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九十五章 吏部来麻烦了!

太和殿早朝!

“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!”

百官皆是跪在地上,恭迎林凡上朝。

林凡坐在龙椅之上,久久不语,站在下方的文武百官,也无一人敢上前送奏折。

开玩笑!

这几日,只要是有人上前送奏折,林凡就找个理由退朝,将奏折交给魏忠贤去批阅,还有谁敢上奏?

不过,这也更加证明了,皇帝就是个文盲,你给他送上多少奏折,他都看不懂。

林凡看无人说话,便说道:“看来今日是没有爱卿有事上奏了,既然无人上奏,那朕可就有一样东西给爱卿们看一看了。”

说罢,林凡直接将自己昨日买来的批文和官印丢了下去。

铿啷!

官印摔在地上,发出铿啷之声,有一角被摔坏了,百官看到官印皆是大惊,陛下这是何意?

紧接着,有人看到了批文,而且,上面还带着吏部的大印,最重要的,批文上是没有写名字的。

这岂不是说,谁拿到这批文和大印,谁就是九品宣教郎了?

吏部的官员皆是眉头紧皱,看来今日的事情是免不了找他们的事了。

“陛下,这是?”

李大仁上前问道。

“这是朕昨日花了一万两银子买来的。”

林凡笑着说道。

嘶!

听到林凡所说,在场的官员皆是倒吸了一口冷气,有些人知道崔成秀暗中卖官的事情,到是没有太多的惊讶。

但是,吏部的官员却是吓得肝颤啊!不管是谁在卖官,这最终在批文上盖章的,都是吏部的官员啊。

“什么!这是陛下花一万两白银买来的?这上面分明是有吏部的大印,我看过了,确认无误啊!”

李大仁震惊道。

这上面的大印,绝对是吏部的,不会有错的。

林凡轻笑一声,说道:“这还只是一个九品的宣教郎而已,那人可说了,只要朕给够银子,正五品的官职都有的卖!”

啪!

林凡大手拍在龙椅之上,怒道:“什么时候,朕的大明变成了这个样子?那些应届的举子,寒窗苦读十年好不容易考得了功名,却要在家中等候空缺。”

“而这空缺就摆在这里,但是却不给那些举子,要给那些花了银子的人,既然如此,那朕还要这科举作甚?”

林凡越说越是愤怒,直接站了起来,在场的官员全都跪在地上。

“陛下,此事定然是吏部的官员所为,微臣提议,对吏部进行彻查,但凡是参与此事的人,抄家灭族!”

李大仁跪在地上说道。

“陛下,这批文上的吏部大印是绝对不会有误的,吏部的官员难逃干系,就让我们刑部的人去办吧!”

刑部侍郎王十五也开口了。

先前薛真在的时候,这王十五是薛真最忠实的走狗,但是,薛真造反被杀,而且,薛真的死,在大明一点风浪都没掀起来。

王十五就很清楚,陛下早就计划着要薛真死了,他是个聪明人,此时,他若是不对陛下表现出足够的忠诚,下一个死亡的人很可能就是自己了。

“呵呵!盖着我们吏部的大印,就是我们吏部的人干的吗?我们吏部乃是六部之首,即便是官员有问题,那也是吏部自查,何时轮到刑部的人来查我们?”

赵南星冷声说道。

赵南星乃是东林党党首之一,此时,叶向高和李三才、刘一憬都偏向林凡,而赵南星依然是信王的忠实支持者。

吏部主管官员官职的安置,可以说,任何官员的认命、提拔,都是需要吏部去执行的,是不折不扣的六部之首。

批文之上有吏部的大印那是绝对没假,是吏部的官员干的也没跑,但是,若是让刑部的人去查,对于吏部来说,那将是灭顶之灾。

“呵呵!赵尚书,你现在是不是急了?陛下刚才可说了,那人说只要给银子,正五品的官职都能买到的!”

“嘿嘿!此事若是和你无关的话,怕是鬼都不相信。”

李大仁沉声说道。

“赵尚书,咱们同朝为官,做到咱们这个位置,谁还没私下里干点脏事,但是,那也是要分事情的吧,你直接卖官,过分了!”

李大仁也阴声说道。

赵南星的脸色变得极为难看,而吏部的官员也急了,说道:“胡说!我们吏部的官员一向清明!”

“此事,与我们吏部无关,这大印也可以是私造的啊!对了!定然是有人私自制造了我们吏部的大印!”

一人说道。

赵南星也是急忙说道:“陛下,民间能工巧匠无数,而能够够仿造大印者更是数不胜数,此事,绝对有蹊跷啊!”

听到赵南星所说,林凡却是笑着说道:“此事要想印证也很简单,我大明的每一块大印,在制造出来之后,工匠都会随机敲打一下,这大印之上,便会诞生裂纹,而这些裂纹,是不可控制的,无法仿制。”

“你只需要将吏部的大印拿来,对比一下即可,若是裂纹都准确无误,那便是吏部的那块大印无疑了。”

嘎!

听到林凡所说,赵南星直接愣住了,他没想到陛下连这种事情都知道。

不过,联想到陛下自己就是一个木匠,还是木匠之中的顶级人物,知道一些能工巧匠的事情,似乎也没啥好奇怪的。

而他对于吏部的大印,那是再熟悉不过了,那批文上盖着的大印,裂纹与吏部的那块一模一样,绝对不会有错的。

想到这里,赵南星额头上都冒出冷汗了,大印一直在自己那里保存着,能碰到打印的人屈指可数。

这事若是被定死了,那自己也要遭殃。

“陛下,即便裂纹的诞生,是不可控制的,也难免有能工巧匠能够仿制出来啊!”

赵南星沉声说道。

“赵尚书,此事的确是不能草率的定性,所以,朕决定派个人去查一查,崔侍郎,你觉得此事应该怎么查?”

林凡冷声说道。

嘎!

崔成秀听到林凡叫出自己的名字,心里咯噔一下,果然!还是找到了自己的头上吗?

崔成秀上前两步,说道:“陛下,此事理应从卖您官职的那人查起,然后一步一步顺藤摸瓜,自然能够查出是何人所为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