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四章 拜你为师

听完陈阳的要求,凌风拉着陈阳,来到了秦海市郊,一所武校之中。

“这是哪?武校?”陈阳看着眼前的红砖白墙,感到有些惊讶,“你不会是打算让我在这学吧?”

凌风摇摇头,道:“这里是我师父办的学校,平时师兄弟们偶尔会来这练习。您想学搏击,这里是最合适的地方。”

“啊……那个,我其实是想学现代搏击格斗,不是想练传武。”陈阳想起了网上看到的那些打假新闻,怎么看他都觉得,传统武学在实际战斗方面,真的是太弱了。

凌风笑了笑,神情有些高深莫测,“陈总,你看到的那些传武,基本都是骗子,传统武学真的博大精深,很多东西三言两语说不清。”

顿了顿,他又道:“不过您要是只想学普通的搏击格斗,那倒是好教的很……这个完全看您个人意愿。”

陈阳跟在凌风后面朝着里面走去,院子里一群孩子正在扎马步,还有一大群半大小子在打套路,虎虎生风,十分好看。

“听你这么说,传武真的有东西?”陈阳不认为凌风会骗他,因为他已经不止一次在自己面前证明了自己的实力。

凌风说道:“当然有东西!如果你只是想打败一般人,其实随便练两三个月就可以了。但陈总就怕我不在的时候遇到危险……您能遇到的危险,肯定不会是一般的危险!所以,您要练,就得练真正的东西!”

“我记得你不是当兵的吗?我还以为你的格斗术是部队练的呢。”

凌风笑了笑,带着陈阳穿过前院,到了后院,七拐八拐绕过一片胡同,眼前豁然开朗,一片宽阔的空地上,立着一座宽敞高大的像厂房一样的建筑。

“部队里也学格斗术,不过大多是一击毙命,偷袭擒拿的手段。很多人有误解,觉得特种兵肯定是个人战斗能力极强,其实不是的,我们更多的训练,还是以军事训练为主,射击,战术,武器运用,侦察、野外生存等各方面。”

“那么,一个特种兵遇到一个搏击高手,谁能赢?”陈阳好奇问道。

“那得看赢的定义是什么。如果只是搏击格斗,大概率特种兵会输。”

凌风迈步走进了厂房,继续道:“如果是想办法杀死对方,那么搏击高手没可能赢。”

“用枪杀吗?那谁也顶不住啊!”

凌风摇摇头:“未必要用枪,军人训练的目的是什么?说白了就是杀人。搏击高手再强,现代社会也不能随便杀人,光心理层面上,就已经输了。不管是偷袭,用武器,还是各种非常规手段,特种兵要杀搏击高手,其实都是比较容易的。”

陈阳跟着凌风走进厂房,惊愕的发现,这里竟然是一座传统与现代结合的健身房。

一边是沙地,堆着各种长短兵器,石锁,滚盘等传统训练工具。另一边则是塑胶地面,哑铃杠铃以及各种现代健身器材。

偌大的健身房,只有两个人在训练。

传统场地那边,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人,穿着传统的武者劲装,正在练习一套跟太极拳有些像的拳法,动作缓慢,姿势优美。陈阳看了几眼,虽然不懂,但也觉得动静相宜,十分有韵味。

而另一边,则是一个足有一米九以上的彪形大汉,赤裸着上身,浑身肌肉虬结,就像是健美运动员一般。

这家伙正在做器械训练,陈阳只是看了一眼就连连咋舌,那重量已经加到底了,但他看起来还是很轻松,一点都不吃力。

光是那隆起的胳膊,都快有陈阳的腰粗了。这家伙往人群里一站,别说打架,光吓也能把人吓死。

足够的震撼和强大的威慑,让陈阳忘记了问话,呆呆的看着这个人在“轻松”的做着“狂暴”的训练。

许久之后,壮汉停止了训练,起身,来到凌风身前。

壮汉咧开嘴笑,笑容阳光而灿烂,伸出手重重的和凌风的胳膊握在了一起。

“二师兄!”

“师弟!”

俩人打个招呼,陈阳才知道这壮汉竟然是凌风的师弟?

“你可好久没来了,最近忙什么呢?”

凌风转头看了看陈阳,道:“这是我们陈总,我这次来,是带他来拜师的。”

“拜师?”壮汉看了陈阳一眼,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。

“师父多年前就不再收徒了,再说他这年龄也不小了,过了练武的好时机了啊?”

凌风摇摇头,指指远处在练太极的中年男人,“拜大师兄,不是拜师傅。”

“哦!”壮汉答应了一声,又摇了摇头,“我看够呛!大师兄因为以前的事,到现在还没走出来呢……”

话音落下,中年男人一套拳练完,转头看向凌风,迈步走了过来。

和面对壮汉时不一样,凌风躬身,规规矩矩的行礼,喊了一声大师兄。

中年男人神情温和,拍了拍凌风的肩膀,转头朝着陈阳伸出手:“你好陈总!”

“额?你好!”陈阳和中年男人握手,心中却十分惊讶。

中年男人刚才离着他们的距离,至少有四十多米,凌风和壮汉的谈话声音又很小,这位是怎么知道自己是陈总的?

难道就是传说中的,武道高手,六识敏锐?

陈阳心中,顿时期待起来。

“凌风打电话跟我说起过你!说陈总对他很不错,我这个师弟脾气直,多谢陈总照顾了!”

大师兄的回答解答了陈阳的疑惑,但也打消了他的幻想,陈阳顿时觉得,微微有些失望。

搞错了啊……

但脸上还是挂着笑容,轻轻说道:“凌风平时对我照顾比较多,我应该多感谢他才是!”

大师兄点点头,看向凌风:“来干什么的?难得回来一次,陪师父一起吃个饭吧?”

凌风道:“行!我也很久没来看师父了,希望他老人家不怪罪。”

“不会!”大师兄伸出手,指向健身房外面:“陈总是贵客,请到休息室喝茶吧,这里不是谈话的地方!”

凌风打断了大师兄,看了一眼陈阳,道:“大师兄,我这次来,其实是想让陈总……拜你为师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