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2章绝墓方休临崖边

花轿的帘子被人掀开,从里面走出来一个人。

这人一系红衣,脸上带着面纱,看不清面容,不过从衣着身材来看,这居然是一个女人。

看到从花轿里面走出来一个女人,众人都是一愣。

如果他们没有听错的话,刚刚那些人喊的可是大当家。

“我们是星落山秋风寨的,这是我们的大当家叶清秋。”

站在女人身旁的一个持刀大汉,声如洪钟大声说道。

星落山,秋风寨,大当家,叶清秋。

不少人心中一惊,星落山有不少山贼,这秋风寨显然是其中之一,不过他们以前从未听说过。

但是今天,这秋风寨的人居然直接攻入了阳城,还做得如此轻松。

“今天我们来不是为了杀人的,我们来只为求财,只要你们乖乖把身上的钱财宝物全部拿出来,我们就不为难你们。”大汉继续说道,声音仍旧很大,场中众人都能清楚的听到。

山贼求财这很正常,但王渊觉得没有那么简单,搞那么大的阵仗,只为求财,这有点说不通。

“现在,老老实实将你们的钱财宝物拿出来,好好配合,我们不会伤害你们。身上有储物玄器的,直接将储物玄器交出来,当然还要把认主印记消除一下。”

这持刀大汉说完,众人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都很是犹豫,没有人立刻将钱财宝物拿出来。

“怎么,我说的话你们听不明白吗!?”

大汉脸上露出怒色,突然一刀,将身旁一个阳城的人脑袋砍掉,鲜红的血液喷射而出,脑袋在地上滚了好几米才停下。

大汉这一下,吓得众人大惊失色,纷纷将身上的钱财宝物拿了出来,有储物玄器的就将储物玄器拿出来。

钱财宝物固然好,但是也要还有命啊!

秋风寨的人一个个的去收那些钱财宝物,不仅收,还一个个的搜身。

“还敢私藏,找死!”

发现敢私藏储物玄器的人,直接就斩了。

这下子,更是没人敢藏钱财了。

“玄嫣,把你身上的东西放入这个储物玄器中,我帮你藏起来,可以不被他们发现。”王渊小声对李玄嫣说道。

李玄嫣直接把身上的储物玄器给了王渊。

“你直接帮我把储物玄器藏起来。”

“也行。”王渊点点头。

李玄嫣虽然不知道王渊有什么办法隐瞒那些人,但只是选择相信他。

王渊自然是把储物玄器放入方天乌蒙世界里面,而方天乌蒙,王渊可以直接将他隐入身体里面。

不过,比武得来的那个玉牌,这个储物玄器王渊没有收。

这些人肯定是知道这东西的,如果收起来就不好解释了。

王渊有些心疼这几十万晶玄石,还没捂热呢,就要送人了。

秋风寨的人很快就收到王渊和李玄嫣两人身上了,两人没有犹豫,直接将玉牌交了出去。

“就这些,没有了吗?”秋风寨的人一脸怀疑的看着王渊和李玄嫣两人。

“没有了,就这些。”王渊点头说道。

“搜身。”

“好吧,好吧,不用搜了,给你们。”王渊将两个储物玄器拿了出来。

秋风寨的人也没有用神识看,直接收了起来。

他们不知道王渊给的其实是空的储物玄器。

没用太长的时间,秋风寨的人就将场中几千人的财物收了起来。

就这一波,秋风寨的人就赚得盆满钵满了,要知道今天不少人本来还想赌上几把的,身上带着的家当可着实不少。

这边秋风寨的人在收钱。

另一边,城门外。

得到信号后,那些隐藏在密林中的秋风寨的人,直接朝阳城城门口冲杀过去。

而阳城内,早已有人等着,信号响起的瞬间,这些人也动手了。

里应外合,瞬间阳城的北城门就失守了,秋风寨的大队人马直接冲杀了进去。

这些人攻占完北城门后,留下一些人守护北城门,又分出大队人冲杀向南城门。

路途上遇到阳城的人阻拦,能杀的就全部杀掉,没有丝毫留情。

好在很多人看到这个阵仗,害怕得全部躲藏了起来,倒是暂时逃过一劫。

秋风寨的人手有限,在占据了南北两个城门后,就不再分人去攻占东西城门了。

阳城最重要的就是北城门,其次是南城门,只要占据了这两个城门,就等于牢牢抓住了阳城的命脉。

这次秋风寨的人行动如此迅速,显然是蓄谋已久。

阳城的城卫军多年处于安逸之中,早已没有了斗志与战意,等城卫军反应过来后,两个城门已经完全失手了。

就在阳城的人以为秋风寨的人会就此收手,因为他们的人手有限。

可阳城的北方和南方,远远的烟尘滚滚,似有大队人马冲杀过来。

半个时辰后。

猛虎寨的人杀到,从北城门进入,攻占了东城门。

野狼寨的人杀到,从南城门进入,攻占了西城门。

就此阳城的东西南北,四个城门彻底失守,被三股势力的山贼牢牢占据。

同时他们又分出一定的兵力汇合在一起朝城主府进发,要是连城主府都失去了。

阳城将彻底沦陷,沦为这些山贼的新家园。

阳城的城卫军虽然已经没了斗志,但是他们有一个好将军。

花天威,阳城城卫军总领。

他在得到山贼入城这个消息的第一时间,做出来最正常的判断,将剩余的所有城卫军调到城主府,守护阳城最后一个要地。

花天威也想守住城门,但城门范围大,城卫军人本就不多,根本难以守住,就算拼死守住一个城门也无济于事,还不如将兵力集中起来,守住城主府。

城主府这边死守着,城卫军在花天威将军的带领下,英勇作战,与山贼不断厮杀。

一时间,阳城血流成河,烽烟四起。

这些变化,发生在短短的一天内。

待月上南天,才暂时休战。

城卫军死伤惨重,虽然今天守住了城主府,但明天就难了。

花天威手握大剑,站在城主府高高的瞭望台上,目光看向阳城演武台的方向。

哪里有他们的城主孟南阳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