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章 全部赶走

陈阳摇摇头:“我没事,你放开他吧。”

凌风松开手,刘永东后退了几步,气急败坏的说道:“陈阳!你敢叫人打我!我和你没完!”

说完,刘永东拿出手机开始打电话:“老朱,我在秦城老区被人打了,你带上保安部的人,马上过来!”

陈阳看着刘永东,心中叹息了一口气。

此时,周围有几个邻居已经驻足,好奇的观望着。陈阳实在不愿意,在这样的地方,和妈妈的兄弟家人们吵架。

“你们走吧,想要钱我回头会给你们,别在这闹的无法收场。”陈阳对刘永东说道,“你也是有头有脸的人,别弄的太难看。”

刘永东脸上露出讥讽之色:“怕了?晚了!”

十分钟后,几辆面包车开进了小区,停在了楼前,车门打开,下来一群身着制服的保安,手里拿着橡胶辊。

为首的一人是个膀大腰圆的中年胖子,他冲着刘永东点了点头,看向陈阳和凌风:“谁打了我们刘部长?是你们吗?”

一群保安慢慢围向陈阳和凌风,但是有两个人却没动。他们从下车看到陈阳的第一眼,脸色就变了。

陈阳也认出了这俩人,正是那天下午他去鸿盛的时候,被方梦婕喊来的保安。开除方梦婕的时候,这俩人当时也在场。

“你们是鸿盛的人?”陈阳皱起了眉头。

大舅妈陈英梅脸露得色:“没错!我儿子就在鸿盛上班!后勤部部长!陈阳,鸿盛可是大公司,你惹得起吗?”

刘永东淡定的指着凌风,对那中年胖子说道:“老朱,先把这小子收拾一顿!刚才他跟我动手了!”

中年胖子答应一声,恶狠狠的拿橡胶辊就要动手,那两名认出陈阳的保安顿时慌了,急急忙忙喊道:“朱队长,朱队长!不能动手啊!”

中年胖子诧异回头,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两名保安脸色十分尴尬,冲着陈阳小心的笑了笑,然后朝着中年胖子挥手:“朱队长,你过来,过来一下……”

“什么东西神神秘秘的!”中年胖子恶狠狠等了凌风一眼,转身走了过去。

两名保安小声的趴在中年胖子说了些什么,说着说着,中年胖子的脸色变了。

他的脸上瞬间流出了冷汗,神情慌乱的看向陈阳,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。

“朱队长!干什么呢?”刘永东有些不耐烦了。

中年胖子脸色涨红,十分难看,他拿着橡胶辊犹豫了半晌,忽然一下跳了起来,朝着刘永东冲了过去。

“你说我干什么!你说我干什么?!”橡胶辊劈头盖脸打在刘永东头上,中年胖子满脸悲愤,“你陷害老子!”

刘永东被打懵了,旁边一群人也看傻眼了,只听刘永东连连惨叫,一时都忘了去拉架。

“够了!”陈阳呵斥了一声,中年胖子全身一震,停下了动作,转身啪的一下给陈阳一个敬礼:“是!陈总!”

“朱胖子,你是不是疯了!陈,什么陈总?”刘永东捂着脸,鲜血直流,惊愕的看着中年胖子。

中年胖子恶狠狠瞪了刘永东一眼:“这位是鸿盛新任董事长!陈阳陈总!你吃了熊心豹子胆,敢招惹陈总?!”

刘永东傻眼了,所有人都傻眼了。

空间仿佛都凝聚了,刘永东不敢相信的道:“开,开什么玩笑……他怎么会是鸿盛董事长?”

中年胖子冷哼了一声,没有回答。

此时,最先反应过来的是那群搬家公司的人。

鸿盛集团的大名,在秦海无人不知,想到他们今天竟然莫名闯入鸿盛董事长的家里,强行给人家搬家……这群人心里忍不住把刘永东祖宗十八代问候了个遍。

“快!快把东西都搬上去!”搬家公司的头头大喊了一声,冲着陈阳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,“陈董事长!陈总!我们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!您大人不记小人过,别和我们计较!”

一边说着,这群人一边开始飞速的把东西往楼上抬。

刘永东终于意识到,朱胖子不是在开玩笑。

他无比震惊的看着陈阳,脑海中却怎么也回不过弯来。

陈阳成了鸿盛的新任董事长?怎么可能?为什么?凭什么?

难道他是鸿盛董事长的私生子啊?

刘永东还在沉思,一边大舅三舅等人,已经彻底凌乱了。

大舅妈陈英梅脸色刹那间变得十分谄媚,笑着走到陈阳身边,一把挽住了他的胳膊。

“陈阳啊!你什么时候成了董事长了?你看看!一家人误会了不是!怪我,怪我!你大舅之前还说,这样做不合适,你看看!我们错了!舅妈跟你道歉,你别生气!永东啊,你快过来,跟表弟道歉啊!”

说着,连连朝刘永东使眼色。

刘永东立刻回过神来,他猛然扬起手,啪啪啪连扇了自己几个耳光。非常用力,本就流血的脸,更是鲜血直涌,十分吓人。

“是我不对!陈阳!表哥是个混蛋!被猪油蒙了心!陈阳,我向你道歉!”

“是啊是啊!都是一家人,我们错了啊!”李兰花拉了刘志强一把,跑过来挽住了陈阳另一只胳膊,“都是一家人!哪说的两家话!他三舅,你倒是说句话啊!”

刘志国和刘志强一起走了过来,两人神情十分尴尬,刘志强舔笑着道:“是,是三舅错了!这房子本来就是你妈的,当然归你!我们错了!我们不对!”

陈阳摇了摇头,抽出胳膊,面无表情说道:“今天的事我当没发生过,你们走吧。”

“啊?陈阳啊,你怎么才能不生气?是我们错了啊!”陈英梅想了想,忽然嗷的一声哭了起来,只是脸上却连一滴眼泪都没有。

“陈阳,你表哥他也不容易啊!我们今天得罪了你,你可千万别开除他啊!我们全家就指着他吃饭了,陈阳啊!我的好妹妹啊,你怎么就走了啊!”

李兰花不甘示弱,也开始干嚎起来。

刘志国和刘志强面面相觑,两人捂住脸开始挤眼泪。

“够了!”陈阳大吼一声,吓了所有人一跳。

“赶紧滚!别在这里虚情假意!”

“陈阳啊……”

陈阳看向朱胖子,冷声道:“把这些人给我赶走,我不想见到他们!”

“是!”朱胖子敬了个礼,恶狠狠的一挥手,“陈总让你们滚!都给我滚!”

一群保安一拥而上,将一群人架着赶了出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