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零七章 把俩人感动哭了!

“洪大人,你觉得我现在要怎么做,才能让陛下开心呢?”

崔成秀急忙问道。

“呵呵!我刚才说了,那些官员所做的事情动了我大明的根基,你还不明白吗?”

洪承畴冷笑着说道。

崔成秀沉思了片刻,震惊道:“陛下的意思,难道是那些买官的人!可是,他们花了银子买官,我们这些官员不能做的太过啊!”

“崔大人,那些买官的人干的尽是贪赃枉法、搜刮民脂民膏的事情,他们存在一天,就会有百姓受苦啊!”

“为何税收越来越难?其实与这些官员脱不了干系,陛下要震慑那些吏部的官员,就必须要杀人,你说,杀谁好?”

洪承畴问道。

崔成秀此时瞪大了双眼,杀谁好?当然是杀那些买官的人好,反正他们做尽了贪赃枉法的事情,也该死。

“这!我懂了,我给陛下递交的名册里,其实也有一部分买官之人的名字,既然陛下的意思是要全部的,那我就去为陛下搜集名字,顺便将罪证都查出!”

崔成秀冷声说道。

经过洪承畴的指点,崔成秀犹如是醍醐灌顶,明白了林凡想要的一切。

而林凡若是知道此事的话,定然想要骂娘,老子可没说要杀那些买官的人,老子只想要银子啊!

“唉!系统是真的抠门啊!奖励的红薯藤蔓,你好歹多奖励一些,就给了这么一根,还要我自己培育!”

皇宫里,林凡那是相当的无语。

还好因为系统的原因,自己的乾清宫无论是春夏秋冬,都可以种植出植物,不然的话,等到春季百姓们开始种植的时候,又要错过红薯了。

林凡来到院子里,将红薯藤蔓栽种好,接下来就等着红薯长成结果了,正常来说,这个过程需要三个月左右,但是,在这里只需要十天左右的时间。

种植好红薯,林凡将满清十大酷刑详解取了出来。

剥皮、腰斩、车裂、俱五刑、凌迟、缢首、烹煮、宫刑、刖刑、插针、活埋、鸩毒、棍刑、锯割、断椎、灌铅、弹琵琶、抽肠、骑木驴、老虎凳等等。

这十大酷刑也只是一个名目而已,其中所涉及的刑罚不止十个,而且是远远的超出,看来看去,老虎凳都算是最轻的。

“啧啧!老子先做个老虎凳,回头给乾清宫的小太监试一试,看他们谁还敢背叛老子。”

林凡的恶趣味瞬间就升了起来。

要知道,他的这个乾清宫,满朝文武都盯着呢,魏忠贤的人被清出去大半,定然会有别的人安插进来。

自己一但查出哪几个太监敢背叛自己,那就让他坐一坐老虎凳。

嘿嘿!

“来人,给朕拿一些上好的木头过来,还有,多拿一些铁钉来!”

林凡说道。

“是,陛下!”

太监们出去,给林凡找来铁钉和木头。

林凡身为神级木匠,仅仅用了半个时辰,就把这老虎凳给做了出来,而且,因为是林凡亲手所做,这老虎凳自带一种威势,让人看一眼就感觉脊背发寒。

“陛下,崔大人和洪大人求见!”

就在这时,一名太近进来禀报道。

恩?

怎么回事,事情不是完结了吗?还没过两天呢,这崔成秀怎么又入宫了?

林凡虽然疑惑,便让人将二人带了进来。

“崔成秀见过陛下。”

“洪承畴见过陛下。”

二人见到林凡,皆是跪在了地上。

林凡听到洪承畴的名字,略微有些惊讶,此人就是横跨明清两朝,在明朝做到布政使参政,到了清朝,还能做大学士的洪承畴吗?

若是换作朱由检来,顶多也就是重用这洪承畴,而林凡可是知道,这洪承畴不仅才学过人,行军打仗的本事也不小。

只要不让他被皇太极抓住,此人就不会反叛大明,不过,越是这样才学出众的人,越要慎用。

更何况,洪承畴现在还很年轻,把他捧得太高,会让他骄傲自满,甚至是轻视自己这个皇帝。

林凡决定,暂时不理会这洪承畴,找个机会把洪承畴送去青州,一来呢,可以把柳庆庆和大喷子刘乘风换回来,二来嘛,给洪承畴一个立功的机会。

毕竟,那里与吐蕃接壤,一但开战,洪承畴会成为主力。

“你们二人都起来吧,崔成秀,你又来找朕作甚?”

林凡装出一副很冷漠的样子说道。

然后,便搬着自己刚做好的老虎凳到一旁去,他的本意是不想让二人看到老虎凳,毕竟,这是刑具。

若是让二人看到,自己的形象估计又要被丑化一些。

然而,崔成秀和洪承畴看到林凡的老虎凳之后,却是吓得说不出话来,额头上也全是冷汗。

陛下这是在点我们吗?

凳子上全部都是钉子,还都是尖子朝上的,陛下这是再说,做皇帝也不容易,尤其是大明如今的局势,他早就坐立难安了。

然后,又当着他们的面,把凳子给搬走了,意思是无论压力多大,自己身为皇帝,都会独立承担这一切,你们这些臣子看着朕的表现就行了。

这!

这真乃是当世明君啊!

有这样的君主,真乃是大明之幸啊!

洪承畴感觉到很羞愧,陛下如此深明大义,自己还无端端的揣摩陛下的心思,说陛下城府深。

陛下哪里是城府深啊!他这是为了大明的百姓,不得不这么做啊!

而崔成秀此时都要被感动哭了!

他原本以为陛下要自己去查脏银,那是给自己找麻烦,没想到陛下的麻烦更大啊!

陛下收回这么多银子,那可是整整四千万两啊,估计这满朝文武、各部的官员都盯着这批银子呢,陛下无论是给谁,都会得罪一大批官员啊!

呜呜!

“陛下,微臣知错了!微臣错了啊!”

崔成秀没憋住,直接大哭了起来。

林凡无语,自己做了什么?我不就搬个凳子到一边去了吗?你怎么就错了?还在大哭,你让朕很惆怅啊!

“陛下,以后无论您有什么吩咐,微臣定然万死不辞,为陛下死而后已啊!”

洪承畴也是沉声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