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九十二章 你这是要害我啊!

杜天佳听后大喜,刘三乃是自己义父的管家,在这京城也是有一定的地位的,而陈思诚是刑部的员外郎。

在刑部的地位,那是仅次于尚书和侍郎的,只要他肯帮自己,那绝对可以将惠民糖铺给封掉。

嘿嘿!

只要将惠民店铺给封了,那些人就没有别的办法了,只能来自己的糖铺买白糖,到时,价格还是一百文一斤!

“天佳,即便陈思诚是刑部员外郎,也只能查,你懂吗?做事要懂得知进退!”

孔灵通沉声说道。

这是在提醒杜天佳,在惠民糖铺被封掉之后,快些将自己手中的白糖出手,不要再惹事端。

而听在杜天佳的耳中,却是另外一番意思了。

“义父,孩儿都懂,孩儿一定会尽快办妥此事的!”

杜天佳说道。

他以为自己的义父是要让自己借着查封惠民糖铺的事情,将白砂糖的提炼工艺给逼问出来。

然后,杜天佳便跟着孔府的管家刘三一起出去了,刚刚出门没多久,便遇到了别的糖铺的老板。

他们来找杜天佳算账,此时,看到杜天佳还在外面溜达,脸上带着笑意,顿时气不打一处来。

“混账!你居然还在外面溜达,你可知道,你把我们给害惨了啊!”

“没错!我们的白糖那是彻底卖不出去了,若非是你骗我们,将白糖的价格涨上去,我们的白糖又怎么会卖不出去!”

“若非是我们涨价,那惠民糖铺的白砂糖,绝对不可能火爆到这种程度,很可能那些百姓在经历过深思熟虑之后,都不会去买他们的白砂糖!”

这些糖商,此时愤怒无比,他们都是家族世世代代卖糖的,若是丢了白糖的生意,他们很快会家道中落。

而杜天佳却是笑着说道:“嘿嘿!你们着什么急?没看到我义父派管家刘三跟我出来了吗?咱们现在一起去刑部,找刑部的员外郎将惠民糖铺给查封了!”

“真的吗?”

在场的糖商全都露出惊喜之色。

“当然,刘管家都跟着我一起出来了,难道还能骗你们,都跟我一起来吧!”

杜天佳得意的说道。

一会儿见到那陈思诚,说不得还要再给他一些好处,而这些好处要自己一个人来出的话,可是非常的不划算的。

一众糖商也都是激动的跟着杜天佳向着刑部而去,见到刑部员外郎陈思诚之后,刘三便说道:“陈大人,这位是我家老爷的义子杜天佳,我奉了我家老爷之命,带他来见您,至于是什么事情,就由他来说吧!”

刘三说罢,杜天佳则是笑着上前说道:“陈大人,晚辈杜天佳有礼了!”

在场的糖商皆是上前行礼,陈思诚的脸上带着得意之色,说道:“杜天佳是吧,不必多礼,我怎么说也是孔师的学生,而你是他的义子,咱们也算是平辈了。”

“陈大人当真是亲民啊,没有任何的架子。”

杜天佳再次称赞道。

陈思诚笑着说道:“有什么事,直接说便是,只要是我能做到的,我绝对帮你!”

陈思诚说罢,杜天佳得意的回头看了看那些糖商,然后说道:“我这次来找陈大人,是因为惠民糖铺的事情。”

“我们这些人,都是糖商,但是,惠民糖铺的白砂糖比我们的白糖要纯净,而且,价格只有五十文一斤!”

“我们的白糖竞争不过他,所以,希望陈思诚大人能够将惠民糖铺给查封掉,然后将他们幕后的老板给抓起来,最好是逼问出白砂糖的提炼之法,至于好处嘛,陈大人要多少,我们给多少。”

杜天佳阴笑着说道。

陈思诚听后笑着点了点头,他还以为是什么大事,原来就是一个不长眼的糖商,得罪了一群糖商。

而这一群糖商要整死那个不长眼的糖商啊,这种事情只要给够好处,他就能干,更何况是有孔师出言呢。

“放心,这都是小事,那惠民糖铺幕后的老板是谁?”

陈思诚随口问道。

“这个,我们已经查清楚了,好像是一个叫林凡的人,一个小人物而已,我们从未听说过。”

杜天佳笑着说道。

“林凡?你是说,那惠民糖铺的老板是林凡?”

陈思诚问道。

“没错,就是林凡啊!”

杜天佳说道。

此时,陈思诚在心里想要骂娘啊,还好自己先询问了一下惠民糖铺的老板是谁,不然的话,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。

整个刑部、顺天府,谁不知道那林凡是有大人物罩着的,新任的刑部尚书李大仁都亲自吩咐过,百草堂不能动。

而百草堂就是林凡的产业,陈思诚能够做到刑部员外郎的位置,那是心思极为机敏之人,自然是从蛛丝马迹之中推测到,那林凡是陛下的人。

呵呵!

这些糖商一定是得罪了陛下,所以,陛下才自己开设了糖铺。

“哼!你们这是要害死老子啊!那林凡是你们惹得起的吗?老子都不敢碰,滚!来人!给我将他们打出去!”

陈思诚直接翻脸。

他没法不翻脸,若是自己还对这些人以礼相待,那等这件事情传到李大仁的耳朵里,自己的位置怕是保不住。

只有将他们全部打出去,和他们彻底的撇干净关系,自己的位置才安稳。

“陈大人!您这是什么意思?”

“陈大人,我们这次来的匆忙,没有带着大礼,随后就让人给您送来,银子多少都可以,只要您开口,我们就给啊!”

“哎呦!陈大人,这板子打在身上太疼了,您这是干什么啊!”

一群糖商,连带着刘三都被打了出去。

杜天佳被打的最惨,陈思诚最后还给了他两脚,将这些人赶出去之后,陈思诚直接将大门关上,不准这些人再进来。

“怎么回事?你不是说都和你的义父商量好了吗?”

一名糖商怒道。

“是呀!刘管家,这是怎么回事啊!”

杜天佳看向刘三问道。

刘三也是一脸的气愤,说道:“你还问我是怎么回事?你们怕是得罪了什么人吧,不然的话,陈大人为何会如此气愤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