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八章 有资格谈喜欢吗

陈阳早上醒来的时候,只觉得浑身疲惫,口干舌燥。

昨夜和沈静一夜荒唐,他将自己青涩的初恋,残留的真情,以及天性中的善良全部宣泄一空。

他甚至刻意在态度和情绪上侮辱沈静,对方却并没有抗拒,反而十分配合。

他的身体是享受的,灵魂却在哭泣。

这个世界本来就不美好,只是大多数人,都幻想着很美好。

一夜荒唐,与过去的自己彻底告别,从今之后,他陈阳将隐藏起真情,彻底改变自己,再不对任何人抱有希望。

昨夜发生的事,让他意识到,道理这种东西,从来不属于弱小者。

世界也没有公平可言,万建华,豪爷的态度转变行云流水,该硬时候硬,该怂时候怂,连点情绪起伏都没有。

面子是什么?尊严是什么?

只有没有尊严的弱小者,才会特别看重尊严。

那是强大者独有的专属物,不是别人给你的。

要么自己拼杀出一条血路,获得尊严。

要么出身不凡,生而具有尊严。

他心中,对于父亲的情感抗拒,再不复存在。

他对童年记忆里那个“不好”的父亲,产生了新的好奇,和一丝感激。

好奇于父亲拥有何等的能力,竟然能打下这样一番基业,傲立于众人之上。

感激于对方给与自己的,新的做人的尊严,无尽的财富。

沈静还在沉睡,此时她安静的闭着眼睛,精致的面容一如过往,就像是那个青涩的美少女。

但她已经不是了,她的内心一片污浊,现实而庸俗。

陈阳去洗了个澡,然后把沈静叫醒。

沈静表现出无比的温柔和乖巧,甚至刻意营造出一种清纯和天真,陈阳心中明白,她只是想唤醒自己过去的情感,以方便能对她有所留恋,从而让她得到更多的好处和利益。

但陈阳怎么会上当呢?

当一个人觉醒,就不会再变的混沌。

沈静洗完澡之后,陈阳带着她一起去吃早餐。然后送她回了自己租住的公寓。

告别之时,陈阳留了联系方式,转了十万块钱给她。并表示,她愿意做什么做什么,如果陈阳有需要,她要第一时间来找他。

沈静吃惊于陈阳的大手笔,整个人十分激动。赌咒发誓不会再陪其他客人,最多只是喝喝酒。

陈阳则面不改色,心无波澜,一个字都不相信。但脸上依旧带着笑容,表示你要好好的,照顾好自己。

他已经逐渐开始享受,以金钱和权势操纵人心的快乐。

从沈静住处离开,陈阳让凌风开车前往鸿盛。

他打算正儿八经了解一下鸿盛的运营,正式投入到老爹的商业帝国之中。

开车经过秦海第一医院,陈阳忽然想到,也不知道赵磊怎么样了,昨晚被凌风打那么惨,有没有什么麻烦。

……

在秦海第一医院的特护VIP病房里,赵磊正躺在病床上打着点滴。

李嫣坐在旁边,小心的喂他喝粥。

赵磊喝着粥,忽然看向李嫣,闻到:“你那个前夫,到底是什么身份?”

李嫣皱了皱眉,轻轻摇头,道:“我不知道,他……就是个普通人。”

赵磊一阵无语:“你跟他结婚这么多年,他什么身份你不清楚?能和吴天在一起喝花酒,敢得罪万建华,当着一群人的面让手下揍我,他会是一个普通人?你信吗?”

李嫣脸色有些难看,苦笑了一下:“我和弟弟都被他整的这么惨了,我要真知道他的身份,怎么会发生现在的事?我到现在还感到后怕,这个人隐藏的太深了!”

赵磊眉头皱起,脸色满是不解:“不对啊……就算他和刘岚有关系,那也没道理啊!刘岚没这么大本事,能让吴天罩着陈阳……这事有古怪啊!”

李嫣的神情有些漫不经心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她沉默了一会儿,问道:“陈阳打你,你,你就没有办法吗?”

“没办法?”赵磊就像是被耗子咬了一口的猫,差点从床上跳起来,“说什么呢?昨晚事发突然,我完全没有准备!这个陈阳不知死活,敢对我动手!我回头就去弄死他!”

“你要弄死谁?”

赵磊话音落下,病房门口传来一个冰冷的女声,听到这个声音,赵磊的脸色顿时一变,就像是受到了惊吓,神情顿时有些怂了。

“姐……你,你怎么来了?”赵磊干笑着看向门口,悄悄朝着李嫣使了个眼色,示意她赶紧走。

门口站着一个身材高挑的冷艳女子,穿着一身OL职业装,包臀裙下两条修长大腿笔直,腰身玲珑有致,秀眉微蹙,紧紧盯着赵磊。

以及坐在他身边的李嫣。

“我怎么来了?你以为爸妈昨晚为什么没来医院?还不是被我瞒住了!赵磊,你怎么总在外面惹事?!”女子信步走到赵磊窗前,居高临下望着他,语气中满是失望。

女子正是赵磊的姐姐,也是赵氏集团目前的实际控制人,业内有名的女强人,赵思怡。

赵磊从小就很怕姐姐,此时听到质问,更是慌的不得了,“我,我没惹事,是别人打的我……”

赵思怡毫不客气的打断了赵磊:“我听豪爷的人说了!也找东方维纳斯的人打听了昨晚的事!你抢了别人老婆,还去挑衅别人!赵磊,这不叫惹事,那请你告诉我,这叫什么?”

赵磊看着赵思怡,嗫嚅了两声,不说话了。

赵思怡叹了口气,道:“我没告诉爸爸,不然他来了,肯定会打断你的腿。赵磊,你老大不小了,以后赵氏集团交给你,我和爸爸怎么放心?”

“姐……集团你不是管的挺好的么……交给我干嘛?……”

赵思怡竖眉瞪眼,恨铁不成钢的道:“交给我!我不嫁人了,一辈子给你擦屁股?!”

“嫁人了也可以管理公司么……再说了,你连男朋友都没有,嫁给谁……谁敢要你……”

赵思怡冷笑一声,望向李嫣。

“你是谁?”

“我……”李嫣刚要开口,赵磊急忙说道:“她是我朋友,听说我受伤了来照顾我,那谁,我姐来了,你先走吧!”

李嫣点点头,起身往门外走去。

“站住!”赵思怡忽然喝道。

李嫣停住脚步。

“我不管你打的什么主意,你想要钱,想玩玩都没问题。但你想入赵家,是绝对不可能的,劝你不要打什么歪心思,明白吗?”

李嫣脸色刹那间十分难看,低声道:“我没有……我,我就是单纯喜欢赵磊……”

“呵呵!”赵思怡笑了,“如果我没猜错,你就是那个李嫣吧?昨晚是你前夫让人打了赵磊?喜欢?”

赵思怡满脸鄙夷之色,毫不掩饰自己的厌恶:“拜托小姐,一个能婚内出轨陷害老公的人,有资格谈喜欢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