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六章 让长辈来找我!

听到这个声音,万建华脸上涌出如释重负之色,忍不住大喜过望。

一个身材匀称,气度沉稳的中年男人走了过来,身边跟着一串保镖,每个人都神情彪悍,身材健硕。

这群保镖眼神锐利,与一般的人完全不同,似乎有一种无形的杀意,压迫着这里的每一个人。

陈阳下意识的退了回来,凌风跨前一步挡在了他身前,低声道:“陈总,都是高手!一会我护着你,你跑!”

中年男人走进屋,看了看地上的赵磊,皱了皱眉头。又看向站在一边的万建华,道:“老万,被人打成这样,丢人不?”

万建华尴尬的一笑,道:“豪爷,这不是请您来救场了么?兄弟今晚栽了!”

中年男人瞧瞧吴天,露出思索的神色,许久后说道:“你是叫吴天吧?世纪金阳的CEO?我在老吴的宴会上见过你一次。”

整晚玩世不恭的吴天看见这个男人,神情顿时也变得有些肃然,他端正身子,点点头,说道:“豪爷,您记性不错,是我!”

豪爷又看向薇薇,皱眉说道:“出这么大事了,孙玉德还不露面?”

孙玉德就是东方维纳斯的老板,听到豪爷的问话,薇薇顿时躬下身,先恭敬的说道:“豪爷好!”然后又道,“我们孙总出差了,没在秦海。”

豪爷点点头,看向地上的赵磊,吩咐道:“先把赵公子送医院,通知赵家人去照顾他。”

一名保镖答应一声,搀扶起赵磊,带出了包厢。

豪爷审视的目光扫过屋内所有人,在凌风身上停了一下,问道:“当过兵?”

凌风点点头,没有说话。

“当过兵的人,到了社会上就好勇斗狠,随便打人吗?什么叫退伍不褪色?!”豪爷厉声问道,神情不怒自威。

凌风沉默着,一边陈阳说道:“是我让他打的,你是什么人?”

豪爷看向陈阳,问道:“为什么打人?”

陈阳毫不让步:“你是谁?”

豪爷笑了,他身边保镖也忍不住露出笑意。

“有意思,这么多年没人敢这么跟我说话了!吴天,告诉他我是谁!”

豪爷直接吩咐吴天。

吴天看了一眼陈阳,眼神示意他控制一下情绪,然后说道:“这位是豪爷,秦东省最大的安保公司,黑鹰安保的老板。也是炎华国投资非@洲事务部的协调负责人,和老吴关系很好!”

说着,吴天悄悄比了个口型,意思是“大佬!”

陈阳明白了,他顿时有些犹豫。

今晚这事自己错了吗?从道理来讲,自己没有做错任何事。

但看现在的局面,恐怕也没人讲道理。真要继续和这位大佬怼下去,到底该怎么收场,到什么程度才好?

看吴天的样子,似乎挺忌惮这大佬的,他既然和老吴是朋友,那想必应该能给老吴点面子?

“现在告诉我,为什么要打人?”豪爷看着陈阳,再次发话。

陈阳沉默着,一边吴天说道:“豪爷,我来说!我来说!”

他把今晚事情说了一遍,然后说道:“豪爷,您评评理,今晚这事我们错了吗?”

豪爷听完,神情不置可否,转头看向万建华:“万总,是这么回事吗?”

万建华说道:“差不多吧,不过事情可以谈,他不能动手打我,您觉得呢豪爷?”

豪爷点点头,道:“没错!万总开始做的有些欠妥,不过你们到这来玩,为一个风尘女子大打出手,实在有失身份!至于他和赵公子的恩怨……我没听明白,但我和赵公子不熟,这事我不管。”

吴天顿时脸露喜色,万建华的神情则有些失望。

豪爷摆摆手,又道:“但是,秦海有秦海的规矩,既然万总找我来了,我就不能这么走了。你!过来!”

豪爷伸手指向陈阳。

陈阳没有动,看着豪爷问道:“做什么?”

豪爷指着桌上没开的一瓶酒,道:“干了这瓶,给万总认个错道个歉,扇自己三个耳光,今晚的事了了!”

万建华露出一丝得色,笑道:“豪爷公道!我没意见。”

薇薇急忙示意沈静去开酒,陈阳却看着豪爷,问道:“凭什么?”

豪爷似乎没听清陈阳的话,摇了摇耳朵:“你说什么?”

陈阳说道:“我说凭什么?”

豪爷笑了,眼中精光迸射:“敬酒不吃吃罚酒?”

陈阳毫不示弱:“什么叫敬酒?哪里敬?今晚的事情……”

豪爷猛地一挥手,道:“不必和我讲道理!我给你两个选择,要么按我说的办,要么我让人打断你两条腿,今晚的事也能过去!”

陈阳沉默着,凌风深吸一口气,握住了拳头。

气氛顿时凝滞了,豪爷身边的保镖缓缓踱步,就要上前。

吴天站了起来,先冲着豪爷微微躬身,然后说道:“豪爷,今晚的事,恐怕不能这么办。”

豪爷看向吴天:“世纪金阳的老板不是你,老吴和我的关系,如果人是你打的,今晚只是道个歉就行了。但你要为他出头,你撑不住!”

吴天摇摇头,道:“不敢在豪爷面前强出头,我只是想提醒下豪爷,您要是打了他,您会有大麻烦!”

豪爷眉梢一挑,再次打量向陈阳,问道:“怎么说?”

一边万建华出言打断:“豪爷别听吴天胡说!这小子就是个普通业务员,刚才赵公子知道他的底细!这位唐文耀先生也可以证明!”

豪爷看向唐文耀,唐文耀躬身说道:“是的!他原来在一家叫永业的电子公司做业务员,刚刚被开除了。现在可能去了鸿盛,和CEO刘岚大概有些关系。”

“刘岚?”豪爷想了一下,轻轻一笑:“小角色。”

吴天无语了,他揉着眉心,无奈的道:“诸位,赵磊说什么你们信什么啊?他要真是个普通业务员,这保镖能听他的吗?你们没看出这位不是我的人吗?”

大家望向凌风,顿时露出思索神色。

豪爷轻笑一声:“不管是谁家后辈,在秦海我都打的着!要是不服,回去让长辈来找我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