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九十三章 悬称卖官!

林凡和曹正淳喝了一会儿茶水,便是离开了茶馆。

走在大街上,林凡注意到,前方有一处宅邸,有数辆马车在宅邸前停下,然后有一人自马车上下来。

几名下人急忙从马车里搬下来一个大箱子急匆匆的走了进去,林凡疑惑,这一处宅邸当真是奇怪啊。

“这位兄弟,敢问这是何人的宅邸?”

林凡找到一个路人,低声询问道。

那人看到林凡问自己这个问题,上下打量了林凡一眼,便说道:“你不会连周庸周大人都不知道吧?”

“周庸周大人?没听说过京城有这样的大员啊!”

林凡疑惑道。

“呵呵!周大人可不是什么朝中大员,他是兵部的司务,不过,这位司务大人的权力可是极大的……”

“嘘……周大人的事情是你我能谈论的吗?快闭嘴吧,小心惹祸上身!”

那人本想继续说,却被一人上前拦住了。

林凡更加的疑惑,这司务一职,不过是从九品而已,比之小县城的县令都不如。

可是,看着周庸的宅邸,比之三品大员的宅邸都不弱分毫了,林凡看了看曹正淳,便和他一起走了进去,进去之后,林凡便看到,这周庸的府邸内,却是站满了人。

林凡大致扫了一眼,最少也有几百人,而且,这些人的身边,都摆放着几个大箱子,眼神急切的看向一个房子。

而此时,在那里房门前,则是拍着长队,有十几人在这里排着呢,林凡带着曹正淳走到一人身前,问道。

“这位仁兄,小弟初来乍到,敢问这周府,有何奥妙的地方?”

那人上下打量了一下林凡,看他样貌如此年轻,以为是哪个大家族的少爷,便说道:“周府的厉害之处你都不知道?”

“呵呵,我也是第一次来周府,所以什么都不懂,还请你指点一二。”

林凡说着,从袖子里拿出一张五百两的银票。

那人收了银票,四下看了看,看到没人注意到这里,才说道:“咱们这些人来到周府啊,自然是买官啊!”

“买官?”

林凡疑惑道。

“恩,就是买官,咱们的周大老爷啊,可是将官职明码标价的摆着,你能拿出多少银子,就能买到多大的官职。”

“你看那些人,都是来买官的,那些箱子里装着的,不是金子就是银子。”

“小兄弟,我看你年纪不大,穿着却很好,家事应该不差吧,若是想要入朝为官的话,不如赶快回去和家里人商量,出钱买个官职吧!”

那人笑着说道。

悬称卖官!

这是林凡第一个想到了字眼,在明朝时最著名的,便是崔成秀悬称卖官了,不过,怎么会是这周庸在操作?

难道崔成秀也懂得隐藏在幕后,让别人替自己顶锅?

“不对呀!我听说,这周庸大人不过是从九品的司务而已,怎么会有这般大的权力?”

林凡问道。

“唉!这你就不懂了吧,这周大人自然是没有这么大的权力了,不过,他的上面有崔成秀崔大人啊!”

那人说道。

果然是崔成秀!

那人看林凡目露凝重之色,便又说道:“唉!往年,几千两银子就可以买到一个不错的官职了,但是,现在这官职涨价喽!”

“一个九品的小县令都要一万两银子了,还不知道是发配到哪个犄角旮旯里,一些好地方的县令,那都是要十几万两白银才可以买到的。”

听着那人的感叹,林凡的眉头皱的更厉害了,这么说来,崔成秀这么多年积攒的银子,怕是达到了千万两了。

叮!

“崔成秀悬称卖官,贪污银两多达两千万两,宿主将银两追回,完成任务,奖励十万点皇帝积分,奖励红薯藤蔓一根。”

听到系统的提示,林凡的嘴角勾起一抹诡异的弧度。

这还真是缺什么就来什么啊!

按照历史的记载的话,红薯应该是在清朝时期才传入到这里的,只要完成这个任务,就可以提前得到红薯藤蔓。

那大明的百姓可以选择的食物又多了一种,只要有地,一亩地的红薯那就是四千斤,以后再也不会饿死人了。

“那我若是拿十万两,能在这京城买一个官职吗?”

林凡问道。

“这个很难啊!主要还是看你想做什么官,主要是有些官职,他本身就没什么油水,你买了,不就赔了吗?”

那人说道。

“也对,但是我无所谓,我家中不缺银子,主要是想找个事情做,先买个无用的小官,慢慢打点也行。”

林凡笑着说道,便让曹正淳去排队。

一直到下午,终于是轮到林凡进入屋子里了。

在屋子里,摆放着一张木桌,而在木桌的后方,坐着一个尖嘴猴腮的男子,在另一边,则是坐着一名中年人,悠闲的喝着茶。

那坐在木桌后方的尖嘴猴腮的男子看到林凡,直接问道:“说吧,你想要买一个什么样的官职?”

林凡说道:“我对于官职没什么要求,主要是想要留在北京城,我家中也有一些背景,可以慢慢帮我打点,以后好升官。”

听到林凡这么说,那尖嘴猴腮的男子脸上,也是少了几分冷漠,一般有些背景的大家族都会这么干。

这样的人可不能得罪,万一以后对方爬到高位,定然要找自己麻烦的。

“周大人,您看这位小兄弟的官职,怎么安排呢?”

尖嘴猴腮的男子,看向中年人道。

那中年人正是周庸,周庸喝了一口茶水,笑着说道:“小兄弟啊,你想要留在京城围观,也不是不可以,不过,如今京城的官职可是稀缺的紧呐,那不是十几万两银子就可以解决的。”

“不如这样吧,我卖你一个人情,一万两银子,让你做宣教郎,这可是正九品的官职,比大人我的位置,还要高出一些呢。”

林凡在心内冷笑,这周庸是当自己傻吗?

宣教郎,说白了就是后世的扫大街的头,还有宣传礼法的职责,不仅没有任何的权力,还要每日在外走动,检查自己辖区街道的卫生。

这样的官职,没人愿意去做,此人却是要卖给自己,还收一万两银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