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五章 都是陈年往事

“拜师?”大师兄看了陈阳一眼,脸色沉了下来:“凌风,我早已发过誓,不会再收徒,你不会忘了吧?”

“我没忘,可是大师兄,陈总的情况不太一样。”凌风说道,“当年的事情,确实是我们识人不明,但其中的隐情,很多事情也说不清楚……”

“没什么说不清楚的!”大师兄打断了凌风,断然道:“我是肯定不会收徒的,要是陈总想练,可以跟着你们师兄弟练练,如果只是防身,够用了!”

“大师兄,你听我说,陈阳的情况真的不一样!”凌风着急了,一把拉住了大师兄的衣袖,“你听我说……”

“撒开!”大师兄低喝一声,轻轻一挥衣袖,凌风整个人就像是一片无根的树叶,竟然直接倒飘了出去,双脚离地如滑行一般,溜出了七八米。

看到这一幕,陈阳震惊了。

这明显违背力学原理的场景,瞬间震撼了他内心。

这是怎么做到的?挥一挥衣袖,不带起一片云彩?

凌风苦笑一下,对大师兄说道:“师兄,我不敢跟你动手,你能不能听我把话说完?”

大师兄脸色稍缓,道:“你说什么我也不会收徒的。”

“吵吵什么呢?师兄弟久不见面,一见就吵吵!”就在这时,一个苍老沙哑的声音响了起来,刚传来时还在厂房外面,下一刻,陈阳就觉得眼前一花,一个穿着黑色唐装的小老头,出现在了众人面前。

陈阳揉了揉眼睛,是不是自己产生了错觉?这老头哪来的?

看见老头出现,凌风和大师兄,包括壮汉在内,全部站直身子,然后弯腰躬身,恭敬的道:“师父!”

老头背着手,身子微微有些佝偻,他看了三人一眼,目光又放到了陈阳身上。

老头的眼睛特别明亮,陈阳与之目光交接的时候,感觉自己像是被两盏探照灯照住,浑身不自在。

“你们刚才的话我听到了,凌风,别难为你大师兄,你为什么要让他收这位陈总为弟子?”

老头看向凌风,开口问道。

凌风看了一眼陈阳,神情略微犹豫,然后说道:“这位陈总,是陈瀚海先生的儿子。”

“哦?”老头眉梢一挑,再次打量了陈阳几眼,“陈瀚海的儿子?他有儿子吗?”

凌风抱歉的看了一眼陈阳,似乎是在为泄露他的隐私而抱歉,“师父,陈总和陈瀚海先生刚刚相认,他们父子俩之前并不在一起生活。”

“难怪……”老头沉吟着,许久没有说话。

陈阳心中却充满了疑问,怎么这事和自己爸爸有什么关系?而且看几个人的意思,似乎都认识自己老爹?

凌风认识就罢了,怎么他师父师兄弟的,也认识?为什么凌风来之前不跟自己说?

“既然是陈瀚海的儿子,那这个徒弟不收也得收了……”老头开口,大师兄脸上顿时露出为难神色,老头摆摆手,“你不必为难,我亲自收他为徒,就算是关门弟子吧。”

“啊?”凌风三人齐齐一愣。

“师父,您年纪大了,不宜再耗费精力和时间,要不,弟子收下他吧……”大师兄开口说道。

老头淡淡一笑:“徒弟是我收的,教导肯定是你们的事,这样你就没有心理压力了吧?”

大师兄愣了一下,脸露苦笑:“师父,真有您的啊!”

凌风的师父既然答应了收下陈阳,原本决定简单的聚餐,就变成了正经的拜师宴。

陈阳按照传统规矩给老头跪地敬茶,然后交了一笔不菲的拜师费,他就正式成为了老头的弟子,凌风的小师弟。

之后闲谈之中,陈阳了解到了关于师父和师兄弟们的故事。

老头叫张天禄,据说是龙虎山天师道一派的后裔,因为祖上犯错被逐出龙虎山还俗,后人辗转迁到了秦海。

张天禄说,他们祖上传本是传承有龙虎山正宗道法的,因为逐出师门,不得再传于后人,所以他们就只学会了不在禁忌范围内的内家拳术。

大师兄叫段鹏,年轻时就拜入张天禄门下,算是他的儿徒。凌风是后来张天禄开武校时收的第一个徒弟,三师兄叫曹羡阳,以前是个搏击爱好者,因为打假踢馆来到张天禄的武校,结果被大师兄轻而易举打败,于是跪了三天三夜,硬耍赖拜了张天禄为师。

真正算起来,凌风练了几年后就去当了兵,曹羡阳是半路拜师,真正学到了张天禄精髓的,就是大师兄段鹏。

大师兄现在帮着师父打理武校,凌风当了保镖,曹羡阳在一家健身房做搏击教练。

陈阳问起师父,他们和自己父亲是怎么认识的?张天禄摆摆手,道:“都是陈年往事,你要想知道,自己找合适的机会问你爸吧。”

陈阳直觉感到,他们似乎并不愿意太谈论这件事,虽然心中疑惑,也就不好再多问。

酒足饭饱之后,张天禄背着手,晕乎乎的回去休息。曹羡阳开车回了市区,只剩下大师兄段鹏,凌风还有陈阳三个人。

酒喝的不多,大家都还清醒,段鹏带着陈阳来到演武场上,传授了他一套静功和一套动功。

陈阳着实有些失望,因为这两套所谓的功法,一套像是瑜伽术,另一套像是广播体操,都是些拉伸,延展,站桩之类的动作。再就是配合呼吸,真的看不出来哪里和格斗有关了。

但他也没有说什么,老老实实把两套功法学完,答应大师兄早晚各练一遍,然后才告辞离开。

回去的路上,凌风看出了陈阳的情绪。

“陈总,你是不是觉得,大师兄教你的东西没什么用?”

陈阳略一犹豫,说道:“我确实没看出来,这东西对搏击格斗的帮助在哪。”

凌风笑了,他叹息一声,道:“陈总,你有所不知,大师兄教你的东西,连我和曹羡阳都没机会学。”

“真的?这东西有什么神奇之处吗?难道能练出传说中的内力?”

“那倒不至于,不过确实有神奇的地方。只是看要看修炼者有没有天赋……你坚持练一个月,到时候自然就会有结果。”