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零一章 李三才的怒火

“这!这是咱们大明的将士啊!呜呜!你们终于是来了啊!”

“我们这几日,简直是度日如年啊,那些建奴都是恶魔,他们杀了我的妻子啊!我的孩子也没放过!”

“呜呜!我要参军,我要为我的父母、妻儿报仇啊!我这几日每日都被他们关在笼子里玩乐,我要报仇啊!”

百姓们见建奴被赶走,纷纷走出来,看到大明的将士之后,一个个跪在了地上,悲声哭泣。

“大人啊!求求你一定要为我们报仇啊!”

“我们这沈阳城,原本非常的繁华啊!百姓们安居乐业,却被建奴给毁了啊!”

“大人,小人老来得子,就那一个孩子啊,建奴入城之后,当着我的面杀了我的孩子,此仇,不共戴天啊!”

百姓们一个个怨气冲天!

李三才听到这些百姓的哭泣和哀嚎,心中的怒火更盛。

“百姓们,你们现在所经历的,陛下必然要这些建奴十倍、百倍的还回来!”

李三才说的这些是真心话,在来之前,他是没有想到这里的情况会如此严重,亲眼看到,再也没有驱逐建奴的心思,而是要覆灭建奴,将他们都杀光。

“对!让建奴十倍、百倍的还回来!”

将士们皆是怒吼道。

此时,这些将士再也没有了先前的怯弱,有的只是无尽的杀意,他们一个个脸上写满了坚毅,如同是久经沙场的铁血之师。

熊廷弼眉头紧皱,若是换作此时的将士守城,这沈阳城绝对不会失守的,不过,想要磨砺出这等铁血之师,也不是一场战斗轻易能做到的。

熊廷弼看着这些百姓,心中只有叹息,说道:“将士们,将你们的粮食分给这些百姓一些,帮助他们收拾庭院,让他们可以继续生活。”

“是!”

将士们领命,将自己的口粮分给那些百姓,然后,将他们送回各自的家中,一些房屋被建奴烧毁的,他们也帮助百姓们修复。

整个沈阳城,于死寂之中恢复了一丝生机。

此时,李三才已经被怒火吞噬,他的心中,只有复仇,只有杀敌!

“熊将军,告诉全军将士,帮助百姓们安顿好之后,留下一万人守城,剩下的人都跟随我出城杀敌!”

“那些建奴占据辽阳的时间更长,辽阳的百姓正处在水深火热之中,不杀光他们,我心难安啊!”

李三才冷声说道。

熊廷弼知道,李三才从未见到过这般凄惨的景象,理智已经被怒火吞噬,但是,他身经百战,此时依然保持着冷静。

“李大人,此时将士们处在亢奋之中,感觉不到身体的疲惫,但是,若是继续行军,怕是到了半路大半的将士都要倒下,咱们必需修整几日了。”

熊廷弼沉声说道。

“恩?为何要修整?此时战士们士气正高,一鼓作气,再而衰、三而竭,咱们正应该趁着这个机会,出兵辽阳,然后将建奴都杀光!”

李三才冷声说道。

“大人,今日咱们之所以能如此顺利的打胜,那是因为火炮的原因,那些建奴先前不了解火炮,但是,经此一战,他们必然会有所防备!”

“而且,咱们的将士这几日,先是吃了败仗,然后又打了一场胜仗,一直处在战斗之中,身心疲惫!”

“此时出兵辽阳,将士们的身体会吃不消,咱们也会吃大亏。”

熊廷弼沉声说道。

李三才说的一鼓作气、再而衰、三而竭,那是理论上的,而他说的,却是结合实际,将士们的身体,支撑不住。

“这……的确是如此,火炮沉重,移动起来,也需要人手,若是此时进攻辽阳,战士们必然要吃亏!”

李三才也点头道,熊廷弼的一番话,让他彻底的冷静下来。

莫说是那些将士,即便是自己,经过这一场战斗的指挥,都感觉有些疲惫了。

“李大人,这几日,我会利用缴获的一万匹战马,训练出一支骑兵,或许不如建奴的铁骑强横,至少能增加咱们不少的战斗力!到时,可以用作和建奴的正面冲锋。”

“只是,咱们的粮草不多了,与建奴的战斗,可能还要持续很长时间,若是中间粮草断了,咱们可能会全军覆灭。”

熊廷弼沉声说道。

正所谓兵马未动,粮草先行,即便是有再强大的火器,也要让将士们吃饱了再上战场。

“好!你这几日加紧训练,我现在便书信一封送回北京城,将这里的情况都告诉陛下,让陛下再运一些粮草过来。”

李三才沉声说道。

这几日,北京城之中,官员们全都提心吊胆。

毕竟,悬称卖官的事情陛下要求彻查,而主查这件事情的还是崔成秀,虽然他是主谋,但是,崔成秀毕竟是朝中重臣,陛下让他来查,那意思就是不准备动他。

“唉!你们说陛下是不是傻了?卖官的事情,摆明了就是崔成秀干的,他居然让崔成秀去查这件事情!”

“正所谓官官相护,崔成秀又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阉党,让他去查这件事情,那不就是把为国为民的东林党推向火坑吗?”

“可不是嘛!现在吏部的官员整日提心吊胆,有好几人在吏部处理政务呢,然后就被人给带走了!”

“唉!咱们这些人还是躲得远远的吧,不然的话,很可能也会遭殃!”

一群官员聚集在一起,低声议论,一个个脸上带着担忧之色,在他们之中,有一人脸上不仅没有任何的忧虑,反而是双目绽放着异芒。

此人名为洪承畴,字彦演,号亨九,万历四十四年的进士,现在是陕西布政使参政。

若是林凡在这里的话,一定会对此人非常的感兴趣,因为,洪承畴可是历史上的著名人物。

在清军入关后,洪承畴得到皇太极的重用,归顺了清朝,还被顺治帝器重,封为了大学士,这些无一不说明,此人是一个有才学之人。

“洪兄,你听到这消息,不仅没有任何担忧,我怎么觉得你反而很是惊喜啊?”

一人看到洪承畴的表情,直接问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