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九章 抢夺房产

回到了天虹花园,方梦婕亲自下厨,精心做了一桌子菜,和陈阳来了一场烛光晚餐,喝了很多酒。

当天晚上,方梦婕极尽温柔,甚至有些疯狂,就像是要将陈阳彻底的占据,成为她的一部分。

第二天一早,方梦婕就悄悄离开了,没有和熟睡中的陈阳打招呼。

陈阳醒来之后,想着昨晚的疯狂,心情有些复杂。

他毕竟是个感性的人,内心中善良的本质,让他对方梦婕产生了一丝丝的愧疚。

毕竟,自己这次算是利用了她。

吃过早饭之后,陈阳让凌风开车,去了妈妈住的老房子。

房子在秦海老城区,是一幢过去的筒子楼。这些年秦海开发新区,老城区的建设就比较滞后。但最近几年,市政府规划要重建老区,所以这些筒子楼的房价,不降反升。

陈阳的养母这些年一直住在这里,条件比较简陋,陈阳心中一直很内疚。

原本他想等老区改造后,他添点钱给妈妈买套新房子,但现在也永远没有机会了。

让凌风把车停在外面,陈阳一个人进了社区内,到了楼下,陈阳顿时一愣。

楼前停着一辆厢货,旁边站着两个老头和老太太,还有一个中年男人,正在指挥着什么。几个搬家公司的年轻人正在搬家,抬的赫然就是他家的家具。

几个人在议论纷纷,似乎在讨论家具的分配。

这些人陈阳一个也不认识。

陈阳下车,走到这群人跟前,问道:“你们是什么人?为什么搬我家的东西?”

听到陈阳的话,这群人停下了议论,一起把目光注视向了陈阳。

中年男人打量了陈阳几眼,问道:“你就是陈阳?”

“你是谁?”陈阳看着中年男人。

中年男人笑了笑:“我叫刘永东,论起来,你应该叫我一声表哥。”

他指了指身边四个老人:“这是你大舅三舅,大舅妈和三舅妈。”

陈阳明白了。

陈阳的养母有兄妹四人,上面有个大哥,叫刘志国,养母排行第二,下面还有两个弟弟刘志强和刘志刚。

刘岚就是小舅刘志刚的女儿,这些年也只有小舅和养母有来往,其他几个人,从养母收养陈阳开始,基本就不见面了。

葬礼那天,也只有小舅一家参加,刘岚通知了大舅三舅,但她们并没有到。

想不到,现在要谋夺妈妈的房产,他们速度倒是快的很。

陈阳并没有打招呼,而是看着眼前这些人,问道:“你们在干嘛?”

刘永东神色微微有些尴尬,他回头看向四位老人,三舅刘志强站了出来,咳嗽一声说道:“陈阳啊!你妈走了,你也不和我们打个招呼,要不是听小岚说,我们都不知道这事!你眼里还有没有我们这些长辈啊?”

陈阳微微皱眉,并没有接这句指责的话,他看着眼前的家具,再次问道:“你们这是在干嘛?”

刘志强的神情微微有些不自然,站在他旁边的老伴李兰花轻轻推了他一把,上前说道:“小陈,这些年你妈养你不容易,我们也不能说什么。现在她走了,她留下的房子和家产,是不是得物归原主了?虽然你叫她一声妈,可你毕竟是个养子不是?”

陈阳脸色沉了下来。

他虽然早就猜到了这些人的意图,但他毕竟不敢相信,人真的能无耻到这个份上。

这么多年不来往,生病了也不去看一眼,人没了就想来要家产?

“你是谁?”陈阳明知故问。

“我是你三舅妈!”李兰花无视陈阳的神色,依然自说自话:“我们找了半天,也没找到你妈的银行卡,是不是在你那里?交出来吧?”

陈阳冷冷看着李兰花,视线又转向了旁边两个老人。

“你们也是来分家产的?”

大舅刘志国踌躇着说不出话来,大舅妈陈英梅冲着陈阳摆出一副可怜的面孔,说道:“陈阳啊,我和你大舅一辈子没个正经工作,年纪大了也没退休金。”

说到这里,她伸手指了指刘永东:“你大表哥的儿子今年刚考上了大学,需要用钱,我们也实在没办法了……算起来那也是你的外甥,你总不能不管吧?”

陈阳看向刘永东,他穿着一件西装,身材微微有些发福,脚下的皮鞋一尘不染,怎么看也不像缺钱的样子。

陈阳心中涌上了一股怒火,看着眼前众人,压抑着情绪问道:“这是我家,你们怎么进去的?”

刘永东笑了笑:“我们联系不上你,就找了开锁公司。”

这时,搬家的青年们抬着一张单人床从楼道里出来,当先一人说道:“这床太旧了,不值几个钱了!你们还要吗?”

三舅刘志强转头说道:“要!当然要!好好的床凭什么不要啊!你们小心一点!”

陈阳上前几步,拦住这群人,说道:“抬上去!”

搬家公司的人愣住了,一齐看向刘永东,为首那人问道:“啥意思啊?不搬了?”

陈阳冷声道:“这是我家,不是他们家!你们给我抬上去!”

刘永东摆了摆手,道:“接着搬!没你们的事!陈阳,你过来一下,我和你聊聊。”

陈阳摇了摇头:“没什么可聊的,这是我妈和我的东西,不属于你们。

“陈阳!话不能这么说!”刘志强十分不满:“你可是一个养子!我姐养你这么大容易吗?那可是我亲姐!我们才是一家人!”

“是啊陈阳!”刘志国也赞同道:“我们李家对你有恩,你可不能忘恩负义啊!”

陈阳气笑了:“我们养我,跟你们有什么关系?这些年你们跟我妈来往过吗?她生病你们去看过吗?现在来要家产?你们算什么东西?”

“陈阳!怎么跟长辈说话呢?!”刘永东面色一冷:“道歉!”

陈阳眯起了眼睛,看着刘永东:“我懒得跟你们废话,你们找开锁公司开门,我要是报警,你们就是入室盗窃!念在你们是亲戚的份上,现在离开,我不怪你们!”

“哟!你小子跟谁耍横呢?”大舅妈陈英梅掐着腰上前,瞪着陈阳说道:“我们告诉你!这房子是我们刘家的,跟你没关系!”

陈阳无语,冷声道:“就算我是养子,我也是我妈财产的直接继承人,跟你们无关!你们想要财产可以,去法院起诉吧。”

“你别拿法院吓我们!”陈英梅不依不饶,“今儿个我们就要把东西拉走!房子也是我们的,你赶紧给我们滚蛋!”

陈阳拿出了手机:“既然这样,我只能报警了。”

刘永东上前一步,伸手握住了陈阳的胳膊:“陈阳,别冲动!有话好好说。”

就在这时,凌风停好车从外面走了过来,看见这一幕,眼中顿时闪过一道寒光。

几乎是瞬间,他就像是一只捕食的猎豹冲到了刘永东身前,一把扯住了刘永东的手臂,反手一捏,刘永东顿时发出了一阵惨叫。

“陈总,您没事吧?”凌风扯着刘永东的胳膊,他半个身子都朝后弯,几乎要倒在了地上。

“你干嘛?!你凭什么打人!”陈英梅急了,伸手就来抓凌风的胳膊,但凌风的胳膊却像是铁铸的一般,纹丝不动。

不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