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零八章 你们俩又在歪歪了?

额……

歪歪?

这俩人不会是在心里歪歪了什么吧?怎么一个个眼神如此真诚,难道是被老子的颜值所折服了?

就在林凡不明所以的时候,崔成秀却是突然从袖口里拿出了一个折子,没有递给林凡,而是紧紧的抓在手中。

这折子上写的正是那些买官之人的名字和罪证,看折子的厚度,最少有数百人记录在册。

“崔成秀,这是?”

林凡问道。

“陛下,这是买官之人的名册,上面不仅仅记录了他们的名字,还记录了这些人所犯的罪证。”

崔成秀沉声说道。

额……

林凡无语,准备伸手去接,一旁的洪承畴开口了:“陛下,微臣知道,您是不会看这份名册的,微臣不让您为难,我和崔大人为替您解决的!”

“没错,陛下,微臣今日知道了您的决心,知道您仁心仁德,知道您不愿杀生,您先前不看买官之人的名册,就是最好的证明啊!”

崔成秀哭着说道。

林凡此时已经彻底懵逼了!

老子不看名册,那是因为还没来得及看啊!

等最近这几天的风头过去了,老子一定一个一个的梳理,然后把那些人都收拾一遍,你们现在这么说,老子还怎么看?

还有,你们收集到那些买官之人的名字和罪证了,不让老子看,要自己去解决?你们准备怎么解决?

你们让朕很惆怅啊!

“两位爱卿,你们到底要怎么做?”

林凡问道。

“杀!”

二人齐声说道。

“陛下,微臣知道吏部的官员都该死,但是,您为了大明的万世基业,不愿杀他们,甚至是要放过他们。”

“但是,那些官员又不得不震慑,不过,这些买官之人数量众多,若是您杀了他们,必然会在百姓们的心中,树立暴君的形象啊!”

“陛下仁心仁德,这种事情,就让微臣去办吧!”

崔成秀大哭着说道。

“陛下,此事我和崔大人去办,最为合适!”

洪承畴也是眼中含泪。

太感人了!

陛下的仁义道德,让他们感动到无以复加。

身为当事人的林凡表示自己很无辜,这俩人哭可不是自己惹得啊!他只是做了一个老虎凳而已,别的啥都没做!

“恩,既然此事你们已经想好怎么做了,那就放手去做吧,朕这几日上朝有些疲累,所以,明日不上朝了,至于何时上朝,会另行通知的。”

林凡沉声说道。

呜呜!

二人听到林凡所说,皆是大哭了起来!

陛下为何不上朝?还不是担心他们二人杀这些官员的时候,会引起朝野的恐慌,会被人弹劾啊!

“陛下英明啊!”

“陛下,您当真是明君啊!”

二人大哭道。

林凡依旧处于蒙蔽之中。

“陛下,我们现在就去办事,会以最快的速度办好的,陛下就等着我们的好消息吧。”

崔成秀和洪承畴擦干了眼泪,正色道,然后便是退出了乾清宫。

两日后,一则惊人的消息传来。

崔成秀和洪承畴杀了五百多人,都是朝廷命官,而且,他们的官职都是买来的。

这还不算,这些人是在没有经过上报朝廷的情况下就给斩杀了,吏部的官员得知,吓得身子发抖。

而叶向高、李三才等人也是心中震惊,他们已经猜测到,此事可能是陛下的意思,只是,五百多人啊,这也太狠了吧!

砰!

“可恶!这崔成秀未免也太霸道了,未经陛下的允许,就杀了这么多的朝廷命官,他简直是胆大包天!”

“拼了!咱们去告状,让陛下砍了这崔成秀的人头,不然的话,这崔成秀还不把鼻子仰到天上去!”

“哼!他今日敢杀这么多的官员,若是咱们不反击,他日他就敢杀我们,跟他拼了!”

一众官员聚集在一起,商量弹劾崔成秀的事情。

事实上,不需要他们聚集起来商议,东林党、阉党内部都在商议此事,崔成秀此举,一下子动了两党的根基。

这两党可是一直在争夺国本,五百多名官员有大半都是属于他们之中的,现在一下子全杀了,他们如何能接受。

叶向高府邸!

“叶阁老!叶阁老啊!求您一定要为我等做主啊!”

“呜呜!叶阁老,我的一个同窗好友被杀了啊!他可是一心为咱们办事的啊,若是咱们不为他出头,定然会让一众官员心寒的啊!”

“叶阁老,此事您必须要为我等出头,在朝堂之上,您一呼百应,弹劾崔成秀,要陛下砍了他的脑袋!”

官员们跪在叶向高面前,一个个掩面大哭。

叶向高面色阴沉如水,此事他也觉得不妥,但是,明知此事是陛下的意思,还要跟陛下对着干的话,很不妥。

而且,陛下这段时间的所作所为,他已经有些理解了,为了大明盛世,这么做是势在必行,他若是为那些官员出头,陛下怕是又要对东林党下狠手了。

“咳咳!你们糊涂啊!崔成秀如何有胆子杀这么多的官员?你们都不用脑子想想吗?”

叶向高怒斥道。

啊!

听到叶向高所说,在场的官员全都被吓了一跳,若不是崔成秀杀的,莫非是陛下!

可是!

陛下为何要杀他们这些官员?

“叶阁老,您的意思,这是陛下让他这么干的?可是,陛下为何要杀这些官员啊!我大明如今正是用人之际啊!”

“叶阁老,即便是陛下的意思,那也太过分了,五百多人啊!这些人死了,那空缺出来的位置,谁来做?”

一群官员不满道。

叶向高沉声说道:“官职的空缺,自有吏部的官员去解决,不是你们能操心的,现在,是陛下让杀的人,你们觉得,我出言,能弹劾那崔成秀吗?”

这……

一众官员皆是沉默,过了好半晌,一人起身说道:“叶阁老,此言差矣,即便是陛下所为,那陛下也是错的!”

“再说了,干这件事情的是崔成秀,他可是阉党五虎之首啊!一直以来,都是我东林正派人士的大敌!咱们多少同僚被他残害,此时,正是报仇的好机会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