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一章 狗男女

一群人被轰走后,陈阳一个人上了楼。

屋里虽然被翻动过,但搬家公司又给恢复了原状,甚至还打扫了卫生。离去时,搬家公司经理连连道歉,最后留下一张名片,表示陈阳如果搬家,他们一定免费服务,弥补今天的过错。

陈阳没有为难他们。

呆在屋里,陈阳默默看着房子里的老照片,大部分是他的成长记录,和妈妈一起的点滴过往。

陈阳默默回忆着,不知不觉间,已经泪流满面。

树欲静而风不止,子欲养而亲不待。

直到这一刻,陈阳才真正体会到这句话的深刻含义。

时间渐近中午,微信上收到了一条语音,打断了陈阳的思绪。

消息是王哥发来的,说的话犹犹豫豫,满是尴尬和小心翼翼。

“陈阳,你最近手头宽裕不宽裕?真是不好意思,我,我……我最近有点问题,急着需要钱,你要是宽裕,能不能转个几千给我?就几千就行!本来我真不想要的,可是我现在这情况,唉……”

陈阳没有任何犹豫,电话直接打了过去。

“陈阳?你收到我消息了吧,你看看真不好意思,要是你不宽裕就算了啊……”王哥的语气很心虚,仿佛借钱的人不是陈阳,而是他一样。

“王哥,你怎么了?出什么情况了?”

王哥犹豫了一会儿,叹了口气,道:“实话跟你说吧,我也不怕你笑话了。最近这些日子,马亮不知道怎么了,没事就爱找我的麻烦。后来我才知道,他和鸿盛的那单生意泡汤了,听说是你去鸿盛拆穿了他,好像还和什么赵氏集团有关……反正他应该是因为咱俩关系好,迁怒我了。”

陈阳皱起了眉头,眼中流露出一丝怒意。这个马亮,我放你一马,你还折腾起来了?

“他是不是给你小鞋穿了?”

“给我小鞋穿就好了!”王哥语气无奈:“我这把年纪了,还怕穿小鞋吗?那混蛋直接把我开除了!唉,最近我女儿要上幼儿园了,你嫂子非让她上最好的!我这也没敢说自己失业了……我这短时间内,恐怕也找不到好工作,我这手头又……反正,就是这么回事。”

陈阳点点头,说道:“王哥,你在我最困难的时候帮了我,我很感激。这事我会记一辈子。”

“别,别那么说陈阳,谁都有个坎过不去的时候。”王哥叹息一声:“我知道你现在也不好过,算了吧,我再想其他办法。”

“别!王哥,女儿上幼儿园,还差多少钱?”

“这个,还差五万……不行我就再做做你嫂子的工作,要不我就干脆跟她说实话吧!”

“王哥,这个缺的钱我给你!中午你没事吧?我请你吃饭!你现在哪?我去接你。”

“啊?啊我中午没事,陈阳,你是说真的,不是和我开玩笑吗?”王哥不敢相信陈阳说的话。

陈阳笑了:“当然是真的!你发个位置给我,我现在就出发!”

收到了王哥发的位置后,陈阳下楼,让凌风去就近的华炎银行。

吴老给他的银行卡他还没有看过,也不知道里面有多少钱,这次正好去取钱,顺便查看一下余额。

到了银行之后,陈阳刚刚下车,就看到银行门口围了很多人,在看热闹。

人群中隐隐传出了男人的争吵声和女人的哭声,不知道为什么,陈阳隐约觉得,女人的声音有些熟悉。

他走到人群边往里看,眼前的场面,让他大吃了一惊。

地上坐着一个女人,穿着职业装衬衫和短裙,坐姿并不雅观,露出了白皙修长的大腿,只是膝盖上因为摔碰磕绊,破了一个伤口,正在流血。

这个人,竟然就是陈阳新提拔的业务总监,于姐!

于姐头发散乱,一侧脸颊肿起,隐约看到巴掌的印痕。胸口的扣子也掉了两颗,隐约能看到那抹丰腴。

周围不少男人正在用猥琐的目光肆意打量,没有一个人上前去拉起她,甚至他们的神情之中,还暗含着一丝期待和莫名的鄙夷。

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男人站在于姐身前,满身酒气,一脸的胡茬凌乱,目光十分凶悍。

男人拿着于姐的手包在肆意翻找着什么,一边找一边嘴里骂骂咧咧。

“你把卡藏哪了?是不是给小白脸了?老子娶你回来,就是让你勾三搭四的?混账女人!”

于姐无声的哭泣着,眼神哀伤而绝望,一边说道:“我没有!你不要胡说!家里的钱都给你了,我真的没钱了!”

“你放屁!你不是刚当了业务总监吗?会没钱?!而且我不知道你吗?就凭你也能当总监?说!你是不是背着我和你们老板睡觉了?!”

男人把包扔在地上,恶狠狠走向于姐,狠狠的说道。

于姐害怕的护住了脸,哭泣着说道:“我没有!我从来没有你说的那样!你不要诬陷我!”

“诬陷你!?你不承认是吧?老子就打到你承认!”说着,男人扬起了巴掌,再次朝着于姐扇去。

“住手!”陈阳目眦欲裂,大喊一声分开了人群,拦到了男人身前。

“你凭什么打人?!”

男人愣了一下,打量了一下陈阳,见他身材削瘦,顿时有了底气,恶狠狠说道:“老子打自己老婆!是家务事,你管得着吗?”

“老婆也不行!知道家暴犯法吗?”陈阳转身将于姐扶了起来,扶的时候用身体挡住了她走光的部位,周围人神情顿时一阵失望。

“陈,陈总?”于姐看见陈阳,神情刹那间变得十分尴尬,恨不得找个地方钻进去。

男人听到了于姐的话,顿时精神一振,质问道:“什么总?你是什么人?”

“我就是她的老板!你有什么事跟我说!”陈阳将于姐护在身后,毫不示弱的看着男人。

人群中不知是谁发出了一声嘘声,男人脸孔瞬间涨红了,他像一头愤怒的公牛一样抬起手,指着陈阳骂道:“你就是那个混蛋小白脸?还说没有奸情,这都找到我面前来了!”

“老子弄死你们这对狗男女!”男人怒吼一声,张开手朝着陈阳扑了过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