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章 好久不见

这个姑娘陈阳认识,准确的说,不仅是认识,可谓是刻骨难忘。

即便包厢里灯光暧昧,不够清晰,对方的化妆打扮也有所变化,但陈阳只是一眼,就十分确定自己看到了谁。

那是他的初恋,高中女友沈静。

陈阳幼年因为家庭经历,比较内向,平时在学校很低调,也不怎么爱社交说话。

他的同桌沈静,是个非常开朗乐观的女孩,家境也不错。虽然学习一般,但是多才多艺,落落大方。加上长相清丽可人,是班里不少男生的暗恋对象。

也许是因为陈阳含蓄的性格有些神秘,沈静对陈阳一直很有兴趣,经常变着法的逗他玩。陈阳也从一开始的抵触和防备,慢慢到和沈静熟悉,无话不谈。

然后两颗懵懂的心一步步靠近,最终产生了初恋的美好果实。

只是那个时候两人都很单纯,唯一做过的亲热的事就是牵牵手,在校园后面操场上,偷偷亲过脸。

原本两人约定好,要一起考上同一所大学,但是不知道为什么,到高考那一年,沈静忽然就转学了,走的悄无声息,甚至都没有和陈阳告别。

她就像是忽然人间蒸发了一样,陈阳去她住的小区打听,询问她的亲戚,竟然没有一个人知道她一家人去哪了。

或者说,即使她的亲戚们知道,却并不愿意告诉他。

虽然记忆刻骨铭心,但青涩的初恋总是会过去。陈阳考上了大学,用了很久才走出来,然后就遇到了李嫣。

沈静已经成为他内心中最美好柔软的过去,藏在他内心最深处的角落,不再疼痛,只有温柔和回忆。

原本以为一辈子都不会再见到她。

却没想到,再次相见,竟然在这种地方。

陈阳知道沈静认出了自己,不然她也不会藏到后面。

陈阳不确定沈静是什么想法,但他自己,此事此刻却是无比尴尬,甚至有些害怕。

他不能相信沈静竟然在这里陪酒,他也不愿相信,更不愿两人在这样的场合见面。

“打招呼!”薇薇对三名姑娘说道。

红裙女孩大大方方说道:“我叫莉莉,江城人。吴总好,阳总好!”

“我叫晓月,泰东人。我喜欢帅哥,两位帅哥好啊!”黑衣女孩也笑眯眯说道,然后目光在陈阳脸上停留片刻,落在了吴天身上,露出一丝期待的神色。

沉默,安静。

人群后的白皙女孩久久没有说话,薇薇诧异的回头,看了她一眼。

“我叫……阳阳,是秦海人,吴总好……阳总好……”女孩低着头说话,声音比蚊子还要小,说完之后也久久没有抬头。

吴天眨了眨眼睛,看着低着头的女孩,诧异问道:“姑娘,你这是害羞吗?哈哈,看见我们两个吓的不敢说话了啊?”

女孩没有回答,薇薇不露痕迹瞪了她一眼,低声说了句什么。

女孩抬起头来,看了一眼吴天,又看向陈阳。

四目相对,女孩的目光就像是被针刺了一样,迅速的躲开。然后眨了眨眼睛,眼眶红了。

陈阳呆呆的愣着,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这下,所有人都看出两人的异样了。

吴天就像是发现了新世界,哎哟一声,看向陈阳:“哥,你是不是认识这妹子啊?”

陈阳啊了一声,看向吴天又看向女孩,张了张嘴想说话,却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薇薇望向女孩,脸上却露出了一丝笑意:“认识阳总?那还不赶紧过去?”

女孩神情充满犹豫,许久后低声道:“不认识……薇姐,我不太舒服,可以先出去么……?”

薇薇还没有说话,吴天直接起身,走到女孩身前牵起她的手,拉着就到了陈阳身边,一下把她推到了陈阳怀里。

“老情人见面,哪能说走就走啊!”吴天转身看向剩下的两个姑娘,问道:“你们谁唱歌唱的好,留下来陪我!”

晓月露出笑容:“我是艺术学院毕业的,学的就是唱歌,很专业的哦!”

“可以,你留下!”吴天爽快的点了点头。

莉莉不甘示弱,说道:“吴总,我会跳舞,你们唱歌我给你们伴舞啊!”

吴天嘿嘿一笑:“也行!小机灵鬼,那你也留下吧!”

薇薇如释重负,微笑道:“既然这样,阳总和吴总你们玩的开心,我先出去了,一会儿来陪你们喝酒!”

“忙你的!”吴天一挥手,指着桌上说道:“开酒!今天我和阳哥不醉不归!”

薇薇离开了,吴天左拥右抱,开始喝酒谈天,然后还转头朝着陈阳眨了眨眼睛。

女孩还坐在陈阳怀里,就像是受到了惊吓的小鸟,一直低着头一言不发。

陈阳心脏砰砰跳的厉害,内心中既感到高兴,又有一种淡淡的哀伤。

他不知道该怎样开启对话,也不知道该如何去和沈静……或者说此时叫阳阳的姑娘交谈,才能让她的内心,不会因为此情此景而难受。

易地而处,陈阳觉得自己八成是没脸呆在这里。

他第一次觉得,人生是如此操蛋。

鼻端传来淡淡的香气,很好闻,也有些熟悉。

看来她的一些习惯,一直没有改变。

两人就这么沉默着,仿佛变成了两尊雕像。

忽然,陈阳叹息了一声,双臂用力,将姑娘紧紧的抱住,然后趴到她的耳边,轻轻说道:“我找了你很久,我很想你!”

姑娘全身一颤,转头将脸埋在了陈阳肩上。

她开始轻轻的颤动,陈阳隐约听到了啜泣声。

“我不知道该说什么,但都不重要,既然相遇就是缘分,你说对吗?”

陈阳想通了,决定率先打破尴尬。

经历了李嫣的事,他已经对很多事情都可以释怀。

命运之无常,来自于绝大多数时候,它都不美好,也不以人的意志转移,甚至充满折磨和痛苦。

但命运之美妙,也在于人们总能找到一条路,挣扎前行,获得希望。

身份,职业,位置算什么?

万事可变。

许久后,女孩停止了啜泣,在陈阳肩上擦了擦,然后抬起头来,朝着陈阳笑了笑。

一如昨日清丽温柔,双眸如秋水。

“好久不见,陈阳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