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二章 我们离婚吧

陈阳措不及防,被男人推了个趔趄,又把身后于姐撞倒在地。男人扯住了陈阳的领口,抬起拳头要打,一只手从旁边伸来,像铁箍一样握住了男人的手臂。

男人转身一看,戴着墨镜的凌风面无表情,冷冷喝道:“停手!”

“松开!”男人大喝,挣了一下没有挣开。

“你不松开是吧?我连你一起打!”男人松开抓着陈阳衣领的手,朝着凌风狠狠一拳打了过去。

凌空闪电般抬肘,刚好挡住了男人的拳头,肘部是人身嘴硬的位置,男人拳头吃痛惨呼一声,凌风近身架脚,嘭的一声将男人摔倒在地。

男人摔了个七荤八素,当场就头晕眼花,嘴里发出呻吟声,爬了半天没爬起来,索性坐在了地上。

他瞪大眼睛,呼呼喘着粗气,怒视着凌风,又看向陈阳和于姐。顿了顿之后,直接张嘴就喊:“奸夫淫妇!偷人就罢了,还找人打老公,有没有天理了!有人管吗?!”

周围人群议论纷纷,一个小青年站了出来,说道:“你们这样不好吧?出轨就罢了,还打人家,是不是道德有问题?”

“是啊!给人戴了绿帽子还这么横!真是素质低下!”

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看着于姐,满脸鄙夷:“一看就不是什么好女人,还勾搭小白脸,真是渣女!”

于姐听到这些议论,眼中茫然失措,她想解释什么,却又说不出口,情急之下,直接抱住脸再次哭了起来。

“闭嘴!”陈阳大喝一声,怒视着说话的那几个人:“你们知道什么了就在这胡说八道?谁出轨了?!我跟你们一样是刚刚过来的,你们没看见吗?个个在这义愤填膺,一个弱女子被男人打你们不管,扯八卦个个兴奋的不行!你们好大的本事!”

“你说谁呢?说话客气点!”那个小青年指着陈阳:“我们刚才都听的清楚,你是她的老板!她老公说她和老板出轨,刚说完你就来了,这难道是巧合吗?”

陈阳冷冷的看着这个青年,说道:“他说什么你就信什么,他是你爹啊?”

青年被陈阳说的一滞,顿时感觉下不来台,涨红了脸说道:“你骂谁呢?信不信我揍你?”

陈阳冷笑一声,指着青年说道:“你说我信不信?凌风,给我揍他!”

凌风答应一声往前走,青年连忙哎哎几声,转身就跑。

人群中响起一阵嘀咕,但因为看到凌风凶神恶煞的样子,却没有人再敢大声指责了,只是小声的议论。

陈阳转身安抚着陈姐,温声说道:“于姐,先别哭了,到底是怎么回事,你说出来,我给你做主!”

于姐眼睛通红,她抬头感激的看着陈阳,紧咬着嘴唇欲言又止。

陈阳明白了,于姐肯定是有难言之隐,他转头看向地上坐着的男人,说道:“就算你是她老公,你也不能随便打人!你一个大男人,在大庭广众之下欺负老婆,你不觉得羞耻吗?”

男人瞪着陈阳,想说两句狠话却不再敢,许久之后才说道:“她不拿钱养家!我儿子在家没饭吃!我跟她要钱,错了吗?”

“你胡说!”于姐听到这话,气的浑身颤抖:“李兴旺,既然你不要脸血口喷人,我就不怕人笑话了!说我不拿钱养家,这些年你往家里拿过一分钱吗?每天不是喝酒就是赌钱,儿子没饭吃?我这两天加班,让你给他做饭,你去干嘛了?”

男人梗了梗脖子,道:“我拿钱翻本!赢了钱给儿子买好吃的,有错吗?”

听到这话,围观众人的眼神顿时变了,有个老太太哎哟一声,说道:“弄错了!是个赌鬼呀!还以为是个好人,喝酒赌钱,不是男人哟!”

旁边一个老大爷也连连点头:“错怪这个姑娘了,这男的不是好东西!”

刚才骂于姐的那个女人,脸色一阵尴尬,悄无声息的后退几步,藏进了人群里。

“我前阵子刚给你两万,让你做生活费!你这些年不上班,我不怪你,只要你照顾好儿子就行,可你呢?李兴旺,这些年你还像个男人吗?你为家出过力吗?”于姐越说越激动,积压在心里的情绪,彻底爆发了。

“那年你做生意失败受了打击,我没有怪你,你说你要调整情绪,可你一调整就是五年!后来你迷上了赌博,家里的钱都被你赌光了,我有说过什么吗?你现在还要跟我要钱,我哪有钱给你!”

说到这里,于姐情绪再次失控,话语哽咽,再也说不下去了。

男人瞪着眼,脸色一阵比一阵难看,但还是毫不示弱的道:“我是没钱!可你就出轨吗?勾搭小白脸给我戴绿帽子吗?就凭你,怎么当的业务总监?”

陈阳脸色一沉刚要说话,于姐顿时怒了,她伸手指着陈阳,大声说道:“李兴旺你看清楚!这是我们老板,年轻有为,人家什么样的姑娘找不到,会喜欢我这半老徐娘?!你可以污蔑我,但你不能污蔑别人!”

陈阳一阵无语,于姐这把自己贬低的太厉害了,她虽然比自己大好几岁,但正是韵味十足的年纪,绝不是半老徐娘啊……只是这话他却说不出口。而且他还觉得有些心虚,什么叫年轻有为?那是说我吗?

“我……我……”男人说不出话了,但还是咬牙道:“你把自己说的这么差,那你是怎么当上总监的?”

于姐一挺胸,毫不示弱的道:“我就是平时在你面前怂!你去问问,我是公司业务第一名,我凭什么不能当业务总监?”

“啊?你……你这么厉害吗?为什么你不和我说……”男人说着说着,声音小了下去,垂头丧气一点底气也没有了。

“和你说?我凭什么和你说?”于姐气笑了,她满脸都是失望:“这么多年了,为了孩子,我忍辱负重和你过,希望有一天你能改变。可我今天看清楚了,你再也不是我以前认识的那个李兴旺了!我们离婚吧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