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一章 谁这么大面子

“你……为什么叫阳阳?”

沈静笑了一下,看着陈阳,道:“就是随便起的,我总不能用真名吧?”

“和我没关系吗?”陈阳有些失望,却把沈静抱的更紧了,“你那年为什么不告而别?去哪了?”

沈静叹息了一声,轻轻从陈阳怀里脱身,坐到了一边,挽住了他的胳膊,眼神中有些淡淡的哀伤:“那年我家出了变故,说是转学,其实我是辍学了。”

“那你走,为什么不和我说一声?我找了你很久。”

“当时爸爸走的很急,也不让我们和其他人告别,我也没办法。”沈静目光中流露出回忆的哀伤,摇摇头,看着陈阳,“说说你吧,现在过的怎么样?我看不错,都成大老板了。”

陈阳自嘲的笑了一声:“没有看起来那么好,我也经历了很多事,差点就活不下去了。”

沈静看着陈阳,转身倒了两杯酒,递给陈阳一杯:“我敬你!今天还能遇到你,我真的很高兴!”

陈阳接过酒还没喝,一边忽然传来起哄声,吴天怀里搂着两个姑娘,笑嘻嘻说道:“看你们两个,还真的是老情人见面啊?要不要喝个交杯?妹子,你今晚把我阳哥灌醉,你可就有机会了!”

沈静脸色微红,陈阳有些尴尬,瞪了吴天一眼:“别胡说八道!”

“啊?啥胡说八道?”吴天松开妹子,坐到了陈阳身边,将沈静轻轻推开,低声道:“哥,这几个妹子都可以跟你走的,包括你这老相好在内!”

陈阳尽管心中有所猜测,但还是有些吃惊,吃惊于沈静竟然不仅仅是在这里陪酒,但又想到,既然在夜场工作,那她本身已经放弃了很多底线,这肯定也是正常的。

一时间,他的心潮起伏,无法言喻。

“来!别想那么多,开心就好!我敬你阳哥!”吴天跟陈阳碰杯,然后一饮而尽。

怀着复杂的心情,陈阳喝干了杯中酒,火辣灼喉,就像是刀子撕开了胸口。

吴天转身过去,大声嚷嚷着唱歌,沈静又坐了回来,轻轻晃了晃手里酒杯,以眼神询问陈阳还能不能喝?

一杯酒下肚,陈阳觉得放松了许多,他干脆不再多想,示意沈静倒酒。

两人端酒,四目相对,陈阳笑了笑:“敬所有过去的美好!”

沈静眼眶再次红了。

她转过头去,一饮而尽。

晓月在吴天的鼓动下,和吴天合唱了一首歌。果然和她说的一样,专业出身,一首歌唱的百转千回,唱功仪态俱佳。让陈阳意外的是,吴天也唱的颇为不错,声线沧桑,很有感情。

陈阳渐渐有些醉了,他的人格似乎在这刻分裂成两部分。一部分在哀叹着现实,感慨着人生。另一部分则投入了这声色犬马,肆意轻狂。

到后来,一屋子人越喝越多,气氛狂热。陈阳点了一首歌,是沈静以前最喜欢的半岛铁盒。

一首歌唱完,沈静抱着陈阳狂吻,她已经有些醉意,甚至陈阳感觉到,她是故意把自己灌醉的。

另外两个女孩也喝酒,但都没有她这样喝法。

沈静趴在陈阳耳边,低声说道:“我知道现在的你瞧不起我,可我没有办法,我经历的东西,让我没有选择……”

陈阳刚想说话,沈静伸手堵住了陈阳的嘴,低声道:“今晚带我走,不管你怎么看,此时此刻,我的心是干净的!”

陈阳的心砰砰的跳了起来,沈静身上的香味,混合着酒意冲击陈阳的感官。他忽然就觉得自己冲动了。

沈静感受到了陈阳的变化,娇羞一笑,靠的更紧了。

陈阳觉得喉咙有些发干,正当他打算说些什么的时候,一个服务员开门走了进来,朝着沈静眼神示意。

沈静脸色微微一变,轻轻跟陈阳说了句等我一会儿,然后就去跟服务员窃窃私语了。

陈阳坐回到了沙发上,看着沈静曼妙的身姿,白皙的皮肤,只觉得自己醉意上涌。

初恋,那些年的女孩,今夜,纸醉金迷。

人生,荒谬而操蛋。

不一会儿,沈静脸色有些难看的走了回来,强笑了一下,低声说道:“我有个客户喝多了,一定让我过去,我先出去一下,过会过来可以吗?”

陈阳愣了一下:“喝多了,会有麻烦吗?”

“不会的!”沈静摇摇头,“这里的人都很有素质,我一会就来,你一定要等我,乖!”

说着,沈静在陈阳唇上轻吻了一下,然后转身离开了。

沈静一出去,红裙女孩就端了杯酒过来要和陈阳喝酒。

酒还没喝,就被吴天拦住了。

“我哥喝多了,今晚做不成男子汉你负责啊!你俩自己喝去,我和哥聊聊天。”吴天示意女孩到一边去,然后拿出一颗烟,递到陈阳面前。

“我不抽!”陈阳摇摇头。

吴天笑了笑,拿起两根烟放到自己嘴里点着,又递给陈阳一根。

“是兄弟就别嫌弃我啊!阳哥!”

陈阳看着吴天,笑了,接过了烟。

烟雾缭绕下,吴天忽然问道:“阳哥,你这妹子是你什么人?不会是前女友吧?”

陈阳干笑了一下,道:“还真的是!你猜对了!”

吴天拍了拍陈阳的肩膀:“哥,别太放在心上,我理解你的感受,今晚好好把以前的遗憾找回来。这事就过去了,你要真不舍得,花点钱,维持个长期关系。千万别动情。”

“说什么呢?这么难听。”陈阳叹息了一声,“物是人非,她经历了很多事,我看的出来。”

“哈哈,你可千万别信那套,什么生活遇到困难了,无奈的选择。这里头的姑娘,十个有十二个都那么说。”

陈阳微微一笑,刚要说话,就听外面传来了一阵吵嚷声,还有尖叫声。

俩人同时一愣,莉莉和晓月也好奇的望向门外,包厢却忽然开了。

呼啦啦进来好几个人,当先一个男的满脸横肉,身材矮胖,留着个板寸。

这人面露凶光,手里撕扯着一个人,进门就大声呵斥:“来来!让爷我看看,在秦海是谁这么大面子,让你连我都敢不陪!要来跟人家喝酒!”

胖子手里拉扯着的,正是沈静。

此时她头发凌乱,眼含泪光,半边脸颊高肿,显然是挨了一巴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