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三章 永业的经理

听到离婚两个字,男人顿时慌了,他连连摆手,一边摆手一边爬了起来,舔着脸走了过来:“别别别!我错了,不离婚好不好,别生气!我真的错了!”

于姐轻轻摇头,淡淡道:“我不是开玩笑,你也不用哄我了,没有用。李兴旺,你要钱是吧?我还有二十万存款,可以都给你!房子也可以给你,但我只有一个条件,儿子跟我,以后我们两人,都跟你没关系!”

“那,那怎么行?!”李兴旺脸色变了,冷声道:“儿子是我李家的种,怎么能跟你!”

于姐气笑了:“跟你,你能养活他?你打算从小教他喝酒赌博吗?你不离也不要紧,从今天开始,我一分钱都不会给你!你自己吃自己喝,别再找我要钱!”

说到这里,于姐转身,朝着陈阳鞠了一躬:“陈总,让您看笑话了!今天谢谢您!抱歉……”

说完这句话,于姐捡起地上的包,转身就走。

“哎,哎你别走!话还没说完呢?”男人着急了,紧跟着后面追了过去。

凌风看向陈阳,陈阳想了想,说道:“这是于姐的家事,让她自己处理吧。”

说完之后,陈阳摇了摇头,迈步走进了银行。

周围人见没有热闹可看,各自议论了一番,然后散去了。

进了银行,一名业务经理迎了过来,问道:“先生您好,请问你要办理什么业务?”

业务经理的语气很恭敬,显然陈阳刚才见义勇为的行为,都被他们看在眼里了。

陈阳拿出那张银行卡,说道:“我想查一下这个卡的余额。”

“好的,请您先叫个号……是至尊黑卡?”职员的眼睛瞪大了,以比刚才更尊敬十倍的语气说道:“先生您是我行的超级贵宾!请您跟我来贵宾休息室办理吧!”

来到休息室,银行经理急匆匆进来,满脸热情的握住陈阳的手:“您好!您是我们的VIP贵宾,请问你有什么需要的?”

陈阳说明来意之后,经理马上让人去办,不多时手续处理完备,陈阳也知道了自己的账户余额。

十五亿。

吴老给他的这张卡里,有十五亿的余额。

陈阳神情不变,内心却也已经是翻江倒海。

十五亿!这是他以前做梦都不敢梦的一个数字,现在就那么躺在自己银行卡里,任自己支配。

陈阳对自己爸爸有钱的程度,不由得再次提高一个想象的台阶。

“陈总!”经理的脸都要堆起花了,舔笑着对陈阳说道:“陈总,您有没有兴趣考虑一下我行的理财产品?我们有专业的精英人员为您负责,保证您能得到极为可观的回报率……”

陈阳摇摇头:“暂时还没有这个打算,以后再说吧。我还有事,就先告辞了。”

“好的好的!”经理陪着笑将陈阳送到门外,一直目送陈阳离开,久久的站在门前。

因为于姐的事情耽误,陈阳比约定的时间晚到了一些。王哥站在饭店门口翘首等待着,神情中充满忐忑。

幻影停在了王哥身边,王哥并没有多想,只是下意识打量了一眼,就赶紧走了几步躲开。

遇到豪车保持距离,这是普通人共有的认知,王哥绝想不到,这会是陈阳的车。

车门打开,陈阳从车里走了下来,跟王哥打了声招呼。

看见陈阳,再看看他身后的幻影,王哥揉了揉眼睛,似是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。好半天之后,他才回过神来,无比震惊的说道:“陈阳!这是你的车?!”

陈阳微笑点了点头:“是的,不好意思,路上遇到点事,我来晚了。”

“啧啧啧啧啧!”王哥丝毫没有因为陈阳迟到不高兴,他嘴里发出一连串赞叹声,围着幻影转了起来,一边赚一边伸出手小心触摸了几下,然后满脸惊叹的道:“我这辈子第一次离豪车这么近!陈阳,你一定要说清楚,你是中奖了吗?你中了多少?”

陈阳被王哥逗笑了,摇摇头道:“没有中奖,我们进去吧,我跟你慢慢解释。”

……

“这么说,你爸爸是隐世的惊天大富豪,你是他遗弃的独子。现在他良心发现要让你继承家业,所以你一下就成了亿万,不!十亿?不对,百亿?总之……是超级亿万富豪?”

菜过三巡之后,王哥听陈阳说完事情的真相,整个人都傻了。

陈阳叹息一声:“差不多吧,基本就是你说的这样。”

“陈阳,快!”王哥拍了拍自己的脸,“你打我一巴掌,我看看是不是在做梦。”

“王哥你别闹了。”陈阳笑了笑,“我说的都是真的。”

“妈呀!”王哥叹息一声,干了一杯酒,说道:“我以前以为只有小说里才有这样的事情,现在看起来,现实比小说更夸张啊!陈阳,我以后就跟你混了,你可要罩着我啊?你现在不缺司机了吧?缺不缺保镖?助理?跟班也行啊!”

陈阳看着王哥,正色道:“王哥,你在我最难的时候帮了我。那个时候,我根本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还你钱,甚至不知道能不能还。这份情,我不会忘!今天来,我就是为了报答你的。”

王哥笑了两声,神情有些不好意思:“当初帮你也没想回报,怪不得人家说多做好事必有善报啊!”

说到这里,王哥顿了顿,收敛了笑容,正经道:“陈阳,不管你现在有多少钱。你帮我我很感激,但这钱算是我借你的,是肯定要还的,明白吗?”

陈阳摇摇头:“王哥,你我之间不必那么世俗。当初你借我一万,是为了救我的急。现在我给你的钱,也是为了救你的急,性质是一样的,至于数量是否一样,那并不重要。”

王哥还要说什么,陈阳摆手道:“王哥,你先听我说完。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,我就算给你钱,也解决不了你的长远问题。我要为你找条路,能让你衣食无忧的路。”

“什么路?”王哥有些犹豫,道:“我刚才说跟你混,其实是开玩笑的。我做了这么多年业务,也只会做业务。你们鸿盛是大集团,我一没人脉二没关系,就算去了,也未必能做好……”

“不是鸿盛。”陈阳摇摇头,“我想让你做永业的经理。”

“啊?”王哥愣住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