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章 清军溃败!

范文程见劝不了,只能着急的看向下方,三万骑射手已经带着弓箭出发了,浩浩荡荡的向着正在欢呼雀跃的将士冲去。

“来了!”

“那是他们的骑射手!这些建奴最善于骑射,咱们快撤!”

本来还在欢呼的将士,看到这些骑射手,瞬间就蔫了。

而李三才却是让人点燃了二十厘米口径的火炮,紧接着,五声炮响响起,女真骑射手阵营再次被炸死上千人。

啊!

一声声惨叫传出,李三才不断的让人放炮,就像是炮弹不要钱似得,他要是知道,这一炮下去,最少是一万两银子,估计都不舍得放了。

“那!那是什么武器!”

皇太极看得眼睛都傻了。

“陛下!不知道啊,我也是今天第一次见到,目测,射程在二里地以上,威力奇大啊!这些大明之人,是有备而来啊!”

范文程急忙说道。

现在,他脑门上都是汗水,自己可不是女真之人,在这里,他有作用才能活得好,若是这一次大败,自己很可能会被杀死。

“你也不知道?我看那声音,像是火器的声音,你们大明最重视火器的研发,你也曾经中过举子,你会不知道?”

皇太极怒视范文程,口中说的,却是你们大明。

范文程的身子都要软了,他说道:“陛下,大明的火器研发的确是先进一些,但是,先前只有火铳啊!”

“那火铳射程是比弓箭要远一些,威力也大一些,但是,每发射一次之后,就需要很长时间去装填!”

“这还不算,那火铳的制作工艺复杂,而且,使用起来,需要消耗火药和子弹,大明也只有很少的人装备这种武器啊!”

范文程极力的解释,想要为自己证明,自己从未背叛过皇太极,自己还是有用的。

然而,皇太极此时处于极度愤怒的状态下,一巴掌打过去,将范文程的半边脸都给打的撕裂了。

啊!

范文程倒在地上,不断的惨叫,皇太极怒道:“呵呵!那火铳是什么样的,我还能不知道吗?老子问你的,是大明的新式武器!”

“陛下,我!我真的不知道啊!”

范文程躺在地上惨叫道。

皇太极又踢了范文程一眼,转身去看那三万骑射手,却是惊愕的发现,骑射手此时就剩下不到一万人了。

而且,这一万人四散奔逃,被火炮打的溃不成军,而大明那一方,却是几乎没有人员伤亡。

这!

“这怎么可能,今天可是我大清第一天建国啊,难道就要迎来一场败绩吗?”

皇太极咬牙说道。

李三才看到骑射手被火炮压制的不成样子,便吼道:“所有的将士准备,冲锋!”

“吼!杀啊!”

“这群建奴根本就不是咱们的对手,今天,咱们不费一兵一卒,就把他们给杀的溃败了啊!”

“嘿嘿!咱们大明是无敌的,今天收复沈阳,明天就可以收复辽阳了!”

一群人嘶吼连连。

此时,那一万骑射手处在不同的方位,短时间内无法聚集起来,而李三才这边,可是有着整整七万人。

一场交锋,只用了半个时辰便结束了战斗,骑射手被全灭,而且,李三才这边还缴获了一万匹战马。

“大人,咱们有战马了!”

“大人,咱们有制式的盔甲了啊!”

将士们激动的说道。

熊廷弼的眼中,只有震惊,他做梦也想不到,陛下送来的这种武器,威力如此之强,不损一兵一卒,杀掉了四万人!

“李大人,咱们现在几乎没有损失,而那些建奴,已经损失了四万人,直接攻城吧!”

熊廷弼沉声说道。

李三才看着正处在兴奋之中的将士,沉声说道:“熊将军,此时攻城,你有多大的把握可以全歼建奴?”

“这……那些建奴骑术精湛,若是咱们此时攻城,他们必然会逃跑,到时,我们绝对追击不上。”

熊廷弼沉声说道。

李三才说道:“既然如此,那我们何必要与这些建奴正面交锋呢?他们的将士善于骑射,正面对抗,只会平白增加咱们的损失。”

“来人!发射十厘米口径的火炮,将在城墙之上的建奴全部炸死,然后炸开城门!”

李三才说道。

将士们开始点燃十厘米口径的火炮,这种火炮的射程远,又是对准城墙发射的,第一颗就打在了皇太极身侧十米处。

轰隆!

巨大的炮弹炸响之声,直接把皇太极给炸傻了,他的身子踉踉跄跄的向后退,双手捂着耳朵。

“陛下!陛下您没事吧!”

范文程看到皇太极的情况,急忙爬起来去扶着皇太极。

“不可能!这到底是什么武器?”

皇太极不断的问道。

而站在城墙之上的将士,却是开始向城墙之下撤去,也有不少人被炸死了,这一战,清军彻底没了战斗的勇气。

李三才指挥着又放了几炮,然后让人缓缓推车火炮前行,将城门炸开,然后大军蜂拥而入。

不过,当李三才等人入城之后,看到的是空空荡荡的街道和遍地的尸体。

“这……这是沈阳城之中的百姓尸体啊!”

“这些建奴,当真是毫无人性啊!居然做出了屠城这样禽兽不如的事情啊!”

“杀!我此生必然要杀光所有的建奴啊!”

看到这番景象的战士们全都双目血红,怒吼连连。

李三才看到这景象,也是双拳紧握,简直是禽兽啊!

“将士们,这些建奴定然是逃了!去追!只要是还在城中的,全部都要杀了!”

李三才怒吼道。

“杀!”

一众将士快速冲出。

七万人在城内搜索,见到建奴之人便杀,因为这些建奴撤退的很快,他们只是杀掉了几千掉队的建奴之人。

然后,李三才让人驻守城门,在东南西北四个城门之上,各放了一门火炮,然后便开始命人打扫城池。

沈阳城十余万百姓,仅剩下不到五万人,其余的人全部都被建奴杀死。

“可恶啊!此仇不报,我李三才誓不为人!”

李三才看着手中的战报,咬牙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