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九十六章 这是陛下在给你机会!

“哦!崔侍郎倒是说到了点子上了,卖给我官职的那个人,名为周庸,好像是兵部的司务,说来,此事和兵部也拖不了干系啊!”

林凡沉声说道。

“呵呵!原来此事是兵部的人干的啊!诸位都听清楚了吧,不是我们吏部的人干的!”

赵南星急忙说道。

刚才,她还在想着如何把事情甩锅到崔成秀身上呢,然后,陛下一个问题,就让崔成秀自己把问题引到自己身上了。

“陛下,那周庸的确是兵部的人,但他只是一个司务,若想卖官的话,似乎还不够资格吧,他的上面,必然是有人支持!”

崔成秀说道。

此时,他的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的,陛下既然查到了兵部的头上,却先找吏部的麻烦,这到底是什么意思?

吏部的确是有自己的人,那些盖了大印的批文,也是那些人帮自己盖的,若是让刑部去查的话,自己也可能遭殃啊!

“崔侍郎说的极是,此事必然是有人支持,那周庸才可以做到的,不过,这支持的人会是谁?”

林凡问道。

“回禀陛下,只能是吏部的人啊!”

崔成秀说道。

“呵呵!崔侍郎说的极是啊,朕也觉得是吏部的人和周庸狼狈为奸,干的卖官的勾当,这对于我大明,危害极大啊!”

“诸位可以仔细想一想,我大明的国力为何越来越弱?其根本的原因,便是因为没有人才啊!”

“为何没有人才?真的是我大明的学子越来越少了吗?不是!那是因为大明的才子无法入朝为官啊!”

“而入朝为官的,都是那些花了银子的臭鱼烂虾,他们花了银子买的官,上任之后,自然是会大肆的收敛钱财。”

“百姓们民不聊生,我大明灾害不断,如此长此以往下去,国不将国啊!”

林凡沉声说道。

“陛下,这是我等的错啊!呜呜……”

百官皆是说道,然后有几人还大哭了起来。

崔成秀的额头冷汗直冒,林凡将此事说到百姓,说道国家兴亡之上,恐怕会成为大明蓝玉等大案之后的又一大案啊!

“陛下,此事一定要查!要仔细的查啊!”

崔成秀只能硬着头皮说道。

“诸位官员,朕问你们一句话,你们只是看到了眼前,可曾有人看到了未来?”

林凡又问道。

“陛下,微臣惶恐啊!微臣不知!”

百官皆是说道。

“朕也知道,你们这些人不容易,你们若只是贪一些小钱,朕自然是没话说,可是,若我大明的官员皆是腐败无能之人,我大明最终的命运必将是灭亡。”

“如今,建奴、吐蕃之人虎视眈眈,若是他们将我大明吞噬,你们这些人,有几人可以活着?”

“大明昌盛,你们这些官员才能活命,若是大明没了,你们这些官员也都会死,这点道理,你们都不懂吗?”

“而卖官这件事情,动摇了我大明的根本啊!”

林凡沉声说道。

这!

在场的官员皆是语塞,没想到林凡这个皇帝能够说出这么一番大道理,不过,当他们看到林凡不时的看向站在他身旁的魏忠贤时,皆是明白了一切。

这些话,多半是魏忠贤教的啊!

虽然魏忠贤独揽朝政,不过,在驱逐建奴,抵御吐蕃这件事情上,魏忠贤的确是劳苦功高,看来,他也是觉得自己一个人撑着,压力太大了。

而崔成秀悬称卖官的事情,让魏忠贤反感,因此借陛下的口,将此事说出,然后彻查此事,断了所有官员卖官的心思。

“陛下,还请将此事交给微臣去查,微臣定然将此事查的清楚,从我兵部到吏部,再到其它各部,任何与之有关联的人,绝对都逃不脱!”

崔成秀沉声说道。

林凡越是将此事说的重要,崔成秀心里便越是没底,自己去查此事,还能有缓和的余地,让别人去查,那就是死路一条啊。

林凡微微一笑,此事就是让你去查的,你不去查,老子怎么让你把那些银子都给老子吐出来。

“崔侍郎,此事干系到兵部和吏部啊,你去查,有把握吗?”

林凡问道。

“陛下,微臣虽然已经不是尚书,但是,在朝中的威望还是有一些的,微臣去查此事,最是合适。”

崔成秀沉声说道。

“那好!崔侍郎,此事便由你去查吧,若是查的好了,朕未必不能恢复你的官职。”

“当然,朕也是了解到,那周庸卖官,可不是一天两天了,每日,周府门可罗雀,每日赚到的银子,不下十万两啊!”

“卖官所得的脏银,必须要收回!”

林凡沉声说道。

“是!微臣一定将脏银全部收回!”

崔成秀急忙说道。

“既然此事已经说定了,诸位爱卿,还有什么要上奏的吗?”

林凡问道。

“陛下,我等无事了!”

百官皆是高呼。

“那好!既然无事上奏,那朕就退朝了,今日,朕很不开心,你们记住,此事是大事,所有相干人员,都要查清,哪怕是分了一两脏银的人,都要记录在册,朕要看到他们的名字,在做处罚!”

林凡说罢,便是带着曹正淳一起离开了。

在二人离开之后,百官皆是相继离去,而崔成秀却是一直站在那里,因为魏忠贤给了他一个眼神,他知道魏忠贤有话和他说。

在众人都离开之后,崔成秀直接跪在了地上,说道:“厂公,救我啊!”

“哼!你还让我救你?你卖官的事情这朝中的官员几乎人人都知道,如今被陛下得知,我如何救你?”

魏忠贤冷声说道。

“还请厂公网开一面啊,此事陛下已经让小人去查了,小人可以放水,可以不查啊!到时,随便拉几个人下水,厂公再为我说几句好话,此事也就了了。”

崔成秀说道。

“哼!你难道还要一错再错吗?陛下让你去查此事,就是给你机会,陛下要你将脏银都查出,意思还不够明确吗?”

魏忠贤冷声说道。

这……

崔成秀面色大变,他这么多年卖官所得,最少也有两千万两银子,但是,分给吏部官员的也就一千万两之多,自己这边还要和手下人分一下,落到自己手里的,只剩下七八百万两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