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九十四章 去找魏忠贤告状!

“周大人,这九品的宣教郎,是不是不太合适?我听说,九品的县令才卖一万两白银啊!”

林凡沉声说道。

那周庸听到林凡所说,立刻变了一副脸色,冷声说道:“小兄弟,不要不识抬举啊,现在京城的官职,有正五品的职位,你买得起吗?”

“这……买不起。”

林凡沉声说道。

“哼!你也知道你买不起,既然买不起就老实的做一个九品的宣教郎,这官职看似无用,但是,那也是正经在京城记录在册的官职。”

“只要你好生打点,不出一年,就可以升官,到时,你在这京城不就可以捞油水了吗?”

“若是没门路的话,可以来找本大人帮你。”

周庸冷声说道。

“如此,那就多谢周大人了,这九品宣教郎,最是适合我啊,我出门急,没带白银,但是带了一万两银票。”

林凡说道。

“银票也可以,拿来吧!”

周庸说道。

然后,那尖嘴猴腮的男子,给了林凡一纸公文。

“看到没,这公文上,已经盖好了章,名字你可以回去之后自己填,这是官印,你拿好了,切莫丢了。”

尖嘴猴腮的男子说道。

林凡拿了公文和官银,便直接离开了周府,而他的下一站,则是金鱼胡同,魏忠贤的府邸。

根据历史的记载,这崔成秀是阉党五虎之首,但是,做事霸道,到了后期,魏忠贤对其非常的不满。

此时,魏忠贤已经想要换掉崔成秀了,因此,自己在朝堂之上针对崔成秀时,魏忠贤从未为崔成秀说过好话。

此时,魏忠贤正在休息,下人进来禀报道:“厂公大人,门外有人求见。”

魏忠贤面色冷漠的说道:“是什么人要见我?你们直接打发了便是。”

“厂公,那人说事情紧急,我们赶不走,他一定要见您。”

下人说道。

魏忠贤脸色变得极为冷漠,在一众下人的服侍下起身,来到大堂,看到身穿便服的林凡,当即上前两步,跪在地上。

“老奴叩见陛下!”

魏忠贤说道。

林凡不由的暗中点头,魏忠贤就这一点好,不管自己的地位多高,对于自己这个皇帝的礼数,那是一点没少过。

“魏公公,快快请起!你我虽是君臣,却没这么多的礼数。”

林凡急忙上前,将魏忠贤搀扶了起来。

魏忠贤心中很是感动,要知道,他虽然权倾朝野,可是,在那些东林逆党的眼中,自己始终是个奴才。

甚至,自己的手下之中,也有人觉得自己是个奴才,但是陛下却说自己是臣子,这是对自己最大的尊重啊!

“陛下,您今日来见老奴,所为何事?”

魏忠贤问道。

“魏公公,朕今日在街上闲逛,却是发现了一件大事啊,你看这是什么。”

林凡说着,将一纸公文和官银拿了出来。

魏忠贤看到公文和官银,当即面色一变,仔细辨认过之后说道:“陛下,这些你是从哪里得到的?”

“这公文之上盖着的乃是吏部的官印,而上面却未写名字,若是被有心之人得到,那可是能够直接做官的啊!”

林凡听后,也是眉头紧皱的说道:“魏公公,这是我刚才花了一万两白银买的,朕也没想到啊,一个小小的九品宣教郎,就可以卖这么多银子。”

“什么!这是陛下您买的!”

魏忠贤震惊无比。

这事情,多半就是崔成秀干的了!

其实,崔成秀悬称卖官的事情,魏忠贤是知道的,只是懒得管,但是,没想到他越来越过分,都开始明目张胆的去干这种事情了。

此人太过招摇,这也是魏忠贤对他不满的原因。

“没错,这时候我在兵部司务周庸那里买来的,我还打听到,那周庸的背后,是兵部侍郎崔成秀啊!”

林凡说道。

“恩!陛下倒是聪慧,打听到了这些,要知道,那司务不过是从九品的官职,根本不可能有这么大的本事。”

魏忠贤沉声说道。

“魏公公,朕现在要怎么办啊,崔成秀乃是兵部侍郎,而且,他在兵部的权力极高,朕不敢轻易动他啊!”

林凡沉声说道。

魏忠贤拍了拍林凡的肩膀,说道:“陛下稍安勿躁,那崔成秀在兵部的威望,一时无两,但是,只要陛下您要动他,老奴帮您,他也要认错。”

“魏公公,那我要怎么做?”

林凡问道。

“呵呵!那崔成秀这么多年卖官,应该是收拢了不少的银子,陛下您明天在太和殿说出此事,然后让崔成秀去自查兵部之人即可。”

魏忠贤说道。

“魏公公,那若是崔成秀不查呢?或者,他随便找几个人杀了交差呢?”

林凡问道。

“呵呵!陛下,您觉得老奴会让他这么轻易的躲过此事吗?您明日说出,老奴会让他将周庸卖官所得的钱物都交出来,否则,老奴便去查此事,与此有关的人,全部都抄家灭族。”

“崔成秀自然害怕,会逼着他手下的那些人将赃款交出,他手底下的那些人更怕,一但崔成秀逼着他们交钱,那他们对于崔成秀的忠心,必然会大减。”

“此举,便可以瓦解崔成秀在兵部的威望,等收缴上来足够的赃款,陛下您在着手去查吏部!”

“这些公文,定然是出自吏部之手,您以此为理由,将吏部整顿一番,那崔成秀在这朝野,就算是彻底没了立足之地了。”

魏忠贤沉声说道他原本也是打算这么做的,现在陛下来找自己,那自己便借着陛下的力量,推波助澜一番,能够起到更好的效果。

而林凡却是在心内冷笑,这魏忠贤说到自己心坎里去了,他的目的,就是要崔成秀的那些赃款。

“魏公公,那朕可就全靠你了,若是明日那崔成秀与朕对着干,朕能否当场杀了他?”

林凡沉声说道。

魏忠贤摇了摇头,陛下到底是年幼啊,做事不考虑后果,若是直接杀了崔成秀,兵部岂不是要大乱!

“陛下,给崔成秀一些教训即可,万不可将其杀死,否则,李三才镇不住兵部。”

魏忠贤沉声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