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九十一章 糖商们急了!

“四十文一斤啊!我们通力糖铺的白糖,只要四十文一斤了啊,而且货源充足,大家伙谁想要买的,都可以来啊!”

“四十文一斤啊!我们杜氏糖铺的白糖,只要四十文一斤了啊!而且,量大的可以便宜,一次性购买一百斤以上,三十文一斤啊!”

“你们杜氏糖铺的人当真是不要脸啊,这白糖涨价就是你们提起的,你们居然降价比我们都快!我们全部是三十文一斤了啊!”

京城的糖商们开始竞价,在惠民糖铺的门前大喊,惠民糖铺的伙计只顾着照顾顾客,一个搭理他们的都没。

而那些买糖的顾客,也都是冲着白砂糖来的,更加没人搭理他们,那几家的伙计全都疑惑,他们都降价到三十文一斤了,怎么还没人买?

“老兄!跟我们去杜氏糖铺吧,只要三十文一斤啊,比他们的白糖便宜的多了!”

一个伙计拉着一个排队的男子说道。

“呵呵!你们是傻吗?你们的白糖里面杂质那么多,还全都掺杂了石子,人家的白砂糖一点杂质都没,还口感极好,你觉得还有人买你们的白糖吗?”

一人鄙夷的说道。

然后,他继续排队,杜氏糖铺的伙计都傻眼了,什么?他们的白砂糖没有任何的杂质,这怎么可能!

“这绝对不可能,我们杜氏糖铺的提纯工艺,已经是最好的了,只做出的白糖还要有杂质,他们的怎么可能没有?”

杜氏糖铺的伙计说道。

“呵呵!你们做不到,不代表别人也做不到,不信的话,你去找那些买到白砂糖的人问问就知道了。”

那人说道。

然后,杜氏糖铺的伙计便去找那些刚刚买了白砂糖,从糖铺里出来的人问道:“兄弟,你买的白砂糖,能给我看看吗?”

“嘿嘿!你也是想看看这白砂糖是不是真的晶莹剔透吗?看吧!我刚才看到,都被震惊到了!”

那人说着,将白砂糖打开给杜氏糖铺的伙计看。

赌石糖铺的伙计看到,当场傻眼了,他心思急转,说道:“兄弟,这糖能不能卖给我,我给你六十文钱一斤。”

“嘿嘿!你是杜氏糖铺的伙计吧,你们的白糖不是卖一百文钱一斤吗?我的这白砂糖,也卖一百文钱一斤。”

那人看了看杜氏糖铺的伙计,阴笑着说道。

杜氏糖铺的伙计露出尴尬之色,不过,看了看排成长龙的队伍,他点了点头,将那人手中的白砂糖,以一百文一斤的价格全部买了。

然后,拿着白糖回了杜氏糖铺,此时,杜天佳正在糖铺里等着。

“怎么样?咱们降价之后那些人回来买咱们的糖没?”

杜天佳焦急的问道。

“掌柜的,你快看,这是我从别人手中买到的白砂糖,非常的晶莹剔透,而且,口感甘甜,没有任何的杂质啊!”

那伙计跑到杜天佳面前,急忙说道。

杜天佳看到这白砂糖的样子,当时就被吓到了,他做糖商多年,比谁都要清楚这白砂糖的特殊之处。

若是那些人货源充足的话,他们的白砂糖怕是一文钱都卖不出去了。

因为,白糖杂质太多,虽然价格便宜,只要五文钱一斤。

但若是按照提纯过之后来算的话,就要有十五文一斤左右了,而且,过滤的程序极为麻烦,很多酒楼、小商贩过滤时,还要浪费掉部分。

算下来,在三十文左右一斤了,但是,却要很麻烦,而白砂糖省去了这些工序,直接就可以使用。

即便价格是五十文一斤,相信大部分人还是会选择白砂糖的,现在最重要的,是要打探出这些白砂糖到底是谁卖的。

“可恶啊!你去打听一下,这惠民糖铺背后的老板是谁。”

杜天佳冷声说道。

那伙计急忙出去了,过了半个时辰,那伙计又急忙回来了:“掌柜的,我打听清楚了,那惠民糖铺的老板,好像是一个叫林凡的。”

“恩?林凡,没听说过这号人物啊,你们在这里给我守着,我去找我的义父去,以他的身份,可以找刑部的人出面,最好是将他的这个糖铺给封掉!”

杜天佳说着便出了门,向着孔府而去。

此时,林凡和曹正淳就站在惠民糖铺外,看到这里热闹的景象,曹正淳被震惊到了,莫非,这是陛下开的。

“陛下!这糖铺莫非是您的手笔?”

曹正淳低声问道。

“没错,这惠民糖铺正是我开的,不出意外的话,这白砂糖将会是我的独门生意,这些糖商,大半都要赔的血本无归了。”

林凡笑着说道。

“嘿嘿!让他们涨价,赔的血本无归,那也是活该!”

曹正淳笑着说道。

“这里刚好有一处茶楼,咱们上去休息一下喝些茶水。”

林凡说道。

然后,便带着曹正淳上楼了,而此时,杜天佳也到了孔府。

“义父!义父啊!孩儿遇到大事了啊!”

杜天佳进入孔府,见到孔灵通便是跪在地上嚎啕大哭了起来。

此时,孔灵通身为翰林院大学士,身穿一身的儒衫,气质温文尔雅,虽然须发斑白,却有一股高尚的气节,让人望而生畏。

看到杜天佳这般模样,孔灵通的眼中,带着嫌弃,说道:“怎么回事?在这里大哭大闹,成何体统!”

孔灵通说罢,杜天佳擦了擦眼泪,说道:“义父啊!孩儿是卖糖的您也知道,但是,现在京城里新开了一家糖铺,他们的白砂糖卖五十文一斤,但是,不知道他们怎么做到的,白砂糖纯净无比,跟精盐一般!”

“这影响到了孩儿的生意啊!而且,孩儿怀疑那些白砂糖内有剧毒,不然的话,不会如此晶莹剔透的,孩儿这也是为了百姓们的身体健康着想啊,求义父帮我啊!”

杜天佳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道。

孔灵通则是眉头紧皱,他如何看不出,这杜天佳分明是看对方的生意好,故意给对方找麻烦的。

不过,杜天佳怎么说也是自己的义子,自己身为义父,还是要帮一帮他的。

“起来吧,我让刘三和你一起去一趟刑部,刑部员外郎陈思诚是我的学生,我让他去查一查便是。”

孔灵通沉声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