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九十七章 李三才赶到辽东!

“厂公啊!那些脏银属下已经和人平分了啊!我自己能拿出八百万两银子,不知道能不能平了此事。”

崔成秀也是知道,自己若是将吏部的人一窝端了,以后在这朝中,可就等于是没有党羽了!

而自己之前干的那些事,若是在朝中无人支持了,距离死,也就不远了。

魏忠贤冷声说道:“陛下虽然对朝政不了解,却也不是傻子,一日便是十万两,你卖官最少也有数年了,你觉得八百万两能过关吗?”

“而且,你觉得陛下要的只是银子吗?陛下要的是那些卖官的人,要的是买了官的人,你和他们,只能选择一个,明白了吗?”

魏忠贤说罢,崔成秀的面色大变,不仅要把卖官的人查出来,买官的人也要一起给拉下水。

这!

自己的麻烦可就大了啊!

“厂公啊,此时干系甚大,厂公要帮我啊!”

崔成秀说道。

“呵呵!陛下的意思还不够明确吗?此事你若能查便查,查不好了,那就是刑部、锦衣卫、东厂的人去了。”

“不过,陛下也说了,贪墨一些银两,他可以不计较,你尽可将人查出,名单罗列其上,陛下杀谁,那是陛下的事情。”

魏忠贤再次说道。

崔成秀的面色变了又变,此事发展到这个地步,他也只能按照厂公的意思去查了。

“厂公,多谢您提点,小人若是能躲过此劫,必然不会再犯这样的错误了!”

崔成秀急忙说道。

“恩,去办吧,此事必须彻查,陛下要的是一场大案,只要你将此事办好了,你还是兵部尚书。”

魏忠贤冷声说道。

崔成秀倒吸了一口冷气,此事果然是魏忠贤安排的,以陛下的城府,绝对干不出此事啊!

甚至,崔成秀严重怀疑,陛下当初撤掉自己兵部尚书的官职,那都是魏忠贤安排的。

林凡回到乾清宫之后,便直接去了坤宁宫,此时,在坤宁宫里养着的两只种猪已经长大了,再过几个月,应该就可以产仔了。

而张嫣每日服用林凡给他开的方子,身体也是越来越好,腹中的胎儿也很健康。

叶向高那边,肺痨也好了很多,叶家的人得知叶向高的方子是陛下给的,对于林凡更加的感激。

此时,李三才已经来到辽东,找到了熊廷弼。

“李大人,末将带兵不利啊,十万大军,面对建奴的进攻,居然没有抵挡住,将沈阳都给丢掉了啊!”

熊廷弼见到李三才,沉声说道。

他曾经是辽东经略,对于辽东的局势还是非常的了解的,若是自己没有入狱,那建奴绝对不可能占据辽阳。

那时,自己绝对有把握阻挡住建奴,但是,现在建奴在辽阳根基深厚,现在又夺取了沈阳,自己这十万大军又不是精锐之师,不是对手啊!

“熊将军,你不必自责,建奴擅长骑射,这里又是平原,我给你的那十万大军多数都是没有上过战场的,守到现在,你也只是丢了一座城池而已,实属不易啊!”

李三才沉声说道。

他也是深知熊廷弼的难处,建奴的将士战斗力,那是绝对不容忽视的。

“李大人,您今日亲自前来,所为何事?”

熊廷弼问道。

李三才身为兵部、户部尚书,居然亲自带队来辽东,莫非是自己失守沈阳,牵连到了李三才?

“陛下派我来帮助熊将军收复辽东。”

李三才沉声说道。

“什么!唉!都是末将的问题啊,末将若是没有将沈阳丢掉,李大人您也不会被陛下派来这辽东吃苦啊!”

“都是我的不是啊!”

熊廷弼很自责。

李三才却是笑着说道:“熊将军,陛下派我来可并非是因为生气,而是陛下早就算到你守不住沈阳。”

“而且,陛下算无遗策,也知道你的难处,所以派我来,押送着一批新的武器而来,有了它们,击溃建奴,如探囊取物。”

恩?

熊廷弼听到李三才所说,眼中露出疑惑之色,究竟是什么样的武器,能让李三才如此自信可以击溃建奴?

“李尚书,陛下难道给了您一万支火铳吗?”

熊廷弼震惊的问道。

他如先前李三才所想的一样,若是火铳的数量可以达到一万支的话,那么女真人善于骑射的优势就会小很多。

“不是火铳,而是火炮,这是陛下让火药坊和兵仗局最新研发出的武器,射程可以达到二里地以上,而且,一颗炮弹,可以炸死数十人。”

李三才沉声说道。

“什么!这……这怎么可能!”

熊廷弼震惊的说道。

李三才却是笑着说道:“这有什么不可能的,陛下在青州一战你应该知道吧,三万人胜十万人,便是用的这种武器。”

“而且,那时还没有制造出火炮,炮弹需要四品高手点燃抱着放入人堆,而咱们这里有火炮,可以直接发射!”

听到李三才的解释,熊廷弼彻底的服了,没想到陛下会有这样的秘密武器。

“李尚书,咱们何时收复沈阳?”

熊廷弼问道。

“呵呵!既然本尚书到了,那么,就必须要重整士气,没有什么比一场酣畅淋漓的胜利,更能鼓舞士气的了!”

“熊将军,纠集所有的将士,咱们进攻沈阳!”

李三才沉声说道。

熊廷弼的脸上,带着激动之色,说道:“李尚书,末将这就去召集将士们出发!”

此时,在沈阳城之中,女真的将士们正在喝酒吃肉,而在他们的脚边,则是躺着数具尸体。

“哈哈!这些大明的百姓当真是愚昧啊,咱们女真的将士,兵强马壮,如今,又杀入了沈阳城之中,他们居然还敢反抗?”

“嘿嘿!这些愚民,简直就是傻子,咱们不过是要吃他们的一些食物而已,他们居然敢拼死反抗,现在死了也是活该啊!”

“对!不过,这些大明的百姓还真是会生活啊,咱们吃肉,那就是放在锅里煮一煮,而这些百姓却能烹饪出不同的口味来。”

女真的将士们一边大口吃肉、大口喝酒,一边鄙夷大明百姓的愚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