事?”

“发生什么事了,地面怎么突然震颤起来。”

众人都惊慌起来,脸色异样。

王渊皱眉,隐隐有种不祥的预感。

事实上不仅仅是擂台在震颤,擂台下面,观众席的位置,也是异常的震动。

一个血色的光束,突然从擂台的中心处射出,冲霄而起。

这道血色光束紧接着向外扩展,形成一个屏障,将演武台方圆百米包裹起来。

屏障上有光华闪耀,隐隐散发出危险的气息。

这是玄阵!并且是氛围巨大的玄阵!

王渊一眼就看出来了,是一个玄阵被激发启动了。

不过王渊并不确定是什么玄阵,而且,这突然出现一个玄阵又是怎么回事?他事情可不知道会有这么一出。

不要说王渊不知道,孟南阳也不知。他一个城主,都不知道怎么会是,这演武台什么时候布置了玄阵,又为什么会突然启动。

正当众人疑惑不解之时。

异变再次发生了。

人群之中突然有人暴起,冲杀而出。

几十上百的人手中或刀,或剑,对周围的人直接砍杀起来,献血四溅。

惊恐的叫声,惨叫声,救命声……混杂在一起,场面瞬间变得混乱起来。

无数人四下逃命,但是越逃,那些突然暴起的人杀得就越是果决,越是痛苦。

王渊目光看向那些人,双眉紧皱。

王渊注意到,那些突然暴起杀人者,他们的右臂上面都系着一条红带子。

孟南阳想去救人,可脚步还未迈出去,突然间摔倒下来,全是无力。

不仅孟南阳如此,几乎所有的玄者,此刻都倒在地上,虽然未昏迷过去,但都是全身无力,一点儿玄力都动用不了。

李玄嫣被王渊搀扶着,慢慢蹲下身去。

李玄嫣的目光看着王渊,眼中充满了疑惑。

李玄嫣发现所有人都突然全身乏力,无法动用玄力,但王渊似乎没有受到影响一般,要不是刚刚被王渊搀扶住,李玄嫣可能也跌倒在地上了。

“是玄阵,这玄阵很是奇特,可以限制我们动用玄力。”王渊小声说道。

“你没受到影响?”李玄嫣看着王渊。

王渊轻轻点头,然后小声说道:“我体质特殊,这玄阵好像无法影响到我,但要保密,不能让其他人知道。”

李玄嫣是聪明之人,明白王渊的用意,不再这方面多说。

王渊认为,自己不受这玄阵的影响,应该他身上佩戴着方天乌蒙这件逆天的圣器有关。

方天乌蒙既然能让他百毒不侵,那抵御一下玄阵的影响应该也没问题。

“这些人行动迅速,整齐统一,明显是有组织,有预谋的。”

“这玄阵肯定也是他们布置的。现在还不知道他们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,但绝不会是杀几个人这么简单。”王渊小声说道。

这些人挑选阳城比武的这个时间动手很是聪明,因为此刻是阳城人口最为密集的时候,只要将演武台方圆百米控制下来,他们就可以控制住阳城几千的人。

这显然是一场蓄谋已久的行动。

并且能够悄无声息的在演武台布置下一个如此强大,范围如此广的玄阵,很显然阳城里面已经被他们渗透了不少人,不然做不到这一点。

到目前为止,许多人都还处于发懵状态,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“等下,我找机会,看看能不能悄悄带你离开。”王渊小声对李玄嫣说道。

李玄嫣虽然不明白王渊要怎么带自己离开,但还是点点头。

就在此时,天空之上,有一个花轿缓缓落下,刚好停在了演武台的正中央。

那些右手臂上系着红带的人,目光齐齐看向花轿,微微一礼,齐声喊道。

“恭迎大当家!!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