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七章 不付钱

沉默了许久的陈阳,忽然看向吴天,说道:“见识了,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的,谁的拳头大谁有理?”

吴天苦笑一下,轻轻点点头,道:“没错的,不过阳哥你不用担心,讲这种道理,你可是谁都不怕的。”

陈阳叹息了一声,道:“我有点累了,想回去休息,你能搞定吗?”

吴天答应了一声,走到豪爷身边,低声道:“豪爷,能不能借一步说话?”

豪爷看了吴天一眼,道:“说不出个子丑寅卯来,我要你好看!”

两人走到了一边开始嘀嘀咕咕,开始豪爷还是一脸傲色,慢慢的脸色微变,继而大变,然后所有人就听他声音放大,问了一句:“真的假的?你没框我?”

吴天拿出手机,拨出了一个号码:“我骗谁也不能骗您啊!您自己问吧!”

豪爷拿过手机,电话接通后,走了出去。

屋子里气氛沉默,每个人都满是心事。

唐文耀看着陈阳,感受到豪爷和吴天说话后的态度变化,皱起了眉头,想不明白。

这小子难道背景并不单纯,没自己想的那么简单?

而万建华则是神情忐忑,他是老江湖了,已经隐约意识到,今晚的事恐怕已经不能按照自己期望的发展了。

豪爷可是秦海当之无愧的大佬啊,连这样一个小子都搞不定?他到底什么身份?

旁边薇薇和沈静也不傻,慢慢也回过了味来。

薇薇其实一开始就认定陈阳身份不简单,这么多年的夜场生涯,她对于看人是有一套的。

这个陈阳明显生涩,看起来平平无奇,但吴天对他的态度,那是和气中带着一份恭敬,那种恭敬,甚至远超过了吴天面对豪爷的时候。

在众人各自不同的心情中,豪爷和吴天回来了。

豪爷目光缓缓扫过屋内众人,最后停在了陈阳身上。

“这件事,无论如何都不能这么算了!”豪爷脸色一沉。

万建华脸色顿时大喜:“多谢豪爷主持公道!”

唐文耀也微微一笑,看来这陈阳没什么厉害背景,豪爷根本不给面子。那他就放心了。

豪爷点点头,眯起了眼睛,缓缓道:“万总,既然你也赞成,那你就跟陈总认错道歉吧!”

“什么?”万建华吃了一惊。

“我说的话你听不懂么?”豪爷扫了万建华一眼,语气平淡:“跟陈总认错,扇自己三个耳光!之前我说的选择仍然有效!”

“这……豪爷,我……我……”万建华难以置信,脸色青一阵白一阵,要多难看有多难看。

“怎么,你是觉得我说的话你可以不听?需要我让人帮你动手吗?”豪爷眯起了眼睛。

万建华吓了一跳,额头上刹那间流下了冷汗,连声道:“不敢!不敢!我自己来!”

他此时算是彻底明白了,今晚自己绝对是运气不好,做了一件大蠢事。

这个叫陈阳的,绝对不是赵磊说的那样,只是一个普通的业务员。

对方的背景之深厚,肯定达到了自己想象不到的程度!

也不知道这赵磊是真不知道还是使坏,总而言之,这混小子把自己坑惨了!

万建华再不犹豫,走到陈阳身前,弯下腰深深躬身,说道:“陈总!今晚的事是万某错了,有机会陈总来天茂国际,万某一定亲自摆酒,再表达歉意!今天的事您大人大量,请不要和我计较了!”

说完,万建华抬手,啪啪啪扇了自己三个耳光,干净利落。

打完之后,万建华又转身冲着豪爷打了声招呼,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,也没有再搭理沈静。

他其实算是沈静的老主顾,要不然今晚也不会借酒劲来找茬。但他此刻已经打定主意,今后再也不会找这个女人。

愚蠢,丧气!谁招惹谁倒霉!

唐文耀张了张嘴,看了陈阳一眼,转身跟着离开了,心情十分复杂。

万建华的人转眼间走了个干干净净。

豪爷看向陈阳,眼中露出一丝笑意,打量了半天后轻声道:“确实像,真是没有想到,老陈悄无声息的,让我吃了一惊啊!”

陈阳看着豪爷,没有说话,他也不知道该说啥。

豪爷又看向吴天,道:“改天带着小陈去我那坐坐,把我的联系方式给小陈,以后有什么事情,随时打电话找我。”

吴天笑道:“豪爷,一定!我们改天肯定去打扰!”

吴天点了点头,又看了一眼陈阳,然后说道:“走了。”

一群保镖沉默的跟着豪爷离开,转眼之间,房间里只剩下陈阳,吴天,凌风和薇薇以及沈静四个人。

此时,沈静的神情极其尴尬。

不必说什么,这里每一个人都已经明白,方才陈阳看似局势不利的时候,她的所作所为,其实是等同于毫不留情的背弃了陈阳。

她的内心中,现在肠子都悔青了。

她做梦也没想到,陈阳会如此厉害,让这么多大人物都无可奈何。那可是传说中的豪爷,跺跺脚秦海都要抖三抖的人!

“陈阳,我……我……对不起……”沈静低下了头,眨了眨眼睛,眼泪流了下来。

吴天讥讽的翘了翘唇角,道:“不必演戏了,虽然说我阳哥跟你谈不上感情,但今晚毕竟是替你出头。惹出这么大事,你一件对不起就行了?”

沈静神情有些慌乱,求救般望向薇薇。

薇薇并没有理她,沈静今晚的所为,她现在也感觉很不齿。

而且现在,她肯定不会替沈静求情,冒着得罪这两位大人物的风险。

陈阳看着沈静,脸上微微带着笑。

他摇了摇头,道:“没关系,今晚的事,我还要感谢你,让我体会到了这么生动的一课。”

沈静以为陈阳在嘲讽她,神情更加窘迫,急忙道:“我,我真不是故意的,陈阳……你现在是大人物,我只是个……”

“不必说了!”陈阳摇摇头,眯着眼睛看着沈静,说道:“过去的都过去了,以后都是新的以后。沈静,今晚你做的不地道,把我的青春全都喂了狗。”

沈静低着头不敢说话。

“这样吧,你今晚跟我走,补偿我,我们就算两清了,怎么样?”

沈静吃惊的望向陈阳,听明白了他话中的言外之意,过去的久远记忆,陡然浮上心头。

她内心感到了一股浓烈的屈辱和羞耻感,她想要拒绝,却没有勇气说不。

在这羞耻之外,还有一股压抑着的兴奋上涌。

吴天哈哈一笑,朝着陈阳翘起了大拇指。

他意识到,这位的适应能力,比他想象的要快的多!

陈阳走过去揽住了沈静的腰身,轻声道:“不付钱,我要免费睡,明白吗?”

沈静脸红了,她低下头,轻轻答应了一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