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九十章 白砂糖迅速占领市场!

“陛下,这些商贾当真是可恶,他们故意涨价,怕是最终要逼着您将精盐的生意交出去啊!”

曹正淳沉声说道。

精盐虽然是百姓生活的必需品,但却不是只要有精盐就可以活,百姓们还需要吃粮食和别的东西。

而且,这糖,也是非常重要的,他们现在敢将糖的价格上调,那么,未来就敢将粮食的价格也调上去。

“无妨,不过是白糖的价格上涨而已,很快,他们这些白糖都要被当做垃圾了。”

林凡笑着说道。

“恩?陛下,您这是什么意思啊!”

曹正淳问道。

“很快,你就会知道了!”

林凡笑着说道。

而此时,钱贯那边的内务府也准备妥当,他在京城之中选择了十处商铺,大量的白砂糖已经运送了过去。

就在这一日,林凡私下开设的糖铺开门营业了。

“大家伙,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啊!我们惠民糖铺开业了啊!白砂糖,上等的白砂糖,比白糖干净、纯净一百倍啊!只要五十文一斤!”

“我们的白砂糖,口感那是比红糖要好千倍,比蔗糖的味道也要好上不少,大家伙可以进店来品尝一下啊!”

惠民糖铺的伙计开始吆喝起来。

这是林凡起的名字,惠民二字,肯定能迅速被百姓们接受。

“恩?你们不会是那些糖铺的拖吧,他们卖一百文一斤,你们卖五十文一斤,就是故意让我们觉得很便宜,骗我们来买的!”

“呵呵!我们大家伙不上当!”

周围的百姓虽然停下脚步,但是,却没人进店。

惠民店铺的伙计笑着说道:“请大家伙一定要相信我们,我们和别的糖铺,没有任何的关系!”

“而且,我们惠民糖铺今日是第一次开业,只有这白砂糖,你们可以进店品尝一下,品尝一下不要钱!”

“只要你们吃过之后,不想购买,随时可以离开!”

听到店铺的伙计这么说,周围的百姓全都露出惊喜之色,说道:“你们说的可是实话?”

“自然是实话,你们这么多人,难道害怕我骗你们不成?”

店铺的伙计说道。

然后,有一个身材魁梧的男子走入了店铺之中,看了看店铺里摆放着的白砂糖,顿时,眼中露出疑惑之色。

他看向店铺的伙计问道:“别家店铺里的白糖,都带着些许黑色的杂质,为何你们这里的白砂糖,如同是精盐一般,晶莹剔透,不含任何的杂质?”

“嘿嘿!这位客官,你可算是看出我们白砂糖的特殊之处了,这白砂糖啊,可是经过提纯的,不含任何的杂质!”

店铺的伙计笑着说道。

然后,他热情的拿起一些,请这个壮汉品尝,壮汉在品尝过之后,顿时眼中露出惊讶之色。

“怎么可能!真的一点杂质都没,而且,味道甘甜,比之蔗糖也不差分毫了!”

男子大惊道。

他直言道:“给我来十斤!”

“好嘞!这位客官要十斤白砂糖!”

店铺伙计热情的说道。

然后,便有人为那男子称了十斤白砂糖,男子也果断的支付了五百文钱便离开了。

周围观看的百姓看到有人买了,也都纷纷上前去查看,发现这白砂糖的确是如那男子所说,晶莹剔透,如精盐一般。

“我也尝一尝味道如何!”

“恩!这白砂糖的味道怎么会这般好?我仔细咀嚼,一点杂质都没,这若是用来做糖葫芦,就不需要过滤杂质了!”

“嘿嘿!以这种白砂糖制作糖包的话,味道会更好,而且,因为不需要过滤杂质,省去了许多工艺,其实,成本也没高多少。”

“给我来十斤!我要多买一些,省的白砂糖卖光了,我的生意又受到了影响!”

百姓们纷纷来购买白砂糖。

而此时,别的糖铺还在提高白糖的价格。

“你们当真是不讲理啊,白糖一百文一斤就算了,你们还在里面掺杂了如此多的石子,你们真是黑心啊!”

一人在糖铺门前大骂道。

“呵呵!这可不是我们糖铺的白糖涨价了,是所有的糖铺的糖都涨价了,一百文钱一斤,我们都卖便宜了!”

“哼!我们的白糖就是这么卖的,你可以不买啊!”

糖铺的伙计,蛮横霸道。

那人气的身子发抖,他是卖糖葫芦的,还等着购买白糖回去制作糖葫芦呢。

“老王!你还在这里买白糖呢?我刚才听说,有一个惠民糖铺开业了,他们的白砂糖只要五十文一斤,而且,没有任何的杂质,你坐糖葫芦,不需要过滤杂质了!”

一人急匆匆的走过来说道。

他是卖糖包的,在得知了惠民糖铺的白砂糖的事情之后,便急忙赶着去买,被称为老王的男子看到此人停都没停下,说了一句话就走,也急忙跟了上去。

“你说的是真的?白砂糖没有杂质?”

老王问道。

“这我还能骗你吗?真的是一点的杂质都没有,那边都卖疯了,据说,门口排队都排起了长龙呢!”

那人说道。

二人来到惠民糖铺的门口,发现门口排的长队,最少也有十几米长,而且,十家店铺,每一家的门口都这么长。

“伙计!麻烦你们快一些,我们都着急买糖呢!”

“这么多人买,这白砂糖会不会不够卖啊!”

“我们在这么多人后面,排到我们啊,估计白砂糖都卖光了!”

排长队的人皆是说道。

而店铺的伙计却是走出来说道:“诸位,都不需要着急啊,我们惠民糖铺为了今天开业,准备的货源十分充足,每个人都可以买得到!”

“真的吗?那太好了!”

一众人听到,皆是说道。

惠民糖铺门前排起长龙,而别的糖铺门前,却是一点人都没了,而且,惠民糖铺的事情,也传到了他们的耳朵里。

“这!这是哪里冒出来的惠民糖铺,将白糖的价格降到五十文一斤,这很明显是扰乱市场啊!”

“不行!咱们也降价,咱们降价到四十文一斤!”

别的糖铺的人都急了,准备将白糖的价格降到四十文一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